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的热情几乎使他无法招架,他早该知道她是个奇特的女子,与他之前所认识的女人截然不同。

  严拓天极尽所能的挑逗她的极限,狂野的吞噬着她的红唇、颈项,灵活的舌尖在她的身上含吮着,让她不自觉的发出低吟。

  陌生的情欲充斥在陆芷儿的血液之中,她顺着本能回应着他,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与她命定中的男人紧紧交缠在一起。

  §第七章

  洛阳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算小,尤其是有关大户人家的闲言闲语很快就传了开来。

  严拓天原本出门都只带个胡相安,现在身边却黏着一个娇小可人的美丽姑娘,看来他在还没成亲之前,已经纳了个貌美如花的小妾,而这个传闻很快的就传进朱府里。

  此刻,朱楚楚正在大厅里跟自己的爹娘大发雷霆。

  “楚楚,你也别这样。”看着女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模样,搞得朱家两老头发昏眼发直了。

  “我不管!”朱楚楚仗着自己是洛阳的第一大美人,又是朱家的掌上明珠,那股骄纵性子可没几个人可以招架得了。“你们要替我做主。”

  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忍受自己还没嫁进门,丈夫就已经心有所属的事实,更何况是她这个一向被众人捧在手心上的朱楚楚。

  “我们现在不就在替你想办法了吗。”朱向问无奈的说。

  “你们坐在这里就叫想办法了吗?”朱楚楚无理取闹的嚷道:“我要你们去把那女人杀了!”

  “楚楚,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呢!”听到女儿说出如此恶毒的话,朱夫人吴氏不由皱起了眉头。

  朱楚楚见爹娘不采自己的建议,立刻掩面痛哭了起来,“我不管,如果那女人不死,那你们就看着我死好了。”

  她这一说可吓坏了朱家两老。

  “老爷!”吴氏看着丈夫一脸的担忧。“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朱向问也是头痛不已。这个宝贝女儿可是他们朱家唯一的希望,若有个万一可怎么是好?

  这些天他趁着几个跟严拓天碰面的场合,明讲暗示都来,要他早点将楚楚娶过门,偏偏那严拓天根本就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也因此楚楚天天在家闹个不停,惹得他们两老烦心不已。

  虽说朱家在洛阳也是小有名气,但一跟严府相比可又差了一大截,若惹得严拓天不快,别说是亲家做不成,以他的能耐,想使朱家消失在洛阳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说……看着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戏码的女儿,朱向问满是无奈。

  “老爷,不如趁着贵妃娘娘还在洛阳时,去严府一趟吧!”吴氏在一旁帮着献计,“虽然那严拓天一向我行我素惯了,但若咱们有贵妃娘娘撑腰,我看,他也得敬咱们三分吧。”

  “有道理。”朱楚楚闻言,脸立刻从手中抬起,兴奋的说:“我们就上严府去找贵妃娘娘,请她做主。”

  看到女儿情绪突然转变,朱家两老交换了无奈的一瞥。

  虽说这门亲事是朱家两老与严家老爷过世前做的主,但楚楚在第一次见到严拓天之后,整颗芳心都在他身上了,所以为了能早点嫁进严家,他们看,她可能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成了人家眼中的笑柄吧?!

  陆芷儿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她这才明白当人“情妇”的感觉其实还算不错,当然这是在不顾道德规范之下所发表的言论。

  用过膳之后,如同往常,她随意将自己的长发绑了辫子就走出了厢房。

  原本严拓天想派个人来服侍她,但她不想当废物,硬是拒绝了,还不惜为此跟他大吵大闹,最后他气得由她去,虽然过程不是很平和,但她终究还是达到了目的。

  她走到湖畔,蹲下身子,清澈的湖水下,有着无数肥硕的大鱼游来游去,想不到这严府里就连鱼都吃得肥滋滋的。

  她左右看了看,唇角扬起了一丝甜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替晚膳加点菜也不错。

  她想到了严净柔,看那贵妃娘娘美则美矣,就是身子体瘦弱了些,就替她补补身子好了。

  她随意的找了根树枝,又跑回房里找到了针线,将针给弄弯,胡乱弄了一番,克难完成的钓竿倒也还像个样子。

  她愉快的坐在湖畔,就这么钓起鱼来了。

  没有一会工夫,几条笨鱼还真的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她给钓上了岸。

  “看来我可以出国比赛了。”陆芷儿得意扬扬的说着。

  “什么出国比赛?”

  身后的声音着实吓到了她,她惊魂未定的转头。

  “你要吓死人啊!”她挥动着手中的钓竿火大的说。

  严拓天的嘴角带笑,远远的便看到了她,看她忙进忙出,还好奇她到底想干么,没想到她竟然悠然自得的钓起鱼来了。

  “小心点!”他伸长手小心翼翼的取走钓竿并丢到一旁,她这么乱挥动,一个不小心伤了自己可不好。

  “这鱼是我要给贵妃娘娘加菜的。”她指着草地上数条还活蹦乱跳的活鱼说道。

  “贵妃娘娘?!”严拓天是知道她跟自己的姊姊还挺有话聊的,可没想到两人感情这么好。“那我呢?”

  “你干么?”陆芷儿不明所以的反问。

  “你这么辛苦,难道全为了贵妃娘娘?”

  他的口气好像没糖吃的孩子!她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你要吃,给你一条好了。”

  她的话令他有些愕然,“我的小芷儿,你这是施舍吗?”

  一听到他对她的称呼,她就浑身不对劲,真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恶心的叫唤着她,不管她怎么向他抗议,他就是依然我行我素。

  “你要不要?”她仰起下巴,傲然的问。

  严拓天见状,露出一个笑容,钳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要,你给我的东西,我都要。”

  “就会耍嘴皮子。”捏了他耳朵一下,她不由娇嗔。

  从外头走来的胡相安,一看到两人之间亲匿的打情骂俏先是站在不远处,想等小俩口闹完再上前,但看他们似乎没有结束的打算,他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走向前。

  “严爷。”他的口气很无奈,因为想也知道坏了主子的兴致,他的脸会有多臭,果然──

  “怎么了?”严拓天不快的瞄了他一眼。

  陆芷儿整个人还是偎在他的怀里,在她的观念里,可没有第三人在场就要与他保持距离那一套,她喜欢腻在他身边,所以不管任何人事地物有所改变,她还是会这么做。

  “朱家老爷夫人、小姐来访。”胡相安表示。

  严拓天的身躯微微一僵。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