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真是有趣极了,她竟然在古代遇上了娃娃,而且他还对她那么热情。她开心的伸出手紧紧攀着他,回吻着他,她觉得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一股又一股的热力催化着她所有的感官神经。

  他的手沿着她姣好的身躯上下移动着,她热情的反应使他有些讶异,她真的跟他以往所认识的女人不同。

  “你好美……”严拓天的手滑过她的脸庞,看着她因激情而泛着红晕的容颜,“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她的脑子慢半拍的接收他话中的意思,久久……

  “你是什么意思?”陆芷儿双眼微眯,眼底闪过一丝警告。

  “当我的女人,”他重复了一次,“我要你成为我严拓天的女人。”

  她立刻伸手覆住了他的,阻止它在她身上放肆的蠢动。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娶我?”

  严拓天困惑的看着她,“你是在跟我要名分?”

  这个自傲的口气使她的脸色一沉,退了一步。“你不娶我,却要我成为你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你在严府的工作就是服侍我。”他大手伸向她,想把她再次拉回自己的怀里。

  这是哪来混帐男人,她的双眼冒出火花,躲过了他的手。没想到她陆芷儿到了这个落后的年代,还要沦为当人家情妇的下场。

  这严拓天真是该死!

  在严拓天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就看到一只摆在几上的前朝古董花瓶朝他迎面飞来,他机灵的一闪,随后破碎声响起。

  “你做──”

  他还话没说完,又是另一只花瓶,然后一下子,他的房里物品四散,陆芷儿疯狂的拿东西往他身上砸。

  若他之前不知道自己惹了个泼辣的女人,现在他也该看清楚了。

  “陆芷儿,立刻把东西放下,”严拓天愕然的看着她使劲全力抬起一张木椅朝他丢来,他身子倏地一闪,“你会伤了你自己。”

  “先管好你自己吧!你这个大色鬼。”

  大色鬼?!他有些意外自己竟然会被她这么叫唤。

  她用力的推着铜镜。

  她不是想把铜镜给拆了吧?!就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时,砰地一声,陆芷儿给了他答案。

  “你这该死的女人!”他也动了肝火,几个大步上前要抓她。

  但她灵巧的闪过他的手,只要是能拿能丢的,她全都抓了往他身上甩。

  两人一追一躲,弄得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严拓天带一名陌生女子回府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进了他的胞姊,当今受封为丽贵妃的严净柔耳里。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听完太监来报,眉头不由微皱。

  太监退到一旁没有答话,严净柔坐着想了好一会儿。这严府自从拓天当家之后发展得极好,但这也不代表他可以乱来啊!

  她原本打算等今夜用膳时再向弟弟询问,但最后还是沉不住气的站起身,准备去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她才走近严拓天所住的松涛馆,便听到里头传来物体碰撞和女子的尖声吼叫……

  “这……”一时之间,她感到莫名其妙。

  就见一群下人也围在松涛馆外,个个面面相觑,就是没一个人敢进去瞧瞧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怎么着?”

  “娘娘!”一看到严净柔,众人连忙跪下。

  “起来吧。”她将目光移向紧闭的房门,“严爷呢?”

  “在里头。”一位婢女向前代表发言。“还有一位严爷带回来的姑娘。”

  就在此刻,屋里又传来物品破碎的震天巨响,而这次在女子吼叫声中,夹了句男人的诅咒声。

  严净柔怕里头发生惨案,立刻下令,“把门打开!”

  她话是说了,但就是没有人敢动,谁都知道严拓天是个严厉的人,没人敢去惹恼他。

  “还不把门给打开!”严净柔对着自己的贴身宫女说。

  “是。”小翠不敢迟疑,连忙将门推开。

  一个花瓶突然朝她飞来,她惊呼了一声,连忙一闪,就见花瓶落地应声碎裂散落在回廊上。

  “这……”严净柔哑口无言的看着地上的碎片,然后她神色一敛,走了进去。

  就见里头如同打仗似的乱成了一团。

  “娘娘,这里危险,你先出去。”严拓天有些狼狈的推了下她,“小心伤了自己。”

  “你在做什么?”这是他一向威风飒飒的弟弟吗?她不禁傻眼。

  “没事。”他没有多解释,又推了她一把。

  “拓天!”她难得硬了口气。

  严拓天还来不及说些什么,陆芷儿就拿着一个砚台跑了出来,这房里能丢能甩的都给她给丢尽甩尽,就剩这个砚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