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走吧,小石头。”她对自己的小老公侧了下头,举步离开,她可没空看戏。

  “可是我想看。”小石头的脚不愿移动,他好奇的拉长了颈子,轿子已经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有什么好看的?”她皱起了眉头,但见他看得正兴起,她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一个穿着上等丝绸黄衫的妙龄女子,仪态万千的下了轿,长得是不错,但就那副高傲的模样让人看了讨厌。

  几乎在第一眼,陆芷儿就决定自己不会喜欢这个人,她在那女子的眼神流转之中看到了她对围观人群的鄙夷。

  “真是的!”朱楚楚看着周遭,柳眉一蹙,“怎么这么多闲杂人等?”

  “因为小姐临时说要来上香,来不及赶人。”在一旁的婢女明珠忙不迭的安抚,“可是庙里已经没人了。”

  “这就好。”她嘴一撇,她是金枝玉叶,可不想跟这些个下等人靠得那么近。

  “怎么严爷还没来吗?”

  她在今早已经派人送帖到严府,请未来的夫君一起上这来拜观音。

  “这……”明珠也不是很明白,只知道派去送帖的小厮说,严爷不是很高兴小姐的唐突邀约。

  她正在思索该怎么跟自己的刁蛮小姐说时,突然马蹄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一黑一灰的骏马由远而近踏来,最后停在不远处,黑马上的男人俐落的下马,然后将缰绳丢给灰马上的男人,走向他们。

  朱楚楚见了,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迎了上去,“严爷!”

  严拓天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因为那回乡省亲、现下住在家里的姊姊硬要他赴这个约,他才懒得来。

  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自越过她身边,走向庙门。

  朱楚楚看着他的背影,脸色一变,她可是洛阳第一大美人上严拓天竟然视她于无物?!

  站在人群中的陆芷儿忍不住轻笑出声。

  这个叫严爷的男人很好看,就连她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看尽各国帅哥的人都不得不极力称赞他,带着三分傲气的俊美面容和颀长挺硕的体魄,在在都充满着独特的男性魅力。

  而且,他还有点眼熟,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时候看过他?不过怎么有可能!他与她生存的年代差了那么远,她怎么会跟他见过面?不过他真的好像……

  耳边传来一名女子的悦耳笑声,严拓天停下了脚步,侧了下头,但笑声却消失了,他还来不及寻找,就被身后赶来的人撞了一下。

  “严爷!”看他停下脚步,朱楚楚以为是他慢半拍的想起了还有她这号人物,所以连忙黏上去。

  她婀娜的玉体几乎要挂到他身上去了。

  严拓天觉得厌恶的推开了她。

  真不知道他死去的爹是哪根筋不对,竟然跟他许了这么一门亲事,这个朱楚楚看起来是不错,但每次见到他就如同个花痴似的,令人受不了。

  朱楚楚踉跄了下,面子再次觉得挂不住。

  “小姐!”明珠连忙扶住她。

  看到这一幕,陆芷儿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次笑得更大声。

  一旁的苏大婶连忙拉拉她,不管是朱家或严家,都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惹不起的。

  “干么?”她不解的看着她。

  苏大婶用食指比了个噤口的手势。

  陆芷儿才不理会,因为这很好笑啊!对她而言,这就好像是在看古装剧一样,那个朱家大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那个帅哥根本就懒得理她,自己还拚了命的黏上去,简直是自讨没趣。

  “你不觉得很好笑吗?”指着走近庙门的两人,她问。

  苏大婶脸色惨白的摇着头。

  陆芷儿嘴角带笑,不过这下,她才注意到四周没人在笑,除了自己以外──一察觉气氛不对,她的笑容立刻隐去。

  她吐了吐舌头又搔了搔头,在这个陌生的朝代里,似乎很多事是禁忌。

  突然间,原本站在她面前的人们自动退开来,让出了一条路。

  就在她纳闷的当头,严拓夫竟然走向了她──

  他越走近,她便越觉得他好看,俊逸的脸庞像是会勾人魂魄似的,这人若活在二十一世纪,不做偶像真是浪费了。

  严拓天直视着这个陌生女子的双眸,就见她也无惧的回视着他,他心中暗暗一惊,自他懂事以来还没有一个女人,甚至男人敢如此无惧的看着他,他打量着她,这可有趣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就见她抬起头,依然直视着他。

  不自觉的,他的嘴角勾起一道弧线。

  看到他似笑非笑的唇角,陆芷儿不由一呆,真是帅毙了!

  “哇靠!你真的帅呆了。”不经思索,她脱口而出,而且他长得好像她的娃娃喔!

  严拓天侧头打量着她,他不是很懂什么是“哇靠”不过他肯定她口气中有着对他的称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