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老龙王紧张地看着被七世制住的儿子,客气地说:“妖王大驾光临,我龙宫蓬苹生辉,小儿得罪王驾之处还请恕罪,是我这做父亲的教导无万。”

  “龙王毕竟是龙王,比你这个蠢材儿子会说话。”七世盯着对方,手指并没有从龙溟的后背移开,“但是你儿子身为仙界一员,就可以滥杀无辜吗?”

  老龙王愣住,“妖王此话何意?”

  “或许你该直接问问三太子殿下——为何要杀了凤朝宫中名叫小禅的婢女?又为何要指使妖族中人咐身凤朝两位妃嫔身上,攻击玉真公主?他以为假手妖精做坏事,就能把这一盆盆脏水嘟泼到我身上?纵然天宫仙界会包庇他这些恶举,我也不会再容他!”

  老龙王越听越震惊、越听越生气,不禁喝问自己儿子,“龙溟!你真的做了这些一事吗?”

  龙溟僵着脖子说:“空口无凭,父王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是妖王,管束妖界不力,怎么反而怪到我头上?”

  老龙王瞪着他,“事到如今,你还逞口舌之快?若非你做下这一件件骇人听闻之事,妖王何必与咱们为难?我有你这个儿子真是快要气死了!”

  看向被七世抱在怀中的玉真,他又道:“这位姑娘受了重伤?如果不赶快医治,只怕有性命之卖,若妖王不嫌弃,我龙宫中有珍稀药材无数——”

  “不必!”七世断然拒绝。他知道玉真已经拖不了太久,他必须要赶快想办法救她,而龙溟的碍手碍脚让他恨不得立刻杀了对方以绝后患,只是不巧老龙王突然来了,如果他杀了龙溟,势必要和老龙王再来一场殊死之战,他怕玉真无法等到另一场战役的结束。

  于是,他沉着脸说:“我今日有事要办,贵族这位三太子的性命就暂对先在你手中保管。倘若玉真回天乏术,我自会和龙宫算总帐!”

  说完,他一掌拍在龙溟的后背上,龙溟负痛叫出声来,翻身倒地,无力施展法术,一下子现出原形。

  老龙王抢身上前,把儿子的龙身抱在怀中,又是痛惜又是生气,“为何你就不肯听我的话?招来如此祸事?”

  “父王……我、我疼……”龙溟痛苦地在父亲怀中扭曲着。

  老龙王双眼鼓如铜铃,“既然妖王到我龙宫闹事,还打伤了你,我自然不会任人宰割。我这就到天庭那里去参他一本,让天帝恶治他!”

  “很热……体内像有火在烧……”玉真接紧七世,不断地呻吟。

  七世望着那火烫通红的小脸,知道这是他的妖灵已在她体内开始触化。如果他没有办法救她,最坏的情况不是他死,而是她变成妖,而他失去了妖力,再无能力保护她。

  他以移形换影之术将他们从东海海底一下子带到千里之外的雪峰,这里常年积雪,寒冷刺骨,不是常人可以待的地方,但只有这里的极冷,才能廷缓妖灵在她体内的教化速度。

  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来救她?此时此刻,他也茫然无措了。

  他抱着她坐在雪峰之巅,四周皆是茫茫的白色,好像她的上一世第一次与他相见时的情景,只不过那时的白色来自皎洁的月——

  那一夜,他在月光下拚命汲取着月之精华,眼看自己一双翅膝渐渐开始变化,变短、变粗,就要变成人形的手臂……突然间,一片乌云遮过来,立即将所有的月光掩住,他悲愤得仰天长啸。

  他用了比别的妖精更百倍的努力,才能在修行不到千年就变成人身,偏偏这片乌云一降临,便将他一切努力化为乌有。

  接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落在他面前,那是他听到过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练功了?”

  他望着她,愣住了,不是因为她忽然出现而且竞对着一只老鹰说话,也不是因为她居然知道他在山峰上修炼的企图,而是因为他认出了她——那个已经和他有过几世残缘的她。

  在她的上一世,她是只雪白可爱的白兔,他是只血气方刚的雄鹰,他在狩猎时抓到她,因从她双眼中认出了彼此的前世缘分,而没把她当作一般的猎物吃掉。

  而后奇特的是,他这只老鹰成为她的保护神,每当她遇到危险,都是他挺身而出救了她。无论是其他的鹰族还是走兽,他都会在她遇险的时刻奋不顾身地拚上去与对方厮打,常常弄得自已逼体鳞伤。

  后来她这小白兔似是终于明白了他的爱护之清,见到他时不再躲避,反而会很亲近地跑过来,蹲在他的翅膀下安然入睡。

  直到有一天,一个猎入闯入他的领地,在他去搜寻其他猎物的对候一箭射来,将她射死。当他发现险情奔回来零磨猎人的双眼时,她已返魂无术。

  这是他们的第五世缘,依然是悲剧结尾,但并不是最终的结局。

  就在他蹲在她的尸体旁,欲哭无泪的吗叫对,一个仙人忽然出现在他们身旁。

  仙人将她抱起,怜惜地说:“多可爱的小兔子啊,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嫦哦那里正好还缺个司云使者,她岂不是最合适的?”说着仙人在她伤口处用手一抹,她立刻活瑞乱跳地跳下仙人的双臂,在地上幻化成一名娇俏可人的少女。

  仙人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愿意和我去天宫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