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被这么娇嗔一喊,华丹枫满意的点了点头,方纔的不快与埋怨在瞬间被忘了个精光,兴高采烈的一屁股跳了起来,开开心心的奔过去捉鱼兼戏水了。

  树荫下,沈待君嘴角的淡笑微微敛去,眸心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涩然看着边嬉戏、边捕捉午餐的三人,直到好一会儿过去,俞子南手提着几条已经处理好的鲜鱼率先往这边走来时,她才收起怔然之色,恢复淡然沉静。

  “沈姑娘,中午我们就吃烤鱼吧!”来到树下,俞子南脸上满是笑容的将手中的鱼递给她,随即又道:“我先到附近去找些干柴来生火,这些鱼就麻烦你了。”

  “嗯。”波澜不兴的应了一声,沈待君看他离开后,便捡了几根树枝串起鲜鱼。

  很快的,俞子南便抱了一堆干柴回来,并且利落的生起火开始烤鱼。

  期间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与溪边飘来的欢笑声相较,他们这边是属于尴尬的沉默。

  至于为何会如此,主要是沈待君的性情沉静而内敛,对于相识不深的外人,她没有与之攀谈的意愿;而俞子南则是深深明白她不似她两位热情直爽的师弟妹,对待她总是显得客气有礼却又疏离难亲,所以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直到好一会儿后,在火光跳跃中,他蓦地开口,“沈姑娘,你很讨厌我吗?”

  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沈待君不由得愣了一下,诧异的眸光对上他真诚坦然的眼眸。“为何这么问?”

  “我不是无所觉的傻子。”尔雅一笑,俞子南说得很婉转。

  这一路上,她对他一直很淡漠,曾有几次他试图攀谈,展现善意,也都被她三言两语,清清冷冷的结束话题给打发掉,让他只能无奈的铩羽而归。

  闻言,沈待君轻轻笑了起来,略为沉吟了一下后,这才缓缓开口,“也不能说讨厌……”

  “那么是……”张口急着追问原因。

  “只是觉得麻烦!”淡淡打断未完的问话,沈待君定定的瞅凝着他,神色认真而肃穆。“为了你,我们师门三人沾惹上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帮派,这可真是无妄之灾,不是吗?”

  原本她还冀望这一趟下山游历能平平安安,什么凶险都没有,谁知半途竟然杀出程咬金,为了他这个外人,让他们师门三人莫名其妙的和“黑风堡”结下梁子,实在是不值得啦!

  “沈姑娘请尽管放心,我一定会请求世伯调解此事,决不让黑风堡为难你们!”义正辞严的保证着,俞子南觉得在此事上,自己确实是连累了他们,心中不免愧疚。

  见他严肃中带着羞愧的神色,沈待君反倒失笑起来。“俞公子,你真是个正人君子。”

  “啊?”愕然傻眼,不懂她的意思。

  “认真说来,你并没有求我们出手相救,是我们主动为之,若真与那‘黑风堡’结了怨,也怪不得别人,可我却因此迁怒于你,但你不仅毫不介怀,甚至愧疚自责,还保证会想办法请人帮忙调解,好让‘黑风堡’不为难我们……”微微顿了一下,她抿唇又笑着说:“俞公子果然是个正人君子,相较起来,是我器量狭小。”

  没料到她会如此直率的称赞自己,俞子南不由得脸上一红,摇着头连忙道:“沈姑娘千万别这么说!若不是为了救我,你们又怎会得罪‘黑风堡’呢?在下心中的感激是千言万语都难以言喻的。再说,我俞家与‘黑风堡’的恩怨由我们两方自行解决,自然不能波及旁人,否则教我于心何安?”

  话完,他腼腆一笑,眼神却甚是坚定,果然有股正气。

  而沈待君闻言后,就算心中原本还有些气,最后也不由得喟然一叹。

  唉……人家都如此说了,她若再迁怒,那就真的是鸡肠鸟肚,心胸狭小了。

  想到这里,她无奈的摇头,缓缓抬起眼,却对上他认真、正直的眸光,两人一瞬不瞬的互凝许久,最后不约而同的双双露出微笑,那笑带有几分默契与无需言明的友好。

  也因此番言谈后,沈待君放下了心中的成见,也不再冷淡相待,加上俞子南温和有礼、谈吐有致,说起一些风俗见闻颇为引人入胜,倒也勾起了她的兴致,忍不住会多问几句。

  在愈聊愈深之下,个性皆属沉稳而内敛的两人这才赫然发现彼此谈话竟然颇为投机,说说笑笑间也不再如前些日那般生疏了。

  这厢,两人言笑晏晏;那厢,华妙蝶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般的突然窃笑起来,“师兄……师兄……”偷偷以手肘顶了顶自家师兄。

  “干嘛呢?”心不在焉的应声,华丹枫正在搜寻溪中鱼儿。

  “你快瞧那边!”悄声提醒,要他快看。

  听她声音中暗藏着几丝兴奋,华丹枫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瞧去,结果却惊愕的发现原本对俞子南一直冷淡以待的师姐,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与他有说有笑,状似愉悦!

  呃……在他跑来戏水抓鱼的期间,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明明先前师姐对俞子南还冷冷淡淡的,怎么如今却好像聊得很开心?

  突然间,华丹枫莫名的感到不太开心了。

  没察觉到他突然消退的愉悦心情,华妙蝶闪着发亮的双眼,径自乐呵呵道:“本以为师姐讨厌俞公子来着,可结果并不是这回事嘛!瞧,师姐和俞公子聊得多开心,相处得多融洽,看起来很相配呢!”

  相配?师姐干嘛要跟别人相配啊?

  “胡说些什么?师妹,你说思春了吗?脑袋里就只想着这种事!”哼声驳斥,华丹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谁、谁思春了?你才思春呢!”华妙蝶涨红着脸反驳,随即又难忍豆蔻年华的怀春少女心思,眨巴着大眼,神秘兮兮道:“师兄,你瞧!师姐从没跟外人处得这么好过,说不定他们很合得来呢!”

  “合得来?”华丹枫立刻撇下嘴角,皱眉嗤叫道:“在今天之前,师姐还不太理会俞公子,跟他说话没超过十句,这样也算合得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