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她或许不重要,但依然是你的妻子。”她幽幽叹了口气,“我是小石头的娘子,跟他离开,是天经地义。”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失去她,严拓天顿时感到心慌。

  “这辈子我们无缘长相厮守,下辈子吧。”她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宋大哥不是说我们还有一世情缘吗?”

  他全身一僵,不在乎弄痛了她,径自用力的搂着她,“不!你不能走,不管是这一世或是下一世,我都不会让你走,我会休了朱楚楚。”

  “你在说什么!”陆芷儿忍住痛,黯然的说:“这可是皇上赐婚,而且她还没过门,你用什么理由休了她?”

  “我自有办法。”只要能够留下她,就算是赔上一条命,他也甘之如饴。

  “拓天!”拉着他的手,看他如此维护自己,她是感动,但她却很明白这个时代跟她自个的那个朝代可不一样,不是那种“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

  “别管!”他轻吻了下她,“一切有我,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看着他,泪水无声无息的滑下了她的脸颊,她是最重要的──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这个讯息。

  她靠着他,紧靠着的两人,心也紧紧靠在一起。

  朱向问一听到严拓天深夜来访,忙不迭的下了床,慌张的穿戴衣物。

  “这么晚了,严爷来做什么啊?”吴氏一边帮他穿衣,一边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摇了摇头。

  “该不会是因为,楚楚今天上了严府一趟的事吧?”她不安的又问。

  朱向问闻言,身躯一僵,但依然嘴硬的表示,“楚楚不过是教训个下人,我想严拓天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登门兴师问罪吧。”

  吴氏闻言,也不再多言,默默跟在他身后前往前厅。

  “拓天啊!”朱向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欢迎的看着严拓天,“这么晚来,有事吗?”

  严拓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婚约取消。”

  简短的四个字使厅里的气氛立刻一变。

  “什么?!”朱向问的笑容僵在嘴角。

  “我说,严府与朱府的婚约取消。”他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

  “问问你的乖女儿!”他的眼神一冷,“还未过门,便以严家主母的身分,不分青红皂白毒打他人,我严家无福消受这样的媳妇。”

  朱向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之中应该有什么误会……”

  “我不管是否有误会,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严拓天僵着身体,走向大门,“很抱歉这么晚前来打扰,严某告退。”

  “严拓天,你站住!”从偏厅冲出来的朱楚楚挡住了他的去路,她一脸的盛怒,“你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要跟我解除婚约?!”

  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没有理会的径自越过她。

  看他真的要离开,朱楚楚急了,她惶恐的再向前挡住他。

  “不准走!”

  严拓天面罩寒霜,“朱小姐,请你自重。”

  “现在不自重的人是你!”她含着泪,心里有着不服气,“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充其量不过是被她夫君典当给你的贱人!”

  他闻言,蓦然握住了她的手,“我不知道这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芷儿只属于我一人,也只能是我一人的。”

  他推开了她,绝然的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朱楚楚脸上覆上一层阴寒,她是朱家的大小姐,从没有人可以这么对待她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

  她不会让他们好过,她掩面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里,她发誓,她不会令伤害她的人好过,尤其是那个女人──陆芷儿。

  陆芷儿睡得并不安稳,睡梦中,朱楚楚狰狞的脸孔不停的旋转着,她急喘着气,然后尖叫了声,睁开了眼。

  “没事了,只是作恶梦。”躺在她身旁的严拓天几乎与她在同一刻惊醒,他抱着她,心疼的看着她。

  “朱楚楚──”拉着他的手,她急促的说。

  “她不能再伤害你了,”他轻轻的揉着她的发丝,温柔的说:“她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之中。”

  陆芷儿仰脸看着他,“你做了什么?”

  他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我到朱府取消了婚约,明日,整个洛阳城的人都会知道。”

  她一楞,“真的吗?”

  他点了点头。

  她讶异得张大了口,没有料到他竟然会为她这么做。“可是皇上那边──”

  “别忘了,”严拓天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我们还有一个贵妃娘娘可以撑腰啊!我会修书一封快马送到京里,请娘娘替咱们做主。”

  这一切听来似乎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然后,小石头要休了你。”

  “什么?”她一楞。

  他一笑,摩挲着她光洁的脸颊,“不然你怎么跟我成亲呢?”

  “你要娶我?!”

  严拓天点头,“还要用八人大轿迎你进门。”

  听到他的话,她的心涨满欣喜,在这个保守的年代,他能如此维护她,令她感动不已,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她结实的给了他一个吻,激动得就如同他以往嘲笑她的──像是要吻死他似的用力。

  她缠着他躺下来。

  “你有伤──”他迟疑的看着她。

  “所以你要小心点啊!”她带笑的眼眸看着身下的他,她真的好爱他,而这一刻,她相信这一辈子,他们可以永远相守在一起。

  欢爱的气息弥漫整个屋子,两人的身躯紧紧交缠……

  当取消婚约的事传遍整个洛阳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严府上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