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前辈对她这种回答很是不满,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又心知她确实没什么目的与企图,当下不由得冷嗤一声,板着脸道:“你先前说可以治好我的右腿?”

  点点头,她温和道:“不过客栈不是治伤的好地方,最好先在附近租间民宅住下。”

  要治好他的右脚,得打断骨头又重接上,耗时甚久,久居客栈不是办法。

  谁知他却摇了摇头,神色坚决道:“不,我急着敢回一个地方,不可能暂住下来。”

  这下沈待君也为难了,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又听他开口了——

  “我娘子也是个医者,而且医术无人能及,既然你也习医,不如随我回去,与我娘子一起切磋看该怎么医治我的脚。”他心想眼前这小丫头于他有恩,带她回去表面上是切磋医术,实则让医术精湛的娘子指点她一二,也算是报答了这份恩情。

  无人能及?

  扬起眉,沈待君可不觉得有谁的医术能胜过娘,不过反正她也无特定目的,而他又坚持自己的娘子医术超凡,那么她前去会会也无不可,说不定因此而得到一个医术高超的朋友,彼此能互相切磋、精进技艺,那也挺好的。

  想到这里,她笑着点头。“好吧!前辈,我送你回你想回去的地方。”

  “我还需要你这个小丫头送吗?若不是你救我出来,我才不想带你回去呢!”

  翻脸如翻书,前辈又怒了。

  “好吧,那么是我有这个荣幸获得前辈的青睐,陪你回去与尊夫人切磋医术。”从善如流,沈待君改口得很自然。

  哪知某位前辈却不领情,立即又勃然大怒的开骂起来——对于一个被困在山洞中长达二十多年的人来说,他的精神与体力其实很不错。

  第九章

  “娘,你可想过爹若回来,你们想做什么?”剥着栗子,晒着暖暖的太阳,清秀少女突然发问。

  “还能做什么?”迷蒙着双眼,美妇漾起柔笑。“你长大了,你爹却从没抱过你,也没见过你婴孩粉嫩的模样。我希望有一天,你嫁人生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小女娃,然后我和你爹坐在这里一边晒着暖暖的阳光,一边含饴弄孙,那就心满意足了。”

  想象着那个画面,清秀少女恍惚了一下,想笑,最后却还是沉默。

  呵……如此简单的愿望,可却是这么的难以实现。

  因为答应陪前辈回他想去的地方,沈待君买了一辆马车当作代步工具,只是不知是因为他的过往经历所致,亦或是别的原因,每回问他所要前往之地时,他就是不愿给予明确地名,只是态度凶恶的要她照着他所指的方向前进就是,于是时间久了,她也就不再多问了。

  说起来这两人相处也颇为奇怪,从头到尾,沈待君没想过要询问他的名号,一路上皆以“前辈”称呼,而那位前辈也没打算询问她的姓名,一律“小丫头、小丫头”的叫,所以这两人算是……

  臭味相投?

  总之,不管怎样,两人算是一路平顺的往特定方向前进,只是愈走到最后,沈待君心中的狐疑愈深!

  而当马车停在紫云峰时,她看他的眼神变得很是复杂,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快!快背我上封顶去!”急声催促,他知道马车最多只能驶到这里,再上去的路就太狭窄了,马车是无法前行的。

  默然无语的背起他,沈待君足下运功,径自往峰顶急掠,同时心酸的发现那抱着她脖子的手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这般愤世嫉俗又暴躁,心情不好就指天狂骂的人,如今竟然在颤抖哪……

  “前辈……”轻轻的,她在猎猎风声中开口问出她早该问的问题了。“可否请教尊姓大名?”

  爹亲的姓名,娘只在她们母女俩喁喁私语时告诉过她,就连师弟妹也是不知道的。

  “请教什么?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怒声呵斥,他瞪眼骂道:“现下加快脚步背我上山,有人在等着我呢!”

  是啊!那人已经等了你二十多年了,等到香消玉殒,化为尘土了……眼眸微微泛红,沈待君心口一片酸楚,可却又莫名的安慰。

  呵……至少娘亲没有信错人,她确实是了解爹的,因为他果真没有忘了娘,只是被残废的双腿与孤绝的山洞给绊住了。

  想到这里,沈待君眸底隐隐浮现一片泪光,加紧脚步急奔峰顶的雅致竹舍而去,不一会儿,当那竹屋映入眼帘时,背上之人心情激荡的大叫了起来——

  “芸娘……芸娘……让你苦等了……我回来了……”哽咽粗噶的嗓音在风中回荡不已,他隐带着泣声凄厉的叫着。“芸娘……是我不好,让你苦等了……可我终于回来了……我回来了……”

  回来,可却已是天人永隔了……

  默默的掉下一滴泪,沈待君静静的背着他奔至竹舍前,可却没有往屋内去,反而往旁边一转,把他轻轻放在枫树下那座微微隆起的坟前。

  男人先是不明其意,本待再次开口大骂,却在看清墓碑上的名字后,他如遭雷击,随即一声凄厉的哭喊声划破天际——

  “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男人不良于行,只能连滚带爬的来到坟前,紧紧抱着冰凉的墓碑,声嘶力竭的哭喊道:“是我回来晚了……是我回来晚了……芸娘,我对不住你……是我负了你……”

  看着他哀恸欲绝的痛苦哭喊,沈待君只能静立在一旁默默垂泪。

  是的,是他负了娘亲,因为娘亲的早逝,何尝不是因为痴等不到人回来,长期郁结于心而造成的。

  但他也没负了娘,因为他还是心心念念的牵挂着娘,在脱困之后,就一刻也不愿多延的直奔回来,只是为时已晚……

  为时已晚哪……

  “芸娘……芸娘……是我负了你……”男人悲凄的哀号,其声不绝,随即他又疯狂的指着天,又哭又笑的厉声叫骂,“贼老天,你个是非不分的没眼瞎子,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作奸犯科的恶人还在快活作乐,真正良善的人却不得善终。

  “芸娘是做错了什么让你收走她?若你要收走芸娘,为何不把我也一起收走……贼老天,我永不再信你,我诅咒你……永生永世的诅咒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