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你为什么叫人关我?”一看到他,陆芷儿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向他。

  “你做错了事,还敢问为什么?”他生硬的表示。

  “我做错了什么事?”她火大的反问。

  “当街打人。”

  她嘴一撇,“那又如何?”

  他没有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就算再不顾世俗眼光但也不该如此胆大妄为,有哪家正常人家的女儿会在大街上打架的?!

  “你得上朱府登门道歉。”

  看着他一张酷酷的脸,她缓缓的摇头。

  “你是什么意思?”

  “我不要!”她简短的拒绝,“我又没错。”

  他一个大步抓住了她。

  “你要干么?”她黛眉一挑,挑衅的看着他,“你敢打我试试看,若你敢动我一下,我就──”

  她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反压在大腿上,他火大的打了她好几下。

  “你这个混蛋!”没料到他真的又动手打她,陆芷儿怒气瞬间狂飙。“有种放我下来,我们一对一单挑。”

  听到她的话,严拓天当真是头发昏,眼发直。到底他要怎么做才能教会她一些规矩?

  “一对一单挑?!”他将她给捉起来,狠狠的摇晃了下,“你是个女人,怎么说话这么口没遮拦。”

  “女人又怎么样?在二十一世纪,女人跟男人平起平坐,越来越多男人都靠女人过活了,你以为男人多了不起,只不过是集自大、自私于一身的物种。而你就是当中的翘楚。”

  她一席话说得严拓天一楞,“陆芷儿,我不管你是打哪里来,也不管你来的那个地方是怎么样的乱七八糟,总之,现下你在这里,你就得听我的。”

  “听你个大头鬼!”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忍不住又赏了她几下屁股。

  王八蛋,这一点都不好玩,他似乎真的打她上瘾了,这口气说什么她也咽不下去,她忍不住放声尖叫。

  他被她突然失控的情绪吓了一跳,连忙将她扶了起来,“你怎么了?”

  “我要宰了你!”她冲着他的俊脸说道。

  “陆芷儿──”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突然用力的吻向他,力道之猛,差点让两人都跌下椅子。

  严拓天有些惊讶她会突然来这一招,他的手托着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吻着她,舌头伸进她的口中与丁香交缠,但冷不防地,她将嘴阖了起来,他的舌头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他尝到了血腥的味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芷儿倔强的对他仰起了下巴,就算他会更生气,她也一点都不后悔。

  但令她意外的,他没有生气,只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我真摸不透你是怎么样的女人。”

  他勾起她的下巴,热吻着她的红唇。

  她身体微微一僵,“你不怕我再咬你吗?”

  “如果真是如此,我也没办法。”对天一翻白眼,他搂着她说。

  她一楞,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话,倒令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看着他,他也直视着她。

  该死!陆芷儿在心中咒骂了他一声,只是简单的一个吻、一句话,她脑中的怒气竟然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山水有相逢!”她忍不住又捶了他一下,“你总是这么打我,有一天我要讨回来。”

  “若你有那份能耐的话。”他抬起手捏了下她的鼻子。

  她一掌拍掉他的手,“我会的。”

  严拓天抱紧她,然后低头亲吻她。

  “我不上朱府去。”她抵着他的唇低喃。

  他的反应是将舌头霸道的探入她的唇内,探索着她口里的每一处,大手同时钻进她的衣襟之内,急切的抚摸着她。

  陆芷儿低吟的迎合他……但最后,她还是被押去了朱府一趟,不过,从头至尾,她都没道歉就是了。

  §第九章

  通常在严府里,只要陆芷儿够安分,实在也不会有什么太慌乱的场面出现才是,可今天倒违反了常理。

  她没闯祸,但严府却热闹滚滚。

  一个高大的男子竟然意外落水,虽然跟陆芷儿没什么关系,不过却跟她的小老公──小石头有关,因为男子原本是在湖边静静的看着湖里优游的肥鱼,但却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而掉进了湖里。

  一时之间,湖边围着许多下人,就是没有一个人有胆子下水去救将要溺毙的男子。

  陆芷儿来了,见情况紧急也顾不得其他,纵身一跃就入湖,在众人惊呼声之中将男子给救了起来。

  “快点,人工呼吸!”将他给拖上岸,她喘着气急呼。

  人工呼吸?!众人面面相觑,压根没听过这个新鲜词儿。

  “喂──”陆芷儿看了看四周,不会吧,难不成要她亲自来?低头看着已经昏迷的男子,心一横,她将气吸得饱饱的,俯下了身。

  在她的唇在碰到男子的之前,她突然惊呼了一声,被拖了开来。

  “你在干么?”严拓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一看到他,她忙不迭的拉着他,“你回来得正好,快点替他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他不解的重复了一次。

  “对啊!”陆芷儿将他给拉低身子,要他照着她说的做。

  这着实诡异,严拓天不从,要他一个大男人亲个大男人,说什么也不成!

  “你不做就我做喽!”陆芷儿口气明显不悦。

  “不准!”他的脸色一沉,不情愿的照着做,不一会儿,昏迷的男子咳了几声,将肚里的水吐了出来,幽幽转醒。

  “醒了、醒了!”周遭的人兴奋不已。

  没想到还真的管用!严拓天有些惊讶的心想。

  “我就说吧!”芷儿看到他惊奇的神情,不由得意扬扬的一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