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严拓天带笑的看着一脸气急败坏的陆芷儿。

  严净柔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的笑脸,她很少看到他笑。一直以来,身为严府大当家的他肩上担着太多的责任,也因此他总是不轻易的流露出情感,而现在他竟然笑得那么开心?!

  她将目光移向陆芷儿,或许她是古怪,但或许她也有可取之处,毕章……她可以让严拓天快乐。

  “拓天,”她唤了声,“你打算怎么办?”

  严拓天打量着怒视着他的陆芷儿,突然灵光一闪,“既然你不想被当给我,那就算了。”

  他的话令陆芷儿大大吃了一惊,这么样就放弃了?!这可跟她心中所想的脚本不同,她原本还想好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现在是什么情形啊?

  “怎么?”他带笑的问:“这样不正合你意了吗?”

  她眼神一冷,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拳头在他的面前挥舞着,“你在耍我吗?”

  他笑看着她的泼妇样,“此话怎讲?”

  “一下要我,一下不要我,你把我当什么?”她火大的问。

  他伸出手,神色自若的握住了她不停舞动的手。“不然你要我怎么样呢?我要你,你不愿,我不要你,你又生气,你也很矛盾不是吗?”

  “这……”被他反将一军,陆芷儿有片刻哑口无言,最后──“总之,现在我说了算。”

  “既然如此,”严拓天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我倒想听听,你打算怎么办?”

  她想了一会儿,反正在二十一世纪,柳家人也是把她当交易,那来这里,用自己做交易也没不可以的,重要的是,这个交易还是自己主导,对象也是自个儿挑的,没话可说。

  “小石头的银子被我丢了,我要你再给他。”

  “没问题。”他同意。

  “还有,本姑娘很值钱,十两银子就想买我?你作梦!你至少要给小石头一千两我才同意跟你。”

  一旁的严净柔听了倒抽了口冷气,这陆芷儿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我同意,不过他还只是个孩子,放这么多银子在身上不太妥当。”

  “那就给我好了。”陆芷儿得意的说:“反正我是他娘子,我们是一体,啊──好痛!”

  严拓天握住她手腕的手突然一紧,令她惊呼出声。

  “该死的你在搞什么鬼?”她皱起了眉头,“你弄得我好痛。”

  他一脸的阴沉,“我会将银子放在大利钱庄,等他大一点之后,就可以自由动用。”

  这样似乎也行。她点了点头,“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先放手。”

  他没有放,只是放松了自己的力道。听到她说她跟别个男人是一体时,他心底不舒服到了极点。

  陆芷儿瞪了他一眼,他不放手,她也只有随他,然后径自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小石头。

  “你看吧!我随便就要到了一千两,哪像你那么没骨气,十两银子算什么东西?塞牙缝都不够。”

  一旁的严净柔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这女子果然奇特,被卖了个高价竟然还一脸的得意。

  小石头一楞一楞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陆芷儿,和一脸若有所思的严拓天,这笔卖买到底谁输谁赢似乎还有得瞧吧!

  “真希望这真是你要的。”严净柔指了指陆芷儿对弟弟说道。

  “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他语带肯定的回答。

  是吗?对天一翻白眼,严净柔实在怀疑,若有时间,她还真想留在这里多看几天好戏,偏偏这几日她便得整装回京了。

  叹了口气她手一挥,“本宫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严拓天二话不说,拉着陆芷儿便走。

  小石头慌慌张张的跟在两人身后离开。

  才出了紫轩楼,严拓天就很不客气的将小石头交给了在外头等候的胡相安,自己则带着陆芷儿疾步离去。

  “以后不可单独与小石头在一块。”才将房门给阖上,严拓天立刻交代。

  “拜托,他只是个孩子。”陆芷儿大剌剌的坐在椅上,看着他将门落了锁。

  “但与你关系不同。”

  “不同又如何?”她讽刺的看着他,“我让你骗到手了不是吗?”

  这样的字眼她竟然如此自然的就脱口而出,他摇头失笑,“或许我是施了点小手段,但却是对你最好的安排,你总不想面对个小老公一生吧?!”

  她瞪了他一眼,“你肯定对着你比对着小石头幸福吗?”

  她这话当真是侮辱了他,他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拉起,紧紧搂住。

  陆芷儿觉得自己都快被他给揉进身体里面了。

  “你干么把我抱那么紧?”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的开口,“我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闻言微微放开了她,额头抵着她的。“打从第一眼看到你,我便要你。”

  她看着他好半晌,最后,迟疑的伸手抚着他的胎记。

  老实说,她实在不知道他是看上她哪一点,她是长得不错,但个性跟这个时代温柔婉约的女人实在差太多,以他的身分地位,她很明白他要什幺女人都有,但他却偏要她……

  她踮起脚尖,吻了下他的胎记,气恼他是气恼他的霸气,实际上,她并非真那么讨厌他。

  他的耳根一阵热,没料到她会突然有这个举动,突然,她搂住他的脖子,拉下他的头,用力的吻着他。

  他先是因她的主动而一楞,然后也热情的回吻着她。

  “够了。”严拓天微将她推开,喘着气,“你吻得我快断气了!”

  “断气最好,”她俏皮的说:“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吗?”

  “你──”她的话堵得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才造就出像她这样的女子?

  他拉开了她的腰带,大手伸进入了她的衣服里头,在她身上游移着。

  她的手捉着他的衣襟,学着他的动作,湿热的舌尖划过他的颈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