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七世之花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玉真被接入皇宫后不久,照顾她的奶娘就发现刚刚能睁开眼的她虽然有着一双玲珑剔透的乌黑眼瞳,却好似从不会留意眼前任何的人和物,经御医全面诊视,确认玉真公主天生目盲,而且药石罔效,注定一生都要做个瞎子了。

  “公主,湖那边危险,千万不要再往前走了!”奶娘惊呼一声,追着蹒跚学步的玉真飞奔而去。

  只见玉真正一摇三晃地走到湖畔边上,嘴里还叫着,“花!花!”

  湖畔边的确种着很多鲜花,此时正值盛放之季,她虽看不到五彩缤纷的花海,却能闻到浓郁扑鼻的香气,奶娘一个没留心,她就跑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

  玉真笑着向前挪步,即使看不到一丝景物,但她笑容开心得彷佛已经看到春光烂漫的景色,小手笔直在空中抓取着,像是要将春色花香都抓到手上。

  突然间,她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倏地跌下池子——

  奶娘惨叫一声,几乎就要昏倒,周围的宫女太监也吓得冲过来,湖畔一片尖叫之声,人人都以为这多灾多难的小公主今日又遭大劫,就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谁想得到冲到湖边的台阶处一看,公主竟安全地躺在湖水近岸处一片硕大的荷叶上

  这个时令还不是荷花盛放之时,从哪里冒出这么大一片的荷叶来?

  众人顾不上讶异,忙着七手八脚的将公主抱上岸。“赶快叫御医来看看,说不定公主有内伤。”奶娘颤巍巍地抢手抱起公主,慌乱地向周围叫着。

  “请让一下,让我来看看吧。”

  一个少年声音忽然在人群之外响起,众人一怔,都情不自禁地向两边让开。只见一名白衣少年丰神俊秀的站在人群之外,看年纪不过八、九岁,却沉稳大气得震慑住所有人。

  “是忠王家的小王爷?”有人认出少年来,众人急忙躬身请安。

  少年走到玉真面前,用熟练的指法握住小巧的手腕细细地把了会脉,随即微微一笑,“放心吧,她只是睡着了。”

  “真的吗?”奶娘对这位小王爷说的话不敢尽信,而原本就在附近的皇后得到消息,也花容失色的跑过来。

  “怎么回事?玉真没事吧?”

  “皇后娘娘,公主殿下无恙,您可以放心。”少年对皇后行礼道。

  皇后看到他,微微松了口气,“疏桐,原来你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主似是贪恋花香,失足掉到湖里去了,不过……”少年走到湖边,看着湖水中那片突兀的荷叶,眉心微蹙,“公主是吉人天相,似有高人相助。”

  皇后没听清楚他的话,一边抱过还在沉睡的小玉真,对奶娘斥责道:“你是怎么照顾公主的?竟让公主遭遇这么危险的事?”

  奶娘脸色惨白,身子抖若秋风落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少年负手而立,望着玉真说道:“娘娘也不要责怪奶娘了,公主承天命降世,身世注定凄苦,这一生中免不了千难万劫,都是天意。”

  皇后诧异地看他这个小小人儿竟说出这么沉重的话,莞尔一笑,“疏桐,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难怪在你身上会有那些奇怪的传闻。”

  “娘娘,公主将来会引发的传闻,只怕比我还要多呢。”

  皇后美眸大睁,“怎么说?难道她现在的身世还不够宫里宫外、市井街头议论吗?”

  凤疏桐微微摇头,凝望着玉真始终沉睡的可爱面容,“她将是凤朝百年安逸的结束,也是凤朝新史的开端。”

  然而,凤疏桐的话并没有让皇后当回事,毕竟他年纪尚小,即使出身来历极特殊,皇后也不可能将个孩子的话当真。

  但是,玉真公主身上发生的怪事,却就此后一桩接一桩,让人惊异。

  自小到大,玉真因为双眼不便屡遭险情,虽然都不是大状况,但奇怪的是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居然都能化险为夷。

  比如玉真六岁的时候,有次跟随皇室子女们入学堂读书,学堂中的皇子公主们因为顽皮竟打闹起来,砚台纸笔满天飞,连太傅都管不住。不知是谁扔了一块黑墨,正好砸向玉真的位置,眼看就要喀到她额头了,那块墨却不知怎地中途掉落下来,在地上摔成粉碎。

  看到此情景的小皇子公主们都吓得连声说有鬼,唯有玉真坐在原地始终温婉沉静地微笑,彷佛事不关己。

  玉真十岁时,凤皇怜惜她整日都待在宫中,于是带她和其它皇子们一起外出打猎,路上一只野狼却冲出包围圈跑向她所在的马车,还咬伤了两名宫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