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不是不明白师弟妹的心思,可却又觉得为了一个认识不深的外人而与势力庞大的江湖帮派结怨,那实在是不智之举——虽说早在几天前出手救人时就已经结了,但亡羊补牢犹未晚,能趁早脱身总是好的。

  “沈姑娘,在下欲前往贺寿的世伯称‘武仲裁’,在江湖上以擅于调解纷争而为人所敬重与称道,各大门派皆得卖他几分面子。”了解她的顾虑,俞子南忙不迭说道:“你们既已救下我,恐怕‘黑风堡’已将你们给记上了心,不如你们与我一起前去参加寿宴,届时再向世伯说明一切,请他帮忙调解,让‘黑风堡’别为难你们。一切冤有头、债有主,俞家与‘黑风堡’的恩怨绝不波及外人。”他这话说得于情于理,真切万分,加上又点出就算他们就此不再有所牵连,光凭出手救下他一事,就够“黑风堡”来找他们了。

  沈待君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所以若能借由那个什么“武仲裁”的来调解,让“黑风堡”别莫名其妙的寻他们麻烦,也算是好事一件,于是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见她点头,华丹枫与华妙蝶立即孩子气的欢呼叫好,而俞子南也跟着松心一笑,随即又悲哀的想到,何时在江湖上也算是青年才俊,颇得姑娘芳心的自己竟得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结伴同行?

  感觉……有点、心酸。

  不知他的心思,沈待君只是若有所指的淡声道:“那就有劳俞公子了。”

  “哪里!”连忙应声微笑。“是我应该做的。”

  微不可察的再次轻点了一下头,沈待君转头看还在叽叽喳喳庆祝有新同伴的师弟妹,忍不住叹气轻斥,“晚了,别再打扰俞公子休息,回房去睡吧!”

  “好!”笑嘻嘻的窜到自家师姐身旁,华丹枫拉着她边往外走边说道:“师姐肯定也累了吧?来,我们快回房休息……”

  “嘿嘿嘿……师兄,你也太阿谀谄媚了……”同样蹦跳着来到师姐的另一边拉着,华妙蝶不甘示弱的边抨击、边讨好。“师姐,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俞公子,肯定倦得很,等会儿我帮你按按肩……”

  “师妹,你还说我呢!你这根本就是佞臣了……”

  “行了!当我是皇太后了吗……”

  随着讨好声与轻笑声出了房渐渐远去,床榻上,俞子南觉得这师门三人有趣得紧。

  监于俞子南的伤势,沈待君决定在客栈多休养几天,直至他身上的伤口已痊愈了八、九成后,一行四人才驾着马车缓缓上路。

  所幸此地离杭州不远,大概约三、四天路程而已,加上某位“武仲裁”的寿诞是在七天后,所以倒也不急着赶路,而是以悠悠晃晃的速度慢慢前行。

  这日,天气炎热,加上已经近午,于是一行人便决定在溪边停下歇息。

  马车方才停歇,华妙蝶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来,急匆匆的奔向溪边掬水拍打因躁热而显得通红的面颊,感受那沁凉的溪水浸透身心,消除了暑气后,她踩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对马车旁的三人快乐的招手——

  “师姐、师兄、俞公子,你们快来啊!这水冰冰凉凉的,舒服极了。”

  见她不断挥手呼叫着,三人不由得快步向前,各自以溪水梳洗了一番后,沈待君直接躲到了一棵有着浓密树荫的大树下乘凉,而伤势几乎已痊愈的俞子南则在她热情的呼唤下,两人有说有笑的站在溪中的石头上,准备大显身手捕捉鲜鱼当午餐。

  至于华丹枫则是难得的没有钱去凑热闹,反倒走到自家师姐身边坐下。

  “怎么了?难得你今天没和师妹一起去戏水捉鱼。”不愧是一起长大的,知他甚深,也了解他甚深的沈待君,一见他脸上的神色,马上就明白他肯定又不知在闹师妹别扭。

  “才不去呢!”不满的瞪眼,华丹枫撇嘴哼声道:“师妹只叫俞公子,又没有喊我,我去做什么?”

  闻言,沈待君一怔,随即失笑。“怎么你吃醋了吗?”

  呵……认真说来,那位俞公子生得相貌堂堂,为人又谦和有礼、谈吐不俗,往杭州的这一路上,对他们师门三人真诚以待,加上有心与他们结交,所以师弟妹两人一下子就与他混得极熟,三人聊起话来时常言笑晏晏、融洽异常。

  尤其是师妹的好奇心旺盛,总喜欢追问他一些江湖上的事,加上他也不吝告知,总是捡些趣事来说,逗得师妹哈哈大笑,对他更是印象大好,所以这些天来,做什么事总是第一个叫他,没料到因此而让师弟不满了。

  “谁、谁吃醋了?才不是呢!”气愤的否认,华丹枫气恼道:“我只是……只是……”

  “只是怎地?”扬眉。

  “只是觉得师妹不够意思!才几天她就有什么好玩的都先喊着俞公子。”闷闷的撇着嘴,华丹枫虽然也很喜欢俞子南,但还是有种玩伴被抢走的不快。

  “还说不是吃醋呢!”沈待君无奈的摇头。

  “就说不是了!师姐,你别胡说。”气呼呼的再次否认,华丹枫真的不认为自己是在吃醋。

  见他吹胡子瞪眼的恼叫着,沈待君轻笑的正待开口安抚之际,一道娇甜清亮的嗔叫蓦地自溪边传来——

  “师兄,你好狡猾,竟然躲在树下偷懒乘凉?人家我和俞公子都捉了好几尾了,你再不来帮忙,别怪我等会儿不分烤鱼给你吃。”

  “瞧,师妹在唤你了,还不快去!”望着那再溪石上巧笑倩兮嚷嚷着的娇俏人儿,沈待君微笑的催促。

  总算师妹还没忘了他这个师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