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七世厌烦地低声说;“这女人真是聪噪,该怎样让她能闭上嘴巴?”

  这日退了朝,七世单独留下凤疏相。“涵王请稍等,朕还有事要与你谈。”

  他不得已停了步子。

  待周围所有朝臣都已离开,七世才问:“你最近有听到什么特别的消息吗?”

  凤疏相一征,“我能否问陛下指的是什么?”

  七世退疑了一下。在凤琉相眼中并没有看到狡结,小禅之死应与他无关,而且显然他也并不清楚这件事。目前的情势是凤疏桐并无意与他联手,而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越多的弱点,对自己只是越不利。

  他笑了笑,“朕看涵王孑然一身,孤单清冷,决定给涵王一个惊喜。”他拍了拍手,从屏风之后插奶婷婷走出一名绝色女子。

  女子面对凤琉桐躬身道:“雪梅拜见涵王。”

  “这是什么意思?”他微夔眉心。

  “朕是有心人,对于可以成为人间佳话的传奇实在是不忍辜负,这女子你大概是不记得了,让她自己和你说。”

  雪梅抬起头,一双美目盈盈如水地望着他,“王爷是否还记得,两年前在玉山山顶,一场天火突降,是您施法让我们梅树一族免遭大劫?”

  凤疏桐打量着她,“你是梅树精?”

  “她是来报恩的。反正你身边素来也设什幺女子能照顾你的起居,朕实在是放心不下,如今梅树精有情有义,要以身相许,朕岂能辜负美人心呢?”

  听着妖王的一番话,他脸上却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啊,既然陛下有心,那微臣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答应得如此痛快,倒让七世颇有些奇怪。凤疏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不明白自己安排一个妖精在他身边的用意,当然,也许他自恃法力高强,不怕梅树精作怪,素性爽快答应。

  于是七世对梅树精说:“雪梅,既然涵王不嫌你粗鄙,愿意收留,你就遵照之前你在联面前的保证,好好伺候涵王。他一生坎坷,少有温情暖意,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凤疏相却嘴咯一笑,“听陛下这话,似是对我的平生都已了解通透了。若要说这世上一生坎坷、少有温情暖意的人,又岂只我一个?陛下身处高位却不得快活,明明可以海阔天空享尽道遥,却又将自己困缚于宫墙之下,陛下为的,就是这后宫之中那些女子的“温情暖意”吗?”

  七世望着他大笑离去,觉得真是不理解他这个人。他与他先祖一样身系凤朝,注定是要不得善终,偏偏还执迷不悟。

  这世上无论是人、种、妖、鬼,不论是修行千年还是白驹过隙,有几个敢说不是为自己而活?就连那些口称慈悲的菩萨,修行之初还不是从自求圆满、六根清净开始的?

  为别人而生、为别人而死,是最傻最要不得的活法,他七世之中无论是遇到怎样的波润,归根究底都会给自已一个答案,问自己这样活,快活不快活?

  今生亦是如此,唯一有区别的,是他今生多了一个牵绊。

  若非为了她,他不会是现在的妖王!若非为了她,他不会化身凤皇;若非为了她,他不会以身犯险,逆天而行。但,说是为了她,其实也是为自己,所以他不信世上真有无私无畏的人,凤疏桐也只不过是个隐藏极深的伪君子罢了。

  这阵子,凤朝皇宫一切风平浪静,似乎又回到最初的时候。

  没有任何异端发生,玉真身边也平静如常。七世设再找过她,她只有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一些关于凤皇的微末小事,可都是无关痛痒。

  看来在凤皇这个宝座上,七世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这反而让她越发不安了起来。但几次想找凤疏桐商量间询,他却总是三言两语淡淡带过,似是不想再让她卷进这件事来。

  然而她笆能就自安心?凤朝已注定不是过去平静的王朝,终有一天必会有更大危机到来。她不知这场危机的起因与自已有什么关系,只能衷心祈愿自已不要亲眼目睹这场危机的结局。

  七世走进寝宫的时候,眉毛忽地挑了一下,出声问:“为何来见我?”

  窗提处一片黑烟化开,一身黑衣的诡异老者出现跪地伏倒,“王,妖界最近有些异动,老奴特来禀告。”

  “说。”七世坐在窗前,看着外头渐渐泛红的霞霓。入主凤朝已经好一阵子,他不信没人看出他是假冒的,他只是占据凤鹏举的身体,并没有占据他的灵魂,所以凤鹏举过往的记忆他一概没有。

  皇后也好,妃嫔也罢,和他说话对都会露出诧异的表情,奇怪他竟然不记得一些小事,但众人只是奇怪,却没人敢质疑,也没人会想到需要质疑。甚至皇后还以为他是得了什么病才如此健忘,要御医给他准备一些药膳进补。

  真是愚蠢的人类。

  而在他擅自取代凤鹏举成为凤皇之后,天上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仙呢?不该也默然下去吧?

  他总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偏偏原本可以拉拢的凤疏相是块啃不动的硬骨头,让他腹背受敌,不得不防。

  如今,妖界难道也敢造反了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