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娘子找错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他们一行人又走了约莫一刻钟之后,来到了楚仲天所说的那间饭馆。

  由于并非在城里,所谓的饭馆也不过是搭在路旁的一个大棚子。

  棚子里头摆了五、六张木桌,一切从简,前来用膳的几乎都是来不及进城的人们。

  柳霜吟一下马车,瞧见眼前的饭馆如此简陋,脸上满是嫌恶。她原本想要抗议,却见楚仲天已经走进棚子,她也只好勉强跟了进去。

  “小二哥,咱们是来用午膳的,请给咱们几壶茶和一些拿手好菜吧!一楚仲天开口道。

  “好的,请稍坐片刻,小的这就为各位客官张罗。”

  饭馆的厨子立刻起锅、翻炒,动作十分俐落熟练,不一会儿工夫,店小二已经陆续端了些菜肴上桌。

  “来来来~各位客官的午膳来喽!”

  杜念晴望着送上桌的菜肴,虽然不是用精致的盘子盛装,可香味四溢,让她的美眸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闻起来真香!肯定美味极了!”

  听见她的话,柳霜吟忍不住嗤之以鼻。

  “杜姑娘还真是不挑剔,像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她的话还没说完,镖师们的赞美声就此起彼落的响起。

  “好吃、好吃!这红烧鱼可真是入味!”

  “这东坡肉也好吃!真是美味!”

  “是啊!这些菜肴的滋味,可一点儿也不输给京城的饭馆哪!”

  听见镖师们的称赞,小三哥骄傲地挺起胸膛。

  “不瞒诸位客官,咱们的老板,当年可是曾在京城最大的饭馆掌勺过十多年呢!如今为了回馈乡里,才会在这郊外开了间简陋的饭馆,不为了赚钱,只为让往来的旅客既能够填饱肚子,又能够享受美味。”

  “原来如此,难怪这些菜肴都如此美味!”杜念晴忍不住再度称赞。

  “你们老板真是个有心人,往后咱们若是又途经此处,必定前来捧场。”楚仲天开口承诺。

  镖师们一听,都开心地道:“那真是太好了!咱们以后可有口福了!”

  见大伙儿一个劲儿的猛称赞,柳霜吟觉得自己仿佛挨了一记闷棍似的,郁郁不快地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起来。

  就在他们一行人享用午膳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骚动。抬头一看,原来是有两个客人起了争执。

  “莫名其妙!”一名身穿紫袍,看上去像是生意人的中年男子皱眉斥道:“明明是你自己撞到我的手,怎么说是我故意撞你呢?”

  “才不是这样!明明是你见我从你的桌旁经过,故意伸出手肘狠狠撞了我一下,疼死我了哪!”身材高瘦的灰衣男子指责。

  就在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地争辩时,一名身形矮胖的白衣男子走了过去,指着灰衣男子说道:“我瞧见了,是你自个儿撞到这位客官的。”

  “看吧!就说是你自己撞上来的!”紫袍男子有了人证,说起话来更是理直气壮了。

  想不到灰衣男于却不认帐,仍一口咬定自己被刻意碰撞。“胡说!分明是你故意伸出手肘撞我的!”

  “你这是睁眼说瞎话!旁人都看见是你的错了,你还想狡辩?”

  “你……你……”

  灰衣男子气得脸红脖子粗,却是老半天也说不出半句辩驳的话,最后他忿忿地甩了甩衣袖。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我认了!哼,这顿饭我也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一场莫名其妙的争执,就这么结束了。就在找碴的、帮腔的,都各自要散去的时候——

  “站住!”

  楚仲天和杜念晴的叱喝声同时响起。

  他们有些惊讶地互望一眼,虽然彼此并没有开口交谈,却在下一瞬间极有默契地同时动作——楚仲天起身抓住那名帮腔的白衣男子,杜念晴则拦住那名找碴的灰衣男子,将他们分别逮住。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怔住了,大伙儿满脸错愕地望着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干么呀?这是做什么?快点放开我!”灰衣男子挣扎着。

  “你们想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抓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呀?”白衣男子也大声嚷嚷着。

  “哼!”杜念晴娇叱道:“你们二人一个刻意寻衅找碴,一个佯装打抱不平,其实是狼狈为奸,早已暗中串通好了,趁人不备之际,伺机盗取钱财!还真以为一切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发现吗?”

  刚才她不经意地瞥见这两个人暗中互使眼色,那让她心生疑窦,仔细地盯着他们的举动,果然瞧见白衣男子趁着他们在争论的时候,下手偷取钱袋,而灰衣男子见同伙得手之后,才佯装负气离去。

  紫袍男子一听,连忙伸手探向自己腰间,惊呼道:“我的钱袋!我的钱袋真的不见了!”

  楚仲天从白衣男子身上搜出钱袋,立刻物归原主。

  “这的确是我的钱袋!谢谢!谢谢两位!”

  饭馆的老板在后头听见了一切,简直快气坏了。

  “好哇!竟敢在我的饭馆里做这种勾当!”他对店小二喝道:“阿虎,快把这两个混帐家伙捆绑起来,送进城里给官府处置!”

  “是!”

  店小二立刻找来两条麻绳,将他们牢牢捆绑起来。

  紫袍男子满脸感激,向楚仲天和杜念晴拱手道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