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什么但不但的!”一口截断她的话,华丹枫不知在恼什么似的,气呼呼道:“师姐就是师姐,是我们的师姐,才不会跟什么人配不配、合不合的。”

  虽然这些天下了,他对俞子南的印象极好,也很聊得来,先前更为师姐对他的冷淡疏离而暗自担心,就怕师姐哪天会突然改变主意,决定双方还是分道扬镳得好,那他就得失去这个新结交的朋友了。

  可没想到,师姐放下了心中的成见,不再迁怒后,见到他们有说有笑的模样,他倒不乐意了,隐隐有种师姐要被抢走的郁闷感。

  奇怪的瞅他一眼,华妙蝶振振有词道:“谁说的?以前师父常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说不定此回下山,师姐就遇上了适合她的男子,觅得终身归宿了。”

  听她搬出师父的话来,华丹枫不由得窒了窒,随即故意白眼取笑,“师姐能不能找到终身归宿,这我不清楚,不过你满脑子就想着嫁人,羞也不羞?”

  “我哪有?师兄,你胡说!”蓦地羞红脸,华妙蝶嗔叫。

  “还说没有?”扮了个鬼脸,他明白的指出。“刚刚明明就有人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此回下山可以寻得终身归宿呢!”

  “我又不是说我……”恼羞成怒,气恼的追打。

  “哈哈哈……被说中了吧……被说中了吧……”大笑窜逃。

  霎时间,就见两人追追打打,嗔恼声与取笑声随风飘扬,好不热闹,引得树下的两人也不由得注目以对,随即,淡雅含笑的嗓音轻轻扬起——

  “师弟、师妹,天热别玩了。鱼烤熟了,快来吃吧!”

  闻声,两个打打闹闹的师兄妹这才放下“恩怨”,提着先前捉到的溪鱼来到树荫下,尤其华丹枫更是一股脑的往沈待君与俞子南的中间坐下,颇有隔开两人的意图。

  哼!师姐是他的师姐,才不给别人亲近呢!

  回想起方才师妹的那番话语,华丹枫心中依然不快,偷偷的撇了撇嘴,暗自决定要不着痕迹的隔离他们。

  “瞧你们,玩得一头热汗。”没注意到他的小心思,沈待君看两人脸上满是汗,不由得柔声轻斥,“日头这么大,也亏你们两人有兴致在大太阳下追追跑跑,简直就像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师姐说得是,师兄就是幼稚!”挟怨报仇,华妙蝶娇声指责。

  “光说我?师妹自个儿还不是一样!”华丹枫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这下,两人再次睁圆眼互瞪,颇有风云再起之势。

  沈待君见状,二话不说的立刻各塞一尾烤得金黄酥脆、香气四溢的烤鱼到两人,“别吵,快吃!”淡声命令,神色虽平和,却隐隐带有几分威严。

  一见她这种神色,华丹枫、华妙蝶两人便知不能再胡闹下去,当下乖乖的闷头啃烤鱼,不敢再有二话。

  “俞公子,让你见笑了。”见两人安分了,沈待君这才看向俞子南,噙着礼貌的浅笑致歉。

  “哪里!”连忙摇头,俞子南笑道:“沈姑娘师姐弟三人的情谊深厚、感情融洽,真让在下欣羡不已。”

  闻言,沈待君微微一笑,倒是华丹枫见她对“别人”笑,心中不由得闷闷的,原本肥美的烤鱼吃在嘴里也觉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唔……为什么师姐就得和什么莫名其妙的男人相配呢?师姐、师妹和他三个人永远都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唉……感觉好讨厌啊!

  第三章

  “师兄,快点……快点儿……要掉下去了……”

  “哪那么容易掉?师妹,你好好看着师兄的厉害……”

  山坡边,少男、少女放着纸鸢嬉戏玩耍,兴奋的欢声笑语飘啊飘的飘进坐在雅致竹舍前的一对母女耳中。

  “怎么不和丹枫、妙蝶一起去玩?”和风轻拂中,柔雅美妇拈了拈颊边鬓发,盈盈笑眸温柔的凝睇着性情沉静的女儿。

  没有回答,清秀少女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遥望在山坡边欢笑嬉戏的少男、少女的眼中虽有几分欣羡,但却没打算加入。

  “你这孩子真拗,就像你爹一样……”轻声呢喃,美妇叹息。

  和爹一样吗……

  清秀少女恍惚想着,她没见过爹,也不觉得自己拗,她只是……只是在等着属于自己的纸鸢,已经等了两年了,只可惜师弟一直忘了做给她……

  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武家庄”近日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还有两日才是寿诞,各门各派前来祝寿的宾客已陆陆续续提前抵津,奴仆们出出入入忙着接待,全庄上下一片繁忙,好不热闹。

  这日,向来广结善缘,从不与人结怨,加上行事公正,擅于调解江湖纷争而受人敬重,被人尊称为“武仲裁”的武家庄庄主——武仲连才刚让下人送一位宾客前去客服歇息,大厅外便又传来门房高昂宏亮的报名——

  “‘松月山庄’少主——俞少侠与其友人到——”

  听着那拖长的音调,武仲连笑容满面的走向大厅门口,随即就见俞子南与三名未曾相识的年轻男女迈步而入,他心下虽有些疑虑,脸上却依然满是喜意的热络相迎,“哈哈哈……世侄,许久不见,你爹近来可好?”

  “世伯,爹亲一切安好,就是为家中琐事烦扰,这才不克前来贺寿,行前还交代小侄向世伯告声罪呢!”拱手为礼,俞子南应对有度、言行合宜,不愧是名门之后。

  “告什么罪?你爹这话也太见外了!”不以为意的摇着头,武仲连随即又笑道:“难道世侄风尘仆仆赶来帮世伯凑个热闹,可得多住几天才行。”

  “这个自然!”俞子南连声应和,并从怀中取出锦盒打开,露出一尊冰透翠绿的玉观音奉上。

  “世伯,这是我爹特别为您准备的贺礼,一点小东西不成敬意。”他嘴上虽谦虚说是小东西,可只要明眼人皆知那尊玉观音色泽通透、毫无瑕疵,绝对是价值连城之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