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清冷的眼波中有丝异彩一闪而过,沈待君噙着淡笑,衣袖优雅轻挥,破空声立起,数道银芒疾射而出,随即那两、三个黑衣人瞬间倒地痛苦翻滚,凄厉惨叫声划破天际,惊得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打斗,惊异的目光纷纷朝她的身上射去,就连那名血衣男子也是满眼诧异,根本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所幸,在场众人中有两个清楚底细的人跳出来解惑了──

  “想欺负我师姊?”华丹枫飞快的窜了过来,经过那倒地痛苦惨叫的黑衣人时,还不忘落井下石的一人奉送一脚,忿忿的叫道:“我师姊的银针是你们挨得起的吗?”

  哼!太可恶了,竟然想趁他不注意时欺负师姊,活该受到教训。

  “就是!就是!”一蹦一跳来到师姊面前,华妙蝶重重的点头附和。“浪费师姊的银针,活该让他们哀哀叫。”

  “谁教你们要偷袭我师姊……谁教你们要偷袭我师姊……”各踹一脚还不能解恨,想到师姊若是真被这些黑衣人给偷袭成功,华丹枫的心头不由得一揪,忍不住又咬牙切齿的补了好几脚泄愤后,这才恨恨的回到自家师姊身旁,一脸维护样的讨好叫道:“师姊不要怕,枫儿保护你!”

  闻言,沈待君心下一暖,不由自主的漾着轻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生得獐头鼠目的瘦小黑衣男人已飞快检视完还在哀号惨叫的属下,从他们身上拔下闪着湛亮光芒的银针,脸色难看至极。

  “使暗器?”瘦小男人阴鸷的哼声。“真是光明正大哪!”

  “以多欺少?”横眼斜睨,华丹枫模仿他的语气堵了回去。“真是公平正义呢!”

  此话一出,华妙蝶当场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而那名瘦小男人则是被气得不轻,当下铁青着脸,怒极反笑,“好!好!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连你这种毛都还没长全的小子也敢管我‘黑风堡’的闲事了!”特意报出背后的势力,想藉此威胁,让他们知难而退。

  奈何偏偏碰上的是三个刚下山,对江湖势力完全不清楚的同门师姊弟,更别说对“黑风堡”这三个字明白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了,所以被视为污辱的一段对话便产生了──

  “黑风堡是什么?师姊,你知道吗?”面对疑问,华丹枫很习惯的在第一时间就找自家师姊寻求解答。

  “不,我不知道。”沈待君摇摇头,随即猜测道:“大概是江湖上的帮派吧!”

  “江湖?怎么我们现在就在江湖吗?”华妙蝶兴奋的追问。

  “大概吧!”摸了摸下巴,看多了侠义小说的华丹枫击掌做出总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错不了的。”

  嘿嘿,原来他们现在就在江湖,还恰巧的凑上了江湖人的追杀戏码,多有趣啊!

  眼看三人径自说着话,甚至还口出“黑风堡是什么”这种藐视言词,瘦小男人气得厉声怒喝,“住口!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把黑风堡看在眼里?”

  “看在眼里又如何?不看在眼里又如何?”不快的横去一眼,华丹枫对于师门三人的交流被打断感到很不满,摆明就是要跟他作对。

  闻言,瘦小男人看了看属下,除了中了银针倒地的三人,还有数名被点穴而动弹不得,心中暗惊的同时,也清楚明白眼前这三人绝非泛泛之辈,若是继续打下去,自己等人可能会吃大亏,当下心中有了决定──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胆敢插手我黑风堡的闲事,日后必会要你们付出代价!”色厉内荏的叫嚣完,他大手一挥,喊了声“走”后,众多黑衣人,包含受伤被同伴扛着的,一瞬间便退了个干干净净。

  “呃……就这么走啦?”瞪着突然变空旷的林子,华丹枫纳闷的猛搔头。

  怪了!怎么前一刻还凶神恶煞的威胁着,下一刻就走了个精光?外头的人真是让人摸不着底啊!

  “就是!人家还没打过瘾呢!”华妙蝶边抱怨、边嘟囔。

  “肯定是怕了我们了!”华丹枫得意洋洋,骄傲的挺起胸膛。

  “这么自夸,羞也不羞?”沈待君摇头笑斥,心中暗暗叹气,对于因为多管闲事而与人结了梁子,却没丝毫自觉的自家师弟妹,她是有些无奈的。

  “师姊,你知道师兄向来是不知羞的啊!”见缝插针,华妙蝶笑嘻嘻的乘机糗人。

  不甘被糗,华丹枫正待回嘴之际,一道微弱而干哑的嗓音蓦地响起──

  “多……多谢三位……”

  闻声,三人不约而同垂下目光齐往血衣男人看去,就见他沾满血污的身体努力想撑起却又不可行,最后只能挤出一抹虚弱的微笑──

  “不……不知三位贵……贵姓大名……在下日后必报……”咚!话未完,头一歪,直接昏死过去。

  “师姊?”诧异惊叫,华丹枫与华妙蝶瞠目结舌的瞪着血衣男子百会穴上已没入半根的金针,非常清楚男子会突然昏迷过去的原因。

  “中毒。”缓缓收回纤手,沈待君简简单单以两个字说明一切。

  她早看出男子身中剧毒,若不先以金针暂时封住毒性,让他继续这么唠唠叨叨下去,恐怕不出半个时辰就要麻烦牛头马面来走一趟了。

  原来如此!

  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华丹枫一把扛起血衣男子往野林外走,嘴上笑嘻嘻道:“算他好运,碰上了我们师姊,管他什么毒都死不了的。”

  “就是!就是!”连连点头,华妙蝶蹦蹦跳跳的跟在后头开心叫笑。“师姊医术最厉害了,不像我们一看医书就犯困,没半点儿天分,最后师父只好无奈的把我们撵出来练武……”

  “不打紧!我们不会医术没关系,反正不管大病小病都有师姊在呢!”年轻俊朗的笑脸中满是信赖。

  缓步跟随在后,沈待君听着师弟妹乐天的话语,淡然的眼里隐隐有着一丝茫然……

  有她在吗?就这么确信她会一直在他们身边吗?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