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仔细的打量着他,内心深处她是希望他能这么说,但她太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这里可是重视门当户对的“远古时代”。

  她嘴一撇,“我才不会自贬身价的求你这些不可能的事。”说这话的同时,心里还是滑过了一丝的苦,但她以平静的表情掩饰过去。

  “说话酸溜溜的不像你。”

  “我又该像什么?”她狐疑的问。

  他对她一笑,“那个我第一眼就爱上的俏皮姑娘啊!”

  他提到了爱吗?

  看着他,她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是啊!他所眷恋的是那个俏皮的陆芷儿,可不是现在被别的女人惹得心情不快的陆芷儿。

  “真希望能少跟那女人打交道。”她玩弄着他的衣襟,咕哝的说。

  “你可别动什么歪脑筋。”点了点她的额头,严拓天的表情虽然满溢着对她的娇宠,但口气却有着警告。

  陆芷儿瞪了他一眼,他口气说得她好像总是有很多坏心眼似的!虽然她是很想把那个趾高气扬的朱楚楚给打一顿,但被严拓天洞烛先机的讲了出来,倒令她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我才不会把心思放在那女人身上!”她嚷道。

  他吻了她一下,“若能如此,自是最好。”

  她在心中咒骂了他一声,然后用力的吻住他。

  每每只要他惹她不快,她就会这么狠狠的吻着他,像是要吸光他胸腔所有的空气似的,直到两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才放开他。

  “你这女人,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吻死。”他的额头靠着她的,抱怨的口气可没有一丝的不悦。

  她娇柔的看着他,忍不住笑了,往后躺在床上,“这话听来,怎么一点都没有遗憾的意思?”

  “是没有。”严拓天含笑的俯身看着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男人啊!”她嘲弄的摇了摇头想坐起身。

  他伸出手阻止她。

  “干么?”她不解的看着他。“我要起来。”

  “不急。”他的嘴攫住了她,不消片刻,他便移到她的上方,压住了她。

  陆芷儿有些讶异的喘了口气。

  可没想到这个保守的古人类在大白天也做这事儿?!不过他不在意,她当然也不会令他失望!她的眼睛充满迷醉和激情,热情的对他反应着……

  §第八章

  洛阳的市集里人来人往,第一次踏足这里,陆芷儿兴奋得东跑西奔,只有在严拓天叫她走慢点时,才会放慢速度,不过不一会儿,她又从这一个摊位飞到另外一个摊位。

  她在一个卖女人家首饰花钿的摊位停了下来,一个一个拿起来玩弄着。她只是好玩,根本就不想买,毕竟买回去她也不会用。

  “喜欢什么就买吧!”严拓天在她的耳际轻声说道。

  陆芷儿瞄了他一眼,存心捉弄他,她随手一指,“那我全要了。”

  他对她一挑眉,然后眉头也不皱一下的叫人全包了。

  这下错愕的人换了。她拉住正打算离开的他,“喂,你该不会是说真的吧?”

  他点了点她的鼻子,“你不是说你全要吗?只要是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听到他这么说,她不由失笑。

  “相安,你过来看着芷儿。”严拓天交代着不远处的胡相安,“我得上布庄去看一看。”

  “是。”他立刻步向前,在距离陆芷儿一步之遥之处停了下来。

  “芷儿──”严拓天低头想对她交代什么,却被她打断。

  “我知道,不要乱跑,不可走远,注意陌生人,对吧?”

  他闻言,点了点头。

  陆芷儿对天一翻白眼,他还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吗?她就不信她这个末来人的脑袋会比这些远古人类笨。

  “要什么就跟相安说一声。”他摸了下她的脸颊,宠爱的交代。

  “若有一天我败光了你家产,你可别后悔啊!”

  严拓天闻言,无奈的笑了笑,往严家的布庄方向走去。

  拿着一枝糖葫芦,陆芷儿愉快的走着,还不停的问着身后的胡相安一些她不懂的习俗。

  而正当她拿起摊子上的一条丝巾在手上把玩时,透过黄色薄暮,她看到远处一票人浩浩荡荡的走来。

  原本热闹的市集突然失去了嘈杂的声响,安静得有些诡异。

  人群自动自发的散了开来,就见朱楚楚被一群强壮的家丁如同众星拱月似的护着,傲然的走在大街上,附近的人一律被驱赶开来。

  “她以为她是谁啊!”陆芷儿不以为然的嘴一撇,将丝巾给放下,“既然怕人多,就不要来逛街啊,出来就像是皇帝出巡似的,摆明了扰民嘛!”

  听到她的话,胡相安微微一笑,但一想到她目前的特殊身分……他的笑容微微一敛。

  “芷儿姑娘,”他走到她面前,用自己的身躯巧妙的挡住了朱楚楚看到她的机会,“我们先回避吧!”

  回避?!

  为什么不是朱楚楚避她,而是她要避她?陆芷儿不以为然的瞄了他一眼,但一想到严拓天可能不喜欢她闯祸,所以耸了耸肩,转身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似乎躲也躲不过似的,朱楚楚瞧见了打算离去的她。

  “你给我站住!”她娇声娇气的嚷了一声。

  听到声音,陆芷儿先是一楞,但依旧没有理会的继续往前走。

  “你是聋子吗?我叫你站住!”朱楚楚的声音加了些火气。

  陆芷儿对天一翻白眼,看着一旁神色有异的胡相安,她无奈的咕哝,“胡总管,你倒是跟我说说,那严拓天到底哪根筋不对,怎么会想娶这样的女人当妻子?”

  他的笑容有些牵强。“这是严家死去的老爷定下的亲事。”他率先停下了脚步,纵使满心不愿,还是转身面对严府未来的当家主母。

  朱楚楚脚步坚定的走向陆芷儿,众人也自动散开,让她方便迅速通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