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沈待君惊奇万分的翻看着玉佩,从来不知这枚玉佩竟会是个藏宝图。

  点点头,沈云生冷笑不已。“那玉佩是我在无意间得到的,当年只觉得有趣,并没想要真去寻宝,可那狗贼不知从何时得知我获得了这枚玉佩,心生贪恋,这才下药加害于我,意欲抢夺那枚玉佩。可他万万没有料到,我早就把玉佩送给你娘了。”话落,他又是一阵狂笑,可笑中却是悲痛至极。

  若是可以重来一遍,他会在得到玉佩的当下便立即丢弃。

  瞧瞧,为了这枚玉佩,为了人心的贪婪,他的一生尽毁,还与挚爱女子天人永隔,再也无法相见。

  听出他笑声中的悲绝,沈待君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轻声又问:“在山洞中,你又是如何维生?”

  没水没食物,他怎么活下来的呢?

  “洞里的石壁会渗水,若渴的话,就得去舔石壁;至于吃的,山洞附近的飞鸟不少,两、三天就会有鸟停歇在洞口,想抓捕并不算困难,运气好的话,偶尔还能在鸟爪下得到成熟的果实,虽填不饱肚子,但也让我活下来了。”

  竟然是靠着这些过活,莫怪他会消瘦成这样。

  沈待君心中甚是酸涩与不舍,只能紧紧的握住爹亲枯瘦的大掌,哽咽低语,“爹,那些苦难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

  点点头,沈云生凝睇着她,恍惚的笑着。“是的,都过去了!芸娘还留了个女儿给我呢……”

  见他这恍恍惚惚、似幻似真的神色,沈待君心中更是感到酸楚异常,轻轻的扶他躺好在床,柔声哄道:“爹,你累了吧?先睡一觉,其他的事,我们明天再聊。”

  没有拒绝,沈云生紧抓着女儿柔嫩的掌心,舍不得般的注视她许久后,才终于禁不住倦意的缓缓阖眼睡去。

  见他已然入睡,沈待君又陪了好一会儿,让他真正熟睡后,这才举着烛火起身离开原本是娘亲的房间。

  莲步轻移的回到自己房内,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后,正欲睡下之际,却赫然见到床头处躺了一封信。

  这笔迹……是师弟!

  难道师弟妹在她离开后的这段时间内曾经回来过吗?

  心跳猛然加剧,她微颤着手打开信……

  师姐:

  你明明说要回紫云峰等我们,为何最后却独自一人离去?

  想要云游天下,采集奇珍异草,我们也可以陪着你去,你怎么不等我们就走了?你分明是故意抛下我们!师姐,你这个骗子,你骗得我们好惨!

  我们不管!就算你想丢下我们,不要我们了,我们还是要死缠着你,绝不放过你!

  所以我们决定了,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找到你,绝不让你再次丢下我们。

  还有,为了报复你这次丢下我们的罪过,我们决定找到你后,要挖坑把你埋起来,直到你认错为止。最后,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那代表你已经回紫云峰了。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走,我们随时都可能会回来查看你回来没。

  记住,不许再离开了!

  很生气又很难过的师弟、师妹笔

  看着这封充满孩子气又真情流露的信函,沈待君不禁又哭又笑,心中五味杂陈,最后却只能化为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

  唉……娘虽已逝,终究还是等到爹回来了,可她呢?

  “奇怪,明明山脚下的婆婆说见过师姐的,怎么我们却是遍寻不着?”

  已经在山里转了好几天,却始终未见师姐的蛛丝马迹,华妙蝶不禁沮丧起来。

  “别丧气,我们再找找,说不定下一刻就找到了。”华丹枫努力不断的给师妹和自己希望。

  “师兄,你说我们和师姐会不会是错过了?”皱着眉头猜测着,华妙蝶觉得很有可能。“或许我们入山的时候,师姐已经离开了呢!”

  大步前行的步伐霎时僵住,华丹枫悲惨的发现这个可能性很大,非常非常的大,否则不可能他们转了这么多天,却连师姐的脚印都没找着。

  “师妹,你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垮下脸,他的表情很惨淡。

  “那接下来我们要往哪里去找呢?”华妙蝶也闷了,忍不住抱怨。

  “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师姐这么会跑呢?我一直以为我们两个才是胡跑瞎闯的高手,没想到师姐竟然是真人不露相,真是太小看她了。”

  “唉……我发现这么会跑也不是件好事!”华丹枫感到有点悲伤。

  难怪以前他和师妹在紫云峰胡跑瞎闯的本事,会让师父和师姐有时感到很头疼又无奈。

  多日寻人未果,加上怀疑师姐早已离去,某对师兄妹万分沮丧的蹲在地上画圈圈,画着画着,两人又同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互看,眼底闪闪亮亮。

  “师兄……”

  “师妹……”

  “你说师姐会不会已经……”

  “回去紫云峰了?”

  两人接力般的把一句问话说完,然后不约而同跳了起来——

  “走!”

  “回紫云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