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乞丐真有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作梦……真的想作梦……

  突然,入口的苦涩使她回过神,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拿着一罐啤酒,而刚才她灌了一大口。

  “你干嘛拿酒给我?”她转头看着一脸无辜的齐杨质问。

  “因为你看起来好像很需要喝一杯似的。”他担忧的看着她,“你还好吗?”

  “我很好。”她眨了眨眼,急迫的捉住他的手,“打我!”

  他吓了一跳,“什么?”

  “打我啊!”她要证明自己不是在作梦。

  “我不打女人的!”他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你要让我变成猪狗不如的家伙吗?”

  “我应该不是在作梦对不对?”她问。

  他一笑,拉过她,用力的给了她一个吻。

  炙热的激情滑过她的心头,这份情感再真切不过,她虚弱无力的瘫在他的怀抱中。

  “我……”她突然眼眶一红,难掩激动,“我得到这份工作了!”

  “我知道。”他看着她柔声的说。

  “而且,”她忍不住掉下眼泪,“总经理说,要给我十二万的薪水,如果我得表现够好,董事长还会给我加薪。”

  “这不是很好吗?”

  “而且只要我现在点头答应接受这份工作,他还会立刻叫薪资部门把第一个月的薪水汇到我的户头,”她难以置信的说道:“因为他说,我可以先预支这笔钱好好的去置装,他真是个好人!”

  “傻丫头,”齐杨忍不住心疼拭去她的眼泪,“这不是很好吗?你得到你想要的。”

  “可是我以前都很倒霉。”她抽抽噎噎,过去受的委屈突然一股脑的涌上来,“我每份工作都做不满一个月、没领过半毛薪水,唯一领过钱的还是大姐夫看我可怜介绍我到天帮名下酒吧工作的那次,但是我做不到五天,酒吧就被一把火给烧了!如果不是大姐夫的关系,我拿一万块薪水也别想拿到。”

  “今时不同往昔嘛!”他一把将她给抱进怀里,轻轻的摇晃她,“过去已经过去,你别再多想了。”

  “但是这次,”她难掩沮丧,“我都还没有上班,总经理就答应让我预支,我好难过。”

  闻言,他抱着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他这辈子可能别想搞懂这个女人,他可是想尽办法让她得到想要的一切,怎么她还是不开心呢?

  “你为什么难过?”他无奈的问。

  “因为我怕公司会被我带衰,”她说出内心深处的担忧,“他们那么好,我不可以害他们,我是倒楣鬼,只要被我沾到的公司都会倒大楣。”根据以往的经验,确实有这个可能。

  齐杨申吟了声,为她的傻气又心疼又好笑。

  “不会的!”他抬起她的下巴,语带坚定的说:“一间这么大的公司要被你带衰谈何容易?而且我的命那么硬!”

  “关你什么事?”她哽咽的看着他问。

  “你跟我在一起啊!”他说的理所当然,不忘揉了揉她的脸颊,“你要转运了,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可是——”她透过泪眼看着他一脸的坚持,“我也很想相信自己转运了,但是我们不是在北方遇到的。”

  “北方?!”他的头上冒出好几个问号,“什么意思?”

  “李仙姑说,会让我转运的那个人要往北方去找。”

  “李仙姑又是谁?”

  “这要从我们三姊妹倒楣的命运开始说起!”她一边抽泣一边说:“大姐叫祯瑷,却总是遇到负心汉;我叫友铃,但从大学毕业之后,求职的路一波三折;小妹叫频安,但是从小到大老是在受伤,一点都不平安,这都是因为我爸,取的什么烂名字,后来我妈就叫我们去找李仙姑,请她替我们指点迷津,帮我们转转运,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真有注定,在我大姐遇上大姐夫,小妹遇到妹夫之后,从此她们就顺顺利利的!大姐现在还很厉害的在赌城还带了一票手下……”

  “姐夫说,那只是杂牌军!有未成年的少男、少女,还有脱衣舞娘,就连退休的老夫妇都来参一脚。”

  她透着泪眼瞪他。他现在竟然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齐杨立刻耸肩,不太情愿的闭上嘴。

  “苹安现在也等着当妈妈,她是我们三姐妹最小的一个,却最先当妈妈。”

  “我们是迟了点,不过只要从现在开始努力,应该也差不了……”看到她的眼神,他的话声隐去。

  “反正三姐妹中就只有我什么碗糕都没遇到!”

  “什么叫做什么碗糕都没遇到?!”他有些不快的拍了拍胸膛,“你遇到我了,记得吗?”

  “就说你不是嘛!”她咕哝道:“李仙姑说我的另一半是黑酐仔装酱油,看不出来,要往北方走才会遇到。若硬要说符合,有啦!看不出来你一副笨样却有高学历啦!其他呢?北方呢?北方在哪里?”

  “你会不会太迷信了点?”齐杨对天一翻白眼。

  贾友铃看了看手中的啤酒,心一横,灌了一大口,这个时侯她确实需要点酒精类的东西。

  “总之,我不管!”齐杨没有阻止她,只是近乎耍赖的说:“既然这份工作你已经得到,你就一定得要去!不然你怎么养我?”

  “你就这么想要给我养吗?”她没好气的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