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他将男子扶了起来,“你还可以吗?”

  他点了点头,觉得头昏脑胀,但好歹死不了了。“谢谢你了。”

  “别谢我,”严拓天下巴努了努,“谢她吧,是她救了你。”

  男子的目光飘向陆芷儿,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谢谢你了,姑娘。”

  “举手之劳罢了。”陆芷儿一把将小石头给抓了过来,还不忘敲了他头一下,“还不跟人家道歉!”

  小石头低垂着头,不敢看严拓天,只是看着虚弱的男子说道:“对不住,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算了。”他好脾气的说道:“反正我没什么事,只不过……我想先去换件衣裳,可以吗?”

  “当然。”严拓天连忙叫家丁带路。

  “他是谁啊?”他一走远,陆芷儿便好奇的问。

  “宋硕磊,跟我同穿一条裤长大的好兄弟。”严拓天表示,他低头看着她,

  “快回房去把衣服给换了,小心染了风寒。”

  “我才没那么虚弱……”她话还末说完,便大大的打了个喷嚏。

  他瞪了她一眼,“你看吧!”

  他忙着护着她回房,督促她将衣裳换下。

  掌灯时分,大厅内的宋硕磊正等待着好友,精神奕奕的模样,与方才落水被救时的狼狈差距甚远。

  “你不是跑到雪山修道吗,现在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

  宋硕磊听到声音猛一转身,看到严拓天,不由露出一个笑脸,“那么久没看到你,所以来看看啊!”

  “来看是无妨,但也来得太惊天动地了一点。”严拓天的口气有着耻笑,提醒他方才那落水的一幕。

  他好脾气的叹了口气,原本他就算到今日自己会有水劫,所以来严府的路上都十分的小心,可没想到……一个人在湖边看鱼,却意外落水。

  果然是上天注定,怎么也躲不过。

  严拓天看着好友稳健依旧,不由得微微一笑。

  自他有记忆以来,就认识了宋硕磊,他原是京城第一商贾宋家的唯一继承人,宋家与严家是世交。到了这一代,宋硕磊却反而对从商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喜欢研究玄学,打小便跟了个高人学习夜观天象,居无定所。

  严拓天坐了下来,也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其实,我也正好有点事想要找你。”

  “是关于救我的那位姑娘吗?”宋硕磊问。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看来这几年,你还真学到了点东西。”

  宋硕磊嘴角带笑,谢过了他的恭维。

  提起陆芷儿,严拓天当真是又爱又气,他无奈的表示,“芷儿是个爽朗的姑娘,只是……她总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语,说什么二十一世纪,说什么她来自未来,这令我相当不解。”

  他目光微敛,“可否请她出来一见?”

  他点头,指示一旁的胡相安去将陆芷儿找来。

  不一会,宋硕磊便瞧见越走越近的陆芷儿,他打量着她。

  同样的,她也狐疑的迎视他的目光。

  “芷儿!”严拓天拦过她,替彼此正式介绍,“我的好友,宋硕磊。这是陆芷儿。”

  “陆姑娘。”宋硕磊对她微点了下头。

  “宋公子。”这个男子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奇怪?望着他,陆芷儿满是不解。该刚不会是她救了他,所以他打算以身相许吧?

  其实他跟严拓天挺像的,身材差不多,只不过严拓天比较壮硕,而宋硕磊比较削瘦,不过他却也给人一股斯文的感觉,至于严拓天──只有霸道两个字形容。

  “终于还是等到你了!”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严拓天和陆芷儿交换了不解的一瞥。

  “你是什么意思?”严拓天好奇的问。

  宋硕磊一笑,对他提醒道:“还记得多年前,我师父与我一同前来严府叨扰之际跟你所说的话吗?”

  他仔细的想着,“你是指──”

  “你将会有段奇遇,在天顺八年遇上你命定的女子。”

  命定的女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陆芷儿问:“是我吗?”

  宋硕磊点了点头,“你们有三世情缘。”

  三世情缘?!陆芷儿瞄了下严拓天,不要了吧,这么霸道的男人,一世她都已经很可怜了,还三世?

  “你这是什么眼神?”严拓天看到她的表情转变,不由脸一沉,“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没有啊!”她有些言不由衷的说。

  一看就知道她说的是违心之论,严拓天一把将她给抓过来,紧抱在怀里。

  宋硕磊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的举动,然后摇头失笑。看来好友是栽在她的手中了。

  “但你应该没忘,当时我师父还说了些什么吧?”他接下来的话令严拓天的身躯一僵。

  他脸色变得很难看。“你指的是──”

  “天顺九年,你有一劫。”

  听到宋硕磊这么一说,换陆芷儿沉下了脸,“什么劫?你给我说清楚。”

  他摇着头,“上一世,你为他而死;这一世,他注定为你而亡。”

  “拜托,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她口中冒出一连串的粗话,可蓦然,她闭上了嘴。这话似乎似曾相识,她猛一抬头,打量着宋硕磊。

  她的目光使他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