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学写自己的名字啊?”她笑着问。

  他兴奋的点着头,“严爷说,只要我会写出自己的名字后,他便做主请个先生来教我读书。”

  “是吗?”她很怀疑,那个大色鬼哪会那么好心。

  “对啊,严爷对我很好。”小石头一提到严拓天就像把他当成神祇似的崇拜,“我以后也要变成像他那样厉害的人。”

  陆芷儿吐了吐舌头。厉害个鬼,第一次见面就像要把她当成上床的男人会是什么好东西?小石头别让他教坏了才是。

  这几日,她跟在严净柔身旁,那严拓天三不五时就上门去串门子,就连严净柔也被他的态度给搞胡涂了。

  严净柔方才还问她,愿不愿意到他房里服侍……开什么玩笑!她为什么要屈就自己去服侍男人?

  “想什么?”

  突然耳际传来的轻呼令她吓了一跳,她一个转头,正好对上严拓天美丽的双眸,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惊慌的退了一步。

  “怎么?”他看到她的反应,不由皱起了眉头,“像见鬼似的?”

  “你本来就是个鬼,不折不扣的色鬼!”她的声音不大,但却正好可以听进他耳朵里。

  “你──”

  “我什么都没说,若你听到什么,都是你听错了。”陆芷儿打断了他的话,打算来个打死不认。

  严拓天嘴角带笑的看着她,奇怪,她越是躲他,他越是想要得到她,他没见过像她那么奇特的姑娘,就算是她有夫君他也不在乎,纵使小人,他也一定要她专属于他一人。

  一旁的总管──胡相安不由看得傻了,跟在严拓天身旁多年,他还真没看过他如此轻松的一面,而且还对个姑娘表现出那么大的纵容。

  聪明的他立在一旁,静静看着事情的发展。

  “小石头。”严拓天将注意力从陆芷儿的身上拉开,低头看着小石头,“你会写自己的名字了吗?”

  他立刻点头,指着方才写字的沙地。

  严拓天见了,点了点头,“很好,明日你就到我的书斋来,我有事与你商讨。”

  “你要干么?”瞪着他,陆芷儿问。

  “你管我。”

  三个字令她楞了好一会儿。这个成熟的男人怎么会吐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三个字,这是她的专利才是。

  正想上前去向他理论的她,却被他突然吻上她唇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该死!竟然在她不察的情况底下偷吻她,她推着他的胸膛,正想破口大骂,却突然有个异物溜进了她的嘴里……

  他很有技巧的吻着她,吻得她脑袋空白,要不是他抱着她,她可能会瘫倒在地上。

  须臾,他的唇离开了她,她的美目与他的相视。

  这可糟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是不是该给他一巴掌呢?

  然而陆芷儿一向是个动作永远比脑筋快一步的人,所以在思考的当下,她已经挥出一巴掌──

  严拓天轻松自在的攫住了她的手。

  受制于他,又见到他一副偷香得逞的讨厌样,她气得踢他一脚,而且还快狠准的正中他的命根子。

  他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一招,闪避不及,被她偷袭到全身最脆弱的地方,他滑稽的抱着下体跪了下来,五官都挤在一起了。

  “活该!”她忍不住啐道:“下次再碰我,我就阉了你!真不知道你老爸老妈怎么生出你这么不要脸的孩子……”

  一旁的小石头瞪大了眼睛,看着陆芷儿对着快痛昏过去的严拓天张牙舞爪。

  至于胡相安则是傻了眼,一时之间呆楞在原地,被她的举动给吓傻了,这到底是哪来的泼辣女人啊?!

  “严爷,你没事吧?”他忙不迭的上前询问主子。

  等陆芷儿痛痛快快的骂尽了严拓天祖宗十八代后,小石头这才鼓起勇气,怯生生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干么啦?”她不悦的低头问道。

  他指了指原本是跪在地上,现在则已经躺在地上的严拓天,至于胡相安则一脸指控的瞪视着她。

  看到这个情况,原本挂在陆芷儿脸上的得意笑容缓缓消失。

  奇怪?照常理判断,他应该跳起来鬼吼鬼叫,或者把她给修理一顿才对,怎么会……动也不动一下?!

  她脑袋飞快的思索着,从古至今,她可有听过被踢到“小弟弟”而上天国报到的个案?

  应该没有才对!她迟疑走向前站在胡相安身旁,然后伸出小脚踢了踢严拓天。

  没有反应,这可糟了!她可不想杀了这个宇宙无敌大帅哥,她只是要教训他一下而已。

  她立刻蹲了下来,“严拓天,你不要装死!喂、喂!”

  没有反应。这下真完了!她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脸,却没料到才打一下,他竟然倏地张开一双死鱼眼,死命的瞪着她。

  他眼神中的杀戮使她吓得跌坐在地上。

  妈啊!她惹火了他,她非常肯定,陆芷儿连滚带爬的起身,也顾不得一脸无措的小石头,现在自个儿逃命要紧。

  可她才跨出一步,脚踝就被握住,她不察,硬是跌了个狗吃屎。

  去他的!她诅咒了声,她的鼻子肯定断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