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他将目光收回,幽寒深邃的灰眸中泛着金色的光芒,绝不属于人类。

  老妖看得心中一寒,差点咬到自已的舌头。“王,妖界最近不知从哪传来的流言,说王迟迟不返回是因为触犯了夭规,上夭要将王打入幽冥地府永世不得轮回,不少小妖因此蠢蠢欲动,欲投奔他人。”

  七世听得好笑,“这流言如此荒谬,居然还会有人轻信?”

  老妖答道:“因为传此流言者,都言之凿凿地说王不敢回妖界,是因妖界有让王畏惧之人即将取而代之。王,您能否先回妖界走一趟,也好让那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鼠辈不再煽动作乱?”

  他沉吟片刻,“我近日的确不便回去。那些人爱传什么就传什么吧,有想造反之人也由他们去。”他微微冷笑,“这妖界之王的位置,我可不是凭空得来的。”

  老妖心底一股寒气窜遥全身,这句话让他赫然想起二十年前,七世登上妖王宝座的那一刻——

  那时因为先王九灵被仙界俘获久矣,群妖无首,群魔乱舞,妖界着实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腥风血雨,而最有能力问鼎妖王宝座的是黑云山的穿山甲和冬龙谷的紫鳞坟,两妖打了十几年都难分高下,最终决定在南牙岛一决胜负。

  那一夭,大小众妖都屏息凝神等待两妖争斗的结果,心知这一战之后,妖界就要有了新主人。没想到最终是一只苍鹰从南牙岛上飞出,口中叼着奄奄一息的穿山甲,鹰爪之中紧紧握着紫鳞蚊。

  众妖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从空中将两妖一起柳下,硬生生砸到坚实的地面上,两只已经修练千年、无所不能的妖兽就被当场摔死。

  妖界雾时震动了,已没妖敢与七世一较高下,个个尊奉他为妖王,虽偶尔有几个质疑他真正能力的老妖企图在暗中加害他,可最终都离奇死掉,七世在妖界的地位因此更是不可动摇。

  妖界是四界中唯一不须经过天命加授即可自行其事的领域,即使天界曾多次想将这里约束整肃,却无奈众妖心思诡秘、难以驯服,而历代妖王更是一个比一个难缠,最终才只好做壁上观,只慎重关注妖界动向。

  而七世的横空出世对于四界到底是福是祸,无人知晓。

  老妖的到来,对七世是个提醒,他身在凤皇宝座疏懒妖界之事已久,却并非他无瑕顾及,而是因为他知道,他真正的敌人会在这里。

  如今敌人从他的腹地出手,散播谣言蛊惑妖心,无非是想断他的后路。但他不着急,知道敌人是想逼他出手,而他越坐得安稳,反而越能看清事情的真相。

  天已暗,寝宫门外有女子们说话的声音传来,原来是皇后与一众妃嫔笑着来到宫殿门口。

  皇后探头张望道:“陛下在忙吗?臣妾等能否与陛下说件事?”

  七世走到门前看着一干女子,除了皇后外,还有素妃和湘妃。这些日子以来,他最烦的就是要应付这么多妃嫔。

  凤鹏举原本是个相当风流多情的人,即使众妃嫔对于他的“性情大变”都颇有疑惑,他也懒得按照凤鹏举原来的眸气改变自己,依旧一味冷画相对。

  “什么事?”

  皇后可是见了不少他的冷脸,虽然不知是为什么,却也不敢得罪他,微笑说:“过几夭是玉真公主的生辰,几位娘娘说公主自小在宫中长大,先帝先后在对都会为她过寿,可惜这两年都没有好好庆祝过,所以来问我是否替玉真做寿摆宴,也给宫中添几分喜气?臣妾想公主毕竟是陛下关注的人,总要问过陛下的意……”

  “玉真的生辰?”他眉一蹙,是的,人界最喜欢闲来没事找藉口庆祝,生辰也好、过年也罢,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统统可做为热闹的理由。

  他本来觉得很无聊,但这次既是给玉真过寿,或许也没什么不好。她总把自己关在寝宫里足不出户,除了那个讨厌的凤疏相甚至没什么亲近的朋友,真不像是宫中其他聪噪的女人。

  “你们看着力吧。”他不想为了这种事多费脑子。

  皇后笑着转身对素妃道:“你看,我就说这种事陛下才懒得操心呢,你们偏要来问陛下的意思。既然有了主意,就照你们的意思去力吧,只是千万别让公主本人知道。”

  素妃也笑了,“这是当然,说好了要给公主一个惊喜嘛。”

  她和湘妃先走一步,皇后停住脚步,望着凤皇,退疑了片刻说;“陛下……公主年妃不小了,再这样在宫中被耽搁下去,我们对她父母也没法交代,我看还是尽早为公主选一位驸马吧?”

  七世斜睨她一眼,“皇后一天到晚没事干,就只关注这种事?是她到你跟前求了吗?”

  “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哪好意思为这种事求我?但总不能人家不说,咱们就不提啊。宫中女子过了十八岁就已被人笑话太老了,更何况她都过了二十……”皇后神情古怪地看着他,“陛下……该不会还有纳她为妃的意思吧?”

  他似笑非笑地问:“你很怕朕娶她?”

  “她……到底也是个不祥之人,自出生后父母就先后而终,这样的女子,臣妾实在不放心她做陛下的女人。”

  “可你却要找别的男人来让她“加害”,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七世的蔑视和质疑让皇后脸上挂不住,想反驳几句却又不敢。

  她扶着门框,咬着唇说:“陛下……今夜是不是由臣妾侍寝?”

  “你若是喜欢这寝宫里的床,躺一躺也无妨。”他忽然走出殿门。

  皇后讶异地问道:“陛下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皇宫既然是朕的,朕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七世的回答带着几分孩子似的任性,语调一贯的幽冷,让皇后笑都笑不出来。

  他有好多天没见到玉真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