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典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闪躲不及,被她踢中了肚子,他捂着肚子,冒着冷汗。

  “你该死!”她一点都不秀气的踩着他的肚子,“他妈的要我去给别人当情妇?!再怎么样,我身分证的配偶栏写的可是你柳靖亚的名字,你现在竟然要把妻子当物品给送给别人?你还是不是人啊!”越说越气,她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

  柔弱的柳靖亚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虽然个头比她还高,但他根本就怕死她了。

  他们两个小时候就认识,在陆芷儿十五岁那年,她的父母双亡,她被带来柳家那一刻起,他爸妈就告诉他,这人是他未来的妻子。

  可当年十九岁的他,很肯定自己的性向,他压根就不喜欢女人,虽然身为男儿身,但他爱的可是男人。

  而就在有一个晚上,他正在房里跟当时的男友打得火热时,陆芷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还大剌刺的站在床旁看着他们上演“妖精打架”,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不过她的反应倒也令他意外,她平心静气的接受了他是个同性恋的事实,还很义气的替他瞒了下来。

  然后,在她二十岁那年,他们结婚了,她依然让他到外头去交男朋友,且一概替他隐瞒。

  老实说,他真的觉得很愧对她,所以当爸妈把脑筋动到她头上时,他也是百般不愿意,可是没办法──他们逼着他来讲,而他除了怕芷儿外,也很怕他们,所以……他的视线心虚的躲着她。

  陆芷儿死命的瞪着他,她称不上爱他,但也不讨厌。嫁给他,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早在十岁那年,她最喜欢的“娃娃”离开之后,她就知道,以后不管跟谁在一起,她都不会快乐。

  而柳靖亚有着跟娃娃一样的软弱个性,就如同她有印象以来,一直存在着保护娃娃的念头一样,她想保护他,但他们毕竟还是两个不一样的人,很快的,她便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娃娃是个很漂亮的小男生,有着白嫩嫩的皮肤,美丽的大眼睛,讲话轻声细语,这使得他常常被人欺负,而她便负起了保护他的工作,她的名言是──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负娃娃,除了她以外。

  但没想到,漂亮的娃娃走了,听说是他妈妈再嫁,嫁到了很远的地方,而他跟着一起去。从那天之后,她的心好像就缺了一个角,虽然那时她只有十二岁,可她明白,自己真的很喜欢他。

  最后,她嫁给看来同样需要她保护的柳靖亚,但事实证明了自己又错了,但这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困扰,她一样上学,做个普通的学生;跟柳靖亚则过著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反正他们的婚姻虽是你情我愿,但却不是彼此相爱,所以这样疏远的相处模式倒是让她觉得自在极了。

  除了……她的目光闪过狂怒,她是单纯不解人事,但可不代表这与笨蛋划上了等号!

  “芷儿,你不要生气,这是我爸妈的意思。”

  “你爸妈的意思?!”陆芷儿火大的重复一次,“我是你老婆,你爸妈要把我卖给别人,你不会说话吗?”

  “我……”柳靖亚像是要说什么,最后却叹了口气。“其实也不算是卖,顶多是……”

  “是什么?”她瞪着他问。

  他戒慎恐惧的吞了口口水,“你就当只是寄放在别人家里几天,过几天就可以回来了。”

  “寄放?!”她更想一刀宰了他,“你他妈的真把我陆芷儿当成东西啊!”

  “不是啊!”他忙不迭的摇着手,“你误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反正就各取所需嘛!”

  各取所需?!她可不认为她是从中得利者,说实话,她是一点好处也沾不到,还要像妓女一样的去卖。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还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陆芷儿握紧拳头,正打算把他揍一顿,但一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她一个跺脚,“阿亚,我替你保守秘密多年,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你胆敢把我……套句你刚才说的话,寄放到他人家的话,我们就走着瞧!”

  “芷儿!”柳靖亚看着她坚决的态度都快哭出来了,“可是若你不帮忙的话,我们柳家就完了。”

  “完了就完了,关我什么事!”她忍不住啐道。

  当初她嫁进柳家时可带来一笔为数不少的嫁妆,是死去的父母留下的遗产,而她竟笨得相信柳氏夫妇,将所有的金钱都交给他们处理。

  不过人倒楣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们在瞒着她的情况底下花尽了她的钱,竟然还救不了兵败如山倒的事业,最后落得将要被收购的地步。

  偏偏走到这步田地,这柳氏夫妇竟然还不死心,吃人不吐骨头的将脑筋给动到她头上来,就因为这次收购柳家事业的外国集团副总裁亲自前来,所以他们就异想天开的要送上她做为谈判的交易。

  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又把她当什么?不惜把她给卖给副总裁做牛做马,只求留得柳家事业吗?

  真是王八蛋!她在心中诅咒着。要卖他们去卖,他们以为她会乖乖听话?那才有鬼,真是混帐!

  “你给我滚出去!”她拉起了他,指着大门,“回去告诉你家的老头,要卖可以──去卖你老妈!”

  听到她的话,柳靖亚不由傻眼。奇怪,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泼妇?

  门才关上,屋内立刻传来疯狂的物品碰撞声,想来陆芷儿正在摔东西泄忿,这个时候,他还是走人的好。

  一这么想,他立刻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啊!”

  突然从屋内传出一声尖叫,使他停住脚步,他的心一惊,连忙冲了回去,狂击着门。

  “芷儿,你开开们啊!”

  没有回应,柳靖亚连忙绕到一旁,经过窗户时不经意的一瞥,不由一楞,陆芷儿的肩上竟插了把剑,倒在血泊之中,而鲜红的液体还不停的从她肩上冒出来。

  他吓得慌了手脚,只好打破窗户,进去救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