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你打算要多少银子?”一大一小正在书房里头谈交易,而被当的那个人还被严拓天给关在房间里。

  他想了一会儿,“十两银子。”

  严拓天一楞,“十两?!”

  小石头肯定的点头。

  严拓天一笑,若让陆芷儿知道他被小石头当了十两银子,她可能会气炸。

  “好吧,就十两。回头我就叫帐房拿给你,你出去吧!”他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出去玩。

  “谢谢严爷!”小石头兴匆匆的离去。

  这小子还打算把人要回去?他慢慢等吧!严拓天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他严拓天的女人只能专属于他一人。

  看着手中的“当票”,这下陆芷儿可没理由再拒绝他了吧。

  小石头才出去,一脸不安的胡相安就走了进来。

  “什么都别说。”严拓天瞄了他一眼,“你先替我替我对个帐,我要先去处理些私事。”

  不用问也知道私事是什么,胡相安的目光随着他飘出了书房。那陆芷儿是长得挺美的,不过那么凶悍,真不知道主子是看上了她什么。

  门一开,陆芷儿就以跑百米的速度冲了过去,但对方的速度比她更快,门在她面前被阖了起来。

  严拓天轻而易举的拉住了她,一脸得意。

  她火大的瞪着他,真搞不懂这男人到底哪根筋不对劲,她已经讲得很明白,她对他这“古人”口中所言的侍寝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可理解他大男人主义的心态,但他总不可以逼她去迎合吧?!

  “别这么看着我,我的小芷儿!”

  陆芷儿听到他的轻唤,对天一翻白眼。哪来的恶心称谓?!她努力想把手给抽回。

  严拓天也不强迫的松开了她的手。“你是我的人了。”

  他独占的口气,惹来她一声轻哼。

  “别不以为然,”他将手中的当票放到她的手上,“你识字吗?”

  “要是女人能应考,我铁定是第一位女状元。”她大言不惭的回答。

  严拓天闻言,嘴角微扬。“很好,那你就自己看。”

  陆芷儿虽然不是很懂什么文言文,但这张富票上写的简短字句,也能清楚让她明白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她看得眼睛圆睁。

  “他妈的严拓天!”她一跃跳上了椅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跟我说清楚,你现在是在搞什么鬼?”

  他有些惊讶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抬起头看着她,“芷儿,大家闺秀不该跳上椅子,更不该口出恶言。”

  她哼了一声,打算将当票给撕得稀烂,但却被他眼明手快的一把抢回去。

  她瞪视着他,“去你妈的大家闺秀。”

  他神色再次一震,“芷儿,我再跟你说一次,我不准你再口出秽言。”

  陆芷儿火大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对他比出中指。

  严拓天一楞,“这是什么意思?”

  “叫你去死!”她哼了哼。

  他的脸色一沉。

  看到他的表情,她的怒气跑了一大半,她记得这个神色,就是他想“修理”她的神情。

  她想也不想,撩起裙摆就要跳下椅子逃跑,但才移动半寸,人就被拉了回来。

  “你敢打我屁股试试看!听到没有,你若敢动我一下,”她一张嘴不停的喳呼着,“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我倒想看看,你如何让我生不如死。”严拓天冷冷一笑,将她压在自己的膝上,手掌用力的一落──

  她尖叫了声,“你这该死的狗屎,下十八层地狱都太便宜你了,你把我放开,我要宰了你。”

  听到她骂得更过分,他的手更是不留情的上上下下。

  上天真不公平,竟然让她到这个远古时代被人打屁股?!虽然柳靖亚那个同性恋不讨人喜欢,但至少他不会打她,相反的,柳靖亚是让她打好玩的;而来这里,什么都变了。

  想着想着,陆芷儿忍不住号啕大哭。

  她……哭了?!听到她的哭声,严拓天的手僵在半空中,轻轻的将她给翻了过来,仔细的看着她。

  实在不能说她哭得梨花带泪,楚楚可人,因为她一点都不淑女的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还当着他的面,把鼻涕甩在他的衣服上。

  “别这样。”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的眼泪可以弄得他心烦意乱,他皱眉说道:“我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

  “是吗?”她火大的用双眼指控他,“我都快被你打死了,你说没用力?我是你前世的仇人还是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说仇人也未免太严重了点吧?

  “你口出秽言──”

  “那又如何?我打出娘胎起也没人管我怎么说话。”

  “可是,这是严府。”

  “严府了不起啊!”她啐道:“大不了我现在就走人。”

  他拉住正打算起身的她,“别忘了,小石头已经把你当给我了。”

  说到这个她就火。“小石头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当我?你又是哪根葱姜蒜,凭什么买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