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忍不住一笑,将小石头往前推了一步,“你指望我这个小老公养我吗?”

  严拓天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小孩,“这是你老……”察觉自己差点跟她一样胡言乱语,他连忙改正,“夫君?”

  她点头,自嘲的一翻白眼,“对啊,这小石头就是我的夫君,连你也觉得我老牛吃嫩草对不对?”

  老牛吃嫩草,这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遣辞古怪极了。看着她生动的表情,严拓天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好一会儿。

  听着从她嘴中吐出的字眼儿,他真的很想放声大笑,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淡淡的一个点头,“好!”

  “好什么?”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要工作,我给你。”

  简短的回答令陆芷儿雀跃不已。

  一旁的朱楚楚脸色大变,她拉着严拓天,“严爷,你怎么可以随便就收了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进府,更何况她还是个有夫之妇。”

  “喂!”竟然一直针对她,真是过分!陆芷儿硬是挤进两人之间,不善的说:“你是姓朱,不是猪,怎么会说我来路不明,我已经说了,我叫陆芷儿。至于有夫之妇,谁规定有老公的女人不能出去工作?那如果我找个老公‘呒讨叹’,我不就得等死啊!”

  朱楚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到底是哪来的怪女人,讲话怎么……她听不太懂?

  “呒讨叹?!”

  “就是不工作喽!没想到你真是只猪。”

  “你──严爷!”朱楚楚一脸的愕然,然后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挤出眼泪,想要博取同情。

  “要哭回家去哭!”她那点小把戏看在陆芷儿眼里简直是贻笑大方。

  “你──”

  “你什么你,还不走!”陆芷儿打断了她的话。

  朱楚楚就这么僵在原地,她的目光穿梭在严拓天和陆芷儿之间,严拓天的沉默宣判了这一局的胜负。

  她一个跺脚,掩面跑回轿子里。

  “你未婚妻跑了。”陆芷儿的口气有些幸灾乐祸。

  “无所谓。”简短的三个字,证明了骄纵的朱楚楚在他心目中可有可无的地位。

  竟然人家未婚夫都说无所谓,那就更不关她陆芷儿的事了。

  “你会做什么?”严拓天不顾众目睽睽,径自拉起了她的手,还用眼神示意跟在他身旁的总管照料小石头。

  “什么都不会。”看着他明亮的双眸,她老实回答。

  他有些意外她的答案。

  “不过我愿意学,”怕他反悔,她连忙补上一句,“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给了她若有所思的一瞥,“这是你说的?”

  “君子一言,驷──”

  严拓天一笑,没等她把话给说完,不顾她惊慌的神色,径自将她给带上马,两人一马逐渐远离。

  朱楚楚在轿子里看着他们离去气得直跳脚,众人的指指点点更令她颜面尽失。这涸仇她记住了,总有一天她会跟严拓天和那个姓陆的狐狸精讨回来。

  §第四章

  “哇塞,这就是古时候的有钱人!”一进入严府,陆芷儿就好奇的东摸西摸,什么小东西都可以勾起她的兴趣。

  她跟着严拓天穿过雕梁画栋的雄伟建筑,一路上嘴里不住赞叹。

  “喂!你别走那么快,我想看看这里的环境。”

  严拓天瞄了她一眼,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似的,脚步丝毫没有放慢,发现她有意拖慢他的步伐,他索性伸手揽住她的腰际,微微一抬,下一刻,她双脚几乎是悬空的被他给抱着走。

  更没想到他的力气那么大!她瞪了他一眼,没想到他那么小气,也不让她多参观一会,反倒一副急着带她上哪去安排工作的样子。

  她被带进一间气派的房里,严拓天反身将门关上后才放开了她。

  陆芷儿有些不快的将双手给背在身后。

  “说吧,你要我做些什么?”她看多了不让人占一丝便宜的有钱人,只是没想到严拓天也是其一。

  严拓天打量着她,奇怪她对他的碰触怎么一点都不觉得不妥。

  “那小鬼真是你夫君?”

  她侧着头,考虑了一会儿,“应该算是吧。”

  “这是什么答案?”

  “因为他说他是,他就是喽!”

  他不解的看着她,站定在她面前,“把话给说清楚。”

  她叹了口气,若老实跟他说的话,他可能会以为她是个疯子。她抬起头看着他,蓦然发现他耳朵下方有个月形胎记。

  这个胎记牵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一个记忆……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抚向他,记得她的娃娃也有一个同样的胎记。

  她出神的用手指划过熟悉的形状,以前她最喜欢揪着他的耳朵玩,惹得他满脸通红,但是……她的目光移向了严拓天的双眼,就见他也专注的直视着她。他的个性跟娃娃也差太多了吧?!

  娃娃很温柔胆小的……

  看着她困惑的美丽神情,严拓天忍不住低下头,印上她嫣红的唇瓣。

  他的舌窜入了她的口中与她交缠,她呆楞了一下,对事情的转变有些讶异。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