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听得出来他口气不善,知道皇后回去必然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什么,于是思忖着该怎样措词才好既拒绝他、又不伤了他身为凤皇的面子。

  “不用想怎么和朕解释了。朕知道,自小你和涵王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对涵王只怕早有少女怀春之心了吧?”凤鹏举听到皇后说玉真执意不肯嫁他,还对后妃之位不屑一顾,就又是羞恼又是生气。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女人想要的他都能给她,甚至能给的更多。

  他唯一的忌伟就是凤琉桐,却没想到今天一来,就看到她依偎在那男人的怀中巧笑倩兮,这是他从未在与她独处时见过的一面。

  “玉真,你记不记得你十二岁对,我曾送过你一串珍珠项链,还亲手把它戴到你的脖子上。那对候我和你说,皇后虽然不在,可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我的话,你以为是在说笑吗?”

  “陛下是个重情义的人,玉真心中很是感激,若非有陛下照应,玉真在宫中也不会过着现在这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但是,报恩的方法千百种,玉真不见得非要以献身为唯一的途径吧?陛下是个多情人,这宫中的后妃还不够您广种情丝吗?”

  “你这话是在嘲笑朕滥情,还是怕日后自己不能被专宠,而刻意威胁朕?”他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问。

  晚上传来禁锢的疼痛,她微微皱眉,“看来皇后并没有准确理解我的意思,自然也没有好好地转达圣听。我对陛下只有感恩,却并不想委身,后宫群芳争艳,我这朵未开已谢的残花,陛下就请让我自生自灭吧。若是后宫之内因此无我容身之地,陛下可让我出宫,我想当年我父亲在京中多少会留下一些产业,最不济也该有个小院……”

  “住口!听你这番诡辫!什么未开已谢的残花?这话是用来形容清白姑娘的吗?还是你不愿委身给联,是因为你已委身给别人了?”

  凤鹏举越听越怒。他生平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怎么一个瞎眼的公主竟三番两次拒绝他?想起她和凤疏桐刚才的亲密和平日里那暖昧的情意,他更加妒火中烧,将她一把抱起。“今日朕先验身,若你还清白,这里就算是朕与你圆房之地,他日会再给你一个风光的仪式。若你已不清白。朕就让你如愿,和你的情郎到宫外去双宿双栖!”

  玉真花容愀变,没想到凤鹏举竟然要用蛮力,她急忙挣扎,“陛下,您好歹是一国之君,怎么可以如此用强?不怕传扬出去成为宫廷丑闻吗?”

  “朕后宫之事,只要最终名正言顺了,就都不算丑闻!”凤鹏举强将她禁锢在怀,胡乱在殿中找到一处竹榻便将她压在上面,沉重的宫裙对他来说早不算什么,即使她的双手挣扎着让他不便畅快行事,他还是能轻易将手探入她衣内,准确地解开每一道束缚,找到他最渴望的温软。

  “陛下,别逼我去死!”玉真紧咬唇辫,拚死抵抗,嘴唇上的疼痛和血丝的腥味都比不上她此刻的心惊胆战和羞愤。她恨不得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这里,也不想成为别人一时用来泄欲的玩偶。

  “就那么不想让联碰你?嗯?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到了晚上求联域她们,不惜把自己当作荡妇淫娃,只为换得联一夜垂青。你今日若是顺从了朕,说不定地位会远高于她们之上,甚至有一天,有可能会在所有后宫女人之上。朕要你的心已将近十年,就连皇后都没让朕这么疯狂过,你这个蠢女人为何不把握机会?”

  “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陛下!”她也疯了,恰巧一脚瑞在他的小腹上,他疼得暂时松开手,而她翻滚下榻,却因过于惊慌失措跌倒在地上。

  逃吗?她可以逃到哪里去?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的力量有限,更何况这整个皇宫都是他的,她早已设有生路。

  原来老天给她的绝路不只父母双亡、双目失明这么简单,过去与世无争二十年的代价,竞是为了今日受辱所埋下的伏笔……上天,你够狠!

  她四下抓着自己散落的衣服,狼狈的、琅跄着想爬向房门口。她依稀记得竹榻的对面就是殿门,偏偏平日走十几步就到的殿门口,今日因为衣服的牵绊令她连滚带爬都爬不到。

  正此时,那只小小的黄莺忽然叫了一声,从窗外飞入落在两人之间,睁大乌黑溜圆的眼珠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凤皇。

  凤鹏举负痛坐起身,怒道:“哪儿来的鸟?连你都要和朕作对吗?”可笑,他生平阅人无数,不论是做太子还是做凤皇都设被谁这样盯看过,此刻竞会被一只鸟儿瞪得浑身不舒服,像有把冰冷阴狠的刀插进心里。

  他捡起玉真散在地上的裙摆用力一兜,想将它兜住,可那黄莺动作极为迅捷,俐地一下就又飞起来,让他扑了个空。

  “好,一只翎毛畜生而已,随它去!”

  他冷笑一声,伸手抓住玉真的裙摆用力往回一拖,她整个人就被他拉了回来。

  “你今日都有刺王杀驾的嫌疑了,想就这么走吗?”

  “陛下想要的是个顺从的美人,不是个死了的尸体吧?”玉真的头发散乱了大半,唇辫也流着血,但嘴角居然还挂着笑。“陛下不要因为自已是皇帝,就觉得你无所不能,我不从的事情,任何人都勉强不得。反正我这二十年的生命已经是个笑话,今日就让这笑话再添个可笑的结局好了。”

  她算准了方位,说到最后一字时奋力向侧面挺身撞过去,那里有一张楠木桌,桌脚坚硬无比,只要碰到要害便必死无疑一

  事情来得突然,凤鹏举也惊了,伸手要抓她竟抓了个空。

  此时,那只半空中振翅排彻的黄莺忽然将双翅用力一挥,鼓动出的风力将玉真的身体吹向半空中,紧接着,它在凤鹏举还惊诧于眼前奇异景象的时候猛地收翅铸冲,化作一团浓浓的黑烟一下子冲进了他体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