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你要做什么?”看到她挂在嘴角的笑容,朱楚楚一楞,不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你说呢?”她朝她走近。

  朱楚楚左右看了看,周遭围了一大群人,但就是没人挺身而出,都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她们。

  “你别乱来,”她落了单,气焰明显消了一大半,“我可是朱家小姐,朱家的掌上明珠,朱家的宝贝,朱家的──”

  “我管你是朱家的什么碗糕!”陆芷儿对她啐了句后便火速的冲向她,拉住她的头发,“你说我的头发绑得古古怪怪,你又绑得多好看,插那么多花花草草,活像只求偶的孔雀似的。”

  她一下就把朱楚楚给压在地上,将她头上的装饰花钿全都给拔掉,还不忘将这些名贵的饰品给丢进人群里,让他们有好戏看又有好东西拿。她陆芷儿发誓会让她后悔动手打了她还骂她婊子!

  朱楚楚怒极了也反击,两个女人就在地上扭成一团。

  洛阳城的百姓曾几何时看过这么精采的“女子摔角”,个个睁大了眼瞪着地上翻滚的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赶到的严拓天先帮胡相安解决了家丁,才开口问道。

  “严爷,你可来了……”他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就看到众人围成一个圈不知道在看什么。

  严拓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色愀然一变。

  他挤开了人群,看到中心处两个大打出手的女人,他呆楞了会儿,就见陆芷儿骑在朱楚楚的背上,不停的扯着她的头发。

  “芷儿,你在做什么?”严拓天吼了一声。

  陆芷儿听到身后的狂吼,身躯一僵,瞄了声音来源一眼──

  “夭寿!”她忙不迭的停下动作,吐了吐舌头,立刻从朱楚楚身上爬了起来。

  她摸了摸头发,试图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不过努力的结果,还不是一副狼狈样,衣衫松垮垮的歪斜着,她动了一下,还很不淑女的拉了下有些下滑的绣裙。

  严拓天看着她,有好半晌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就在这时,陆芷儿看到地上的朱楚楚动了下,忍不住的踢了她一脚。

  “芷儿!”严拓天吼了声。

  她连忙收回脚,然后看着他,眨了眨大眼睛,无辜的耸了耸肩。

  他几个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你好像在生气。”她装疯卖傻的说道。

  他瞪着她。

  “你好像是很生气,”她陪着笑,“而且──非常生气,万分生气,气上加气的样子。”

  他还是瞪着她。

  她瞄了他一眼,看来这次不好过关。“好吧!我承认我打了她,不过是她先动手的,你可不要以为现在是我占上风,就以为是我欺负她,这些人可以替我作证──”

  地上的朱楚楚呻吟了一声,陆芷儿下意识的又抬起脚,但一看到严拓天的眼神,她只好不太情愿的将脚给缩回。

  “反正不是我先动手就对了。”简短一句话,她作了结语。

  指责的看了她一眼,严拓天长手一伸将朱楚楚给扶了起来。

  朱楚楚一见到他,哇地一声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抽抽噎噎的数落着陆芷儿的罪状,不过却将自己先动手、出言不逊的事给避而不谈。

  “喂!你这猪八戒,”陆芷儿不悦的打断了她的话,“明明就你自己先动手打人的,现在怎么──”

  严拓天看了她一眼,冷硬的眼神让她一楞,不自主地闭上了嘴。

  “相安。”严拓天说道:“把芷儿带回府关起来,看好她,不准让她再乱来。”

  关起来?!陆芷儿怀疑自己听错了,正打算问清楚,却见他抱着朱楚楚离开。

  “你要去哪里?”

  “送楚楚回府。”他头也不回的离去,“至于你,等我回府再做发落。”

  说得好像错都在她似的!瞪着他的背影,陆芷儿的怒火不自觉的烧了起来。

  “芷儿姑娘。”胡相安才唤了声,她便一个跺脚,自顾自往严府的方向而去。

  胡相安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这世上当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连忙跟上她的步伐。

  祈求陆芷儿不要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要不然现在主子正在气头上,若她再出什么纰漏,连他都会有事啊!

  陆芷儿回严府之后,就被关到严拓天的房里去。

  她不停的诅咒着守在门口的胡相安,那些脏话听得他这个大男人都自叹弗如,奇怪,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把粗话说得那么流利还不会结巴?

  他抓了抓自己的耳朵,要不是主子有令,他还真不想站在这里听她怒骂他的祖宗十八代。

  掌灯时分,严拓天回来了,一脸的生人勿近,远远的胡相安看到了他,不禁为房内的陆芷儿捏了把冷汗。

  “严爷。”他唤了声。

  “人呢?”没有看他,严拓天问道。

  “房里。”他将门上的锁给打开。

  严拓天不等他有所动作,径自将门给推开,再迅速的阖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