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那她几时回来?没了她,我会很不方便——”玉真小心试探询问。小妖的下场该不会因为保护她不力,被他处决了吧?

  “只怕她……时半会都回不来了。”他只能如此回答。“我会再调拨宫里的其他人手给你。”

  “你!难道妖的生命就不是命吗?或许在你的眼中,人与妖的生命都是不值一提?”从他的语气中,她几乎可以断定那个曾保护她的小妖已不在这个世上了。即使小妖先前取代了对她来说亲如手足的小禅,她心中依旧感激对方屡次挺身而出救护她,如果对方真的死了,她同样会伤心难过的。

  “凤鹏举、湘妃、小禅……自你来到这里之后,已经有这么多人死了!七世,如果这场风波与我有关,你何不从我下手?无论你要做什么,我任你处置,这还不够吗?”

  七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抓紧她的手臂,每一个字都像硬生生从击缝间吐出来。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是谁、为何而来,更不懂我做的这一切是为什么,但即使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权指贵我。记住,我是唯一可以保护你的人。”

  他托起她的脸,再一次吻住她的唇,双唇炽热得像是燃烧的绝望。越等下去,他越觉得自己离目标越远,却已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此时城中万籁俱寂,七世站在护城河边,河水在夜色下泛着粼粼的黑色波光。

  他专注盯着河水中心,双手在胸前一拍,河水霎时开始旋转,一个巨大的漩涡逐渐形成。

  他冷笑一声,“你自命龙族贵育,也不过是个藏头缩尾的鼠辈,有胆子就出来见我!”

  轰隆隆的水声自河底响起,一道银色光影骤然破水而出,化作人身落在七世面前。那是个身着银色龙袍的青年,外貌俊秀,气质菜鹜不驯,双眉之中有个红点隐隐发亮。

  “妖王……想不到这些年不见,你居然已摇身一变成为妖王了?”青年负手而立,面对着他,一脸蔑视的神情。“当年你只是靠拽着女人衣角才能到天庭偷看一眼的小妖,我还当一直阻止我带走司云的人会是谁……怎么?当年你配不上她,还违累她被眨凡间受苦,现在依旧执迷不悟,你以为妖和神仙结缘配吗?配做神仙的对手吗?”

  七世冷笑着,“你错了,仙也好、妖也罢,没有配或不配的说法,起码你这条小龙没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个字。龙,不过是蛇修行之后的异类变种,就因早了几千年进阶仙玻,你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说穿了,你也是个妖而已。天帝封了龙族,你们才能勉强叫做“仙”,但在我眼中,这个

  “仙”一文不值。”

  青年眉梢一挑,“听听你现在的口气,真的是很大,可恕我不给你这个面子,妖王,你若是真的神通广大、修行精深,请问你为何不能修成人形,还要借宿在人身才有和我平视说话的机会?若不是这个凤鹏举倒霉,被你打散了魂魄,你现在还不是一只惶惶度日的丧家之鹰!”

  青年尚未说完最后一个字,七世的撞眸陡然冷沉,强大的风”从他体内冲出来直扑向对面的人。

  青年早有防范,抬手向后一招,河中滔天水浪变作水墙“挡位了风力的进攻。

  他在水墙之后笑道:“妖王,在有水的地方和我决斗,你有可能胜吗?”

  “也许。”七世淡淡吐出两个字,张口喷出极寒之气,寒气吹到水墙上,水墙立刻冻成冰墙。他左手立掌横切,冰墙竞硬生生被横向切断,两方重新处于对峙情势。

  青年倏然变了脸色,反身欲走,七世却以十指化剑逃速刺向他的背心,一招足以毙命。

  就在此时,半空中响起轻柔的古乐,所有的剑弩都在乐声申化为无形。

  一位手持是琶、仙姿绰约的红衣少女飞落在两人中间,怀抱琴身躬身作揖道:“王母娘娘有旨,请二位即刻停手。”

  青年粗喘着气回身,表情已不如刚才那般冷傲轻松,他勉强笑琴,“王母娘娘旨意我岂敢不遵?只是这位妖王未必听话,他向来不把仙界放在眼”

  红衣仙子对七世道:“王母娘娘说,妖王是明事理的,还请您也不要忘了当年与王母娘娘之约,否贝”想得到的一切必将失去,到时您追悔莫及。”

  七世的双手缓缓垂落,那阵狂风也散成清风徐徐,他直视着青年,“龙溟,你该庆幸王母娘娘今日救了你一命。”

  龙溟冷笑,“不,我更奇怪的是,你居然会怕王母娘娘的话?你和王母娘娘做了什么约定?我真是好奇。”

  “与你无关。”七世断然拒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