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严净柔的嘴巴张张阖阖好半晌,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十两?!”久久,她才吐出这两个字。

  他点头,“芷儿有点不高兴,所以我又加了十两。”

  她感到太阳穴开始痛了起来……实在很难接受一向稳重的弟弟尽说些幼稚的话语。

  “娘娘,你没事吧?”严拓天明知故问,他心里明白是自己的态度让她感到头痛,但他一向我行我素惯了,他所决定的事物,别人休想左右。

  轻叹了口气,严净柔明白自己弟弟的性子,说一不二。

  “那芷儿怎么说?”

  他耸了耸肩,“她有点不开心,不过我会解决。”

  “是吗?”她苦恼得眉头微蹙,她实在很怀疑他所谓的有点不开心是到了什么程度?“芷儿看来不像是个好安抚的女人。”

  确实不是。严拓天心想。“我自有办法。”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严净柔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再过几天她就要回京了,这里的事就算想管,也已是有心无力。

  “总之别惹麻烦,别忘了娘过世前曾说过──”

  “我明白,说我今年重阳会有一劫,凡事小心。”他打断了她的话,一向刚硬的他是不信那些江湖术士所言,但因为娘亲生前耳提面命的交代,他也只有凡事小心一点了。

  陆芷儿爬窗逃出了严拓天的房间,直奔下人房。

  远远的,就看到小石头在一个人造池塘边玩着,她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

  “芷儿姊姊,你看!”小石头一看到她,没有注意到她不悦的神色,径自开心的拿出怀中的一锭银子,“严爷给我的。”

  她一把将它抢了过来,然后丢到池塘里去。

  小石头眼睛眨啊眨,看着银子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眼前,眼眶立刻盈满泪水。

  “你有没有骨气啊!”她生气的说:“十两银子就把我给卖了,虽然我不是那个什么陆安芸,但现在我可是住在她的身体里面,也就是你老婆,你竟然什么不好当,当你老婆?!”

  看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小石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喂!”她呆住了,现在该哭的人是她吧?被当掉的人又不是他。“你哭什么?”

  “芷儿姊姊骂小石头,芷儿姊姊讨厌小石头了,芷儿姊姊不要小石头了……”

  这些指控实在来得很莫名其妙,又压得陆芷儿快喘不过气来,她可不会欺负小孩子的。

  “好啦!你别哭了,哭得我头都痛了。”她这个人一向吃软不吃硬,而这小石头硬是吃定了她这点。

  他依然哭得凄惨。

  她对天一翻白眼,把这笔帐又算到严拓天的头上。要不是他,她也不会来指责小石头,惹得他哭得那么可怜。

  “算我错了,可以吗?”她只好小心翼翼的将他给抱在怀里,安抚的拍了拍他。

  “严爷自己说,”小石头抽抽噎噎的表示,“等我长大赚了银子之后,就可以把你给赎回来了。”

  是喔!陆芷儿压根不以为然,那个严拓天不会那么就简单放过她,除非……他对她没兴趣。

  一想到他可能对她只是一时迷恋,她心里就不舒服,奇怪?这辈子,她还没那么在乎过一个男人对她的想法。

  她脸一沉,“算了,反正事已至此,当就当吧!我就不信严拓天真敢对我怎么样。”

  小石头窝在她的怀中哭泣,颤抖的小手指着池心,“可是严爷给我的银子,怎么办。”

  她露出迟疑的神情,她虽然会游泳,但这样贸然下水只为了找十两银子,实在不值得,可是小石头又哭得那么伤心……她突然灵光一闪。

  “别哭了,芷儿姊姊带你去找严拓天拿。”

  “可是严爷已经将银子给我们了──”

  “拜托,才十两!”一想到自己十两就被这个笨蛋小老公给卖了,她就一肚子的火。

  “十两够我们省吃简用半年了。”从小苦惯了,小石头知道金钱的重要。

  “半年是吗?”陆芷儿啐了口,“我们去跟他拿可以生活一辈子的银子。”

  小石头一楞一楞的被她拖着走。

  开什么玩笑?!她陆芷儿就算要贴上标价也是个高档货,严拓天想拿十两买她?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突然看到陆芷儿牵着小石头出现在紫轩楼,严拓天有些意外。

  “娘娘!”毕竟已经跟在严净柔身边好几天,该有的礼数,陆芷儿早就记得一清二楚,她拉着小石头跪了下来。

  瞄了弟弟一眼,严净柔轻柔的开口,“起来吧。”

  “谢娘娘。”牵着小石头,陆芷儿站起身,立在一旁。

  “来这里有事?”她问道。

  “我找严拓天。”

  当听到陆芷儿连名带姓的叫他,严净柔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她瞄了弟弟一眼,就见他闪避着她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找他有何事?”

  “有些恩怨要解决。”陆芷儿瞪着严拓天说道。

  “是吗?”她露出感兴趣的神情,“可否说出来让本宫听听。”

  “当然。”她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我会上这来,就是要娘娘帮忙评理,做公亲。”

  “做公亲?”

  “就是──仲裁。”

  “什么事那么严重?”严拓天问着陆芷儿。

  她瞪了他一眼,径自对严净柔说道:“严拓天欺骗小石头,让小石头在莫名其妙之下把我当给了他。”

  严净柔瞄了弟弟一眼,她就知道陆芷儿没那么好安抚,果然吧!

  严拓天耸了耸肩。“小石头。”他轻唤了声。

  小石头抬起头看着他。

  “我可有骗你?”

  他一楞,然后摇头,“严爷人那么好,怎么会骗小石头?不过,你给我那十两银子被芷儿姊姊丢进池塘里了。”

  “你这个笨蛋!”陆芷儿轻敲了他的头一下。

  小石头一脸的无辜,在他心里真的认为严拓天没有欺骗他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