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谢谢。”他有礼的回了声。

  “不客气,”她对他挥了挥手,“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她清丽的脸庞上有着晶亮双眸,神采飞扬的模样令他几乎移不开眼,她身上有股媚人的特质,但至于是什么,他却又说不上来。

  不远处的朱楚楚见状,连忙赶了过来。

  “哪来的贱民!”人未到,她刻薄的话便传进两人的耳里。

  严拓天看着陆芷儿的双眸里凝聚了寒气。他的神色一敛,双手抱胸,微退了一步。

  “我在问你话,怎么不答腔?”朱楚楚高傲的站定在陆芷儿面前质问着,“你是哑了吗?”

  “你才瞎了哩。”她啐了句。

  朱楚楚一楞,指着她,“你……你说什么?”

  “搞了半天,你还聋了啊!”陆芷儿冷冷一笑,“长得还不错,竟然又瞎又聋,真是可怜。”

  朱楚楚闻言,杏眼圆睁。从小到大,她哪有受过这样的对待,这个不知从哪来的寒碜女子,竟然当众给她难堪?!

  她扬起手,正要挥下之际,却被严拓天给拦住。

  “严爷?!”她有些错愕。

  他一脸的冷硬,“大庭广众,别失了你朱大小姐的身分。”

  朱楚楚正想说些什么,陆芷儿又笑了出来,看来这个严拓天真的讨厌这个未婚妻。

  “笑什么?!”朱楚楚火大的问:“你是谁?”

  “陆芷儿。”她简短的报上名字。“你又是谁?”

  “我……”朱楚楚气忿的瞪着她,又巴上了严拓天,“严爷,你看看这个刁民竟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们同样都是平民百姓,你别左一句贱民右一句刁民的。”严拓天将她的手给拉开。

  “可是咱们严府可出了位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是贵妃娘娘,”他不耐烦的指正,“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商贾。”

  白痴都看得出他现在是站在谁那一边,陆芷儿听了,乐不可支。

  听到她的笑声,朱楚楚气忿得一个跺脚,“你是哪来的不三不四女人,看看你的头发绑成什么样子?”

  陆芷儿摸了摸自己的辫子,老实说,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几乎至腰的长发,只好随便扎个辫子,要不是怕出门被当成疯子,她根本就不想理会。

  “我看挺好的。”严拓天冷淡的应了句。

  朱楚楚可没料到自己未来的夫君,竟然敢在她面前明白表示对别的女人的好感,这真是……她忍不住又一个跺脚。

  “你脚不舒服吗?”陆芷儿耻笑的看着她问。

  她闻言脸色潮红,要不是碍于严拓天,她早一巴掌挥过去了,顺便叫家丁教训她一顿。

  陆芷儿的嘴一撇,看着她的手死命巴在严拓天的手臂上,不由眉头微皱,她牵起了小石头,“走吧!没好戏看了。”

  “你等等。”严拓天叫住了她。

  她微转过身,“干么?”

  “你是哪家的姑娘?”

  她眼睛转啊转,“我是石家的媳妇。”

  媳妇?!他的脸色微变,“你已许人?”

  “是又如何?”她俏皮的回道。

  严拓天审视着她,她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实在令人摸不清她说的到底是真抑或假,这样的女人……有趣!

  “在下严拓天。”

  陆芷儿眨了眨眼,“陆芷儿。你叫住我有事吗?”

  直截了当的口气令他差点失笑,“没什么,只是严某从没看过像你这样的姑娘。”他一向严峻的神情底下出现一丝的轻松自在。

  甩了甩辫子,她反问:“是因为这头怪发吗?”

  严拓天没有回答,只是浅笑。

  “芷儿姊姊。”小石头拉了拉她的手,“我们可以走了吗?”小孩子不懂潜藏在大人眼神底下流转的诡异,只在乎自己的肚皮,“我肚子好饿。”

  闻言,她才想起两人从早上起来都还未进食。

  “好,我们去找吃的。”她也不迟疑,牵着他的手就走。

  这个叫严拓天的帅是很帅,但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他长得帅也不能使她填饱肚子……等等!

  她方才听苏大婶说,他有个当贵妃的姊姊,而且还富甲一方……

  “喂,严拓天!”突然,她的脚跟一转,走回他面前,连名带姓的喊着他。

  她唐突的态度令众人错愕,但似乎并没有惹恼严拓天。

  “有事?”他微笑的问。

  “你可以给我份工作吗?”她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

  “工作?”

  “对。”她点头,“我极需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老公。”

  “老公?!”他不解的重复。

  “就是夫君。”她没好气的解释。

  “你的夫君?!”他的眼神一冷,“他不养你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