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好痛!

  陆芷儿的眼睛还未睁开,从身上各处传来的莫名强烈疼痛使她猛然皱眉。此时,她听到周遭有着细微的啜泣声。

  是谁?

  谁在哭?

  她想要张开眼睛,但却发现自己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然后她脑海中闪过惊险的一幕──原本她在丢东西,却没想到那么刚好小抱枕丢中放在柜子上头的宋朝瓷瓶。

  开玩笑,那是爸妈生前的最爱,若让她给毁了,他们半夜不回来找她“聊聊”才怪!所以她有惊无险的在瓷瓶落地前抢救到它,但却没留意到摆在花瓶旁亦跟着直坠而下的一把剑,然后剑锋就直挺挺的刺进了她的肩头。

  听说那是把明朝的古董剑,她一向不喜欢。十岁那年,在庙前遇上了那位奇怪的大哥哥之后,她就对刀剑这一类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

  加上最后父母真的因飞机失事死亡,她便真的相信有些事冥冥中似有定数,所以便把家中的利器几乎都丢了,除了这把剑,因为她怕死去的爸妈不开心。不过若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她就把它卖给收“坏铜旧射”的了……

  身上的疼痛让陆芷儿痛呼了声,她睁开了眼。

  入目的景象是全然的陌生,她坐起身喘了口气,听到声音,坐在床边的男孩倏地跳了起来。

  她转过头,困惑的瞪着吓得瞪大双眼的他。

  “你怎么穿得那么奇怪?”她不解的问,一身粗布衣裳,头上还绑了个髻?“这是现在流行的吗?”

  他骨碌碌的眼睛转啊转,然后嘴一撇,放声大哭之余,竟然在下一刻冲进她怀里。“安芸姊姊!”

  陆芷儿被他突来其来的举动吓了好大一跳。

  “你在做什么啊?”她不客气将他给推开了点,“你是谁啊?”

  男孩一楞,哭得更是凄惨。

  “喂,你别哭啊!”她雏起了眉头,他撞得她好痛,“我有话要问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

  “安芸姊姊,我是小石头啊!”

  小石头?!

  什么样的父母会给自己的小孩取这么怪的名字?她打量着骨瘦如柴的他,看来他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

  “隔壁村的牛二说要娶你做填房,你不要,被他打了一顿后就昏死了过去,刚才苏大婶说,你已经没气儿了,要我帮你办后事。”

  什么牛二?什么苏大婶?她根本没有印象;填房?好像远古时代的人类才会用的辞汇。

  就在陆芷儿思索的当头,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香烛纸钱。

  “苏大婶!”小石头一见到来人,兴奋的喊道:“安芸姊姊没有死,你看,她活过来了。”

  苏大婶看到坐着的陆芷儿错愕得嘴巴大张,香烛纸钱也散落了一地。她方才很确定她已经没气了,怎么现在……

  她连忙走向前,左右打量着她,待确定她无恙后,才露出笑容。

  谢天谢地,原本她还担心小石头以后没人照料了,现在可好,陆安芸没死。

  “安芸,你没事就好,”苏大婶的口气满是欣慰,“小石头可守在你身旁好几天了。”

  他们是谁?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们还叫她安芸?!这苏大婶的穿着也很怪,活像古时候的人。

  “我不叫什么安芸,我叫陆芷儿。”她义正辞严的指正,“这里是哪里?”

  苏大婶不解的看着她,以为她在开玩笑。

  “我问你,这里是哪里?”皱着眉,陆芷儿的口气加了些许冷硬。

  “洛阳。”苏大婶没想到一个柔弱的姑娘怎么一觉醒来像变了个人似的,凶巴巴得令人不敢靠近。

  “洛阳?!”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她在书本上念过,可是“哪个洛阳?”她想问得更仔细。

  眨了眨眼,苏大婶困惑的想着,她该不会被牛二那个恶人打坏脑子了吧?

  “安芸,你没事吧?”她担心的问,她是很想替安芸请大夫,但她家也是一穷二白的,实在没有多余的钱请大夫上门看诊,但看安芸这个样子……

  “我没事。”除了身体有点痛外,她应该是还好。“你还没回答我呢,这是哪个洛阳?”

  “明朝洛阳。”

  “明朝洛阳?!”陆芷儿忍不住大笑,“这个玩笑好,快去把柳家那两个老家伙叫来,叫他们别耍花样了。”

  想半天,一定是柳家那两个狠心的老鬼搞出来的花样,她若这么被骗,她就不叫陆芷儿!

  柳家老家伙?!苏大婶跟小石头不由面面相觑,这方圆百里内可没有一户人家是姓柳的。

  突地,小石头再次放声大哭,“怎么办?安芸姊姊疯了!”

  苏大婶一边安抚的拍着他的背,一边急道:“这可不成,我去找大夫来看看你,瞧你这模样可疯得厉害啊!”

  “我才没疯,疯的是你们!”听他们左一句她疯了,右一句她疯了,陆芷儿气得七窍生烟,将盖在身上的被子一掀,双脚踏地,光裸的小脚却使她一楞……

  顾不得身体的痛处和后头两人的叫唤,她突然冲了出去,放眼望去的景象是全然的陌生。

  来往的人除了穿着古装还是古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到了中影文化城吗?她迷惑的看着四周。

  她在作梦,一定是在作梦!她猛然一个抬手,甩了自己一巴掌。

  好痛!捂着脸,她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不是作梦!但这该死的是哪里?真是洛阳、真是明朝!

  不可能!她已经够倒楣了,父母死了,得到的遗产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别人花个精光;嫁了个同性恋老公,不爱女人,只爱男人,所以碰都不碰她一下;最惨的是他们还打算把她卖给别人以换取利益!不过现在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