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你这该死的女人!”严拓天索性压在她身上,“若我严家绝子绝孙,我要你负责。”

  “关我什么事啊!我不过是踢了你‘小弟弟’一下而已,若真绝子绝孙也是你这个‘大哥哥’能力不足,与我何干?”

  “你──”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想要掐死一个女人,这个口无遮拦,连粗话都讲得理所当然的女人。

  “严爷?!”胡相安手足无措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两个人,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很多人看着你。”陆芷儿被他压在身下,她紧张的看着他,“你若杀了我,会吃上官司的。”

  四周早在他们吵闹之初就跑来一些围观的家丁婢女,现在可是越来越多了。

  “官司?!”

  “对。”她要自己理直气壮,“就是……要坐牢。”

  “若要坐,也是你坐。”严拓天一把便将她给拉了起来,不顾她意愿的扛着她就走。

  “你干么?”她猛捶着他的后背,这个该死的男人,一点都不懂得尊重女性,这样扛着她,她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他大手用力打着她的屁股,“不要乱动,不然掉下来我可不负责。”

  “去你的,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屁股!”陆芷儿火大的用力咬着他的背,巴不得要咬下他的一块肉似的,可是他的背好硬,咬不太下去。

  “你这个女人──”他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大剌刺的将她给扛进松涛馆。

  胡相安拉住了打算跟上去一探究竟的小石头。

  “芷儿姊姊……”

  “他们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他拍了拍他的头,“大人的事很复杂的,你别管。”

  须臾,松涛馆里又再次传来物品飞散碰撞的声音。

  门外的下人们都觉得奇怪,严拓天这个天之骄子要什幺女人没有,为何却偏偏独中意这个又泼辣又古怪的姑娘呢?

  面面见觑的众人在没有好戏看,又在胡相安的指示下,只好做鸟兽散,各人去做各人的事了。

  §第五章

  胡相安静静的站在严拓天身旁,方才他已派人去叫小石头来。

  严拓天俊美的脸庞上,有块不自然的黑紫,就在额头的地方,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胡相安在心中叹了口气,硬着头皮开口唤了声,“严爷。”

  “嗯?”

  “有一事我不知该问不该问?”

  “你已经开口了不是吗?”他淡淡的反问。

  他一楞,然后尴尬的笑着说:“其实是关于那位姓陆的姑娘……”

  提到陆芷儿的名字,可勾起了严拓天的注意,“芷儿如何?”

  “她毕竟是有夫之妇,”胡相安冒着可能惹火主子的风险开了口,“你就这么将她给留在你房里,实在──”

  “我做事自有分寸!”

  简短的一句话令胡相安闭上了嘴,他很明白主子一但下定决心,别人休想左右他的思绪半分。

  “严爷。”小石头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进来。

  这些天可说是他这一生过得最幸福的日子,有吃有穿还有得住,现在还可以读书识字,有了学问之后,他就可以出去工作赚钱了。

  “过来这里。”严拓天指示他站在书案面前。

  他听话的照做。

  “在严府习惯吗?”

  “习惯,府里的大哥大姊都对我很好。”小石头开心的说道。

  “那就好,”严拓天点了下头,“我今天找你来是有几件事。你已经不小了,可有打算将来要做什么?”

  他侧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赚钱!”他崇拜的看着他,“就像严爷一样赚很多银子,成为了不起的人。”

  严拓天淡淡一笑,有钱可不代表就会了不起。不过小石头可能还不懂这层道理。

  “你与芷儿的感情很好?”

  小石头点点头,“对啊!不过……她现在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

  听到他的话,严拓天放下手中的笔,靠在椅上,“怎么说?”

  “以前我都叫芷儿姊姊──安芸,她很内向,跟男人多说句话都会脸红个半天,可是现在……”他耸了耸肩。他想不要他说,严拓天自己也明白,毕竟他是最大的受害者,他的存在似乎总能引起陆芷儿血液里头的泼辣劲。

  “为什么会如此?”他觉得好奇。

  “不知道。”小石头老实的回答,“我们隔壁的苏大婶是说,芷儿姊姊的脑袋撞坏了。前一阵子,有个叫牛二的要轻薄她,她不要就被他打了一顿,差点连命都没有,等她醒了之后就变成这副样子了,还口口声声说,她不是什么陆安芸,她叫陆芷儿。从此之后,她就要我叫她芷儿姊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