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一旁,华妙蝶见他神游太虚的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随即又露出诡异的笑容,顿时全身不由得一阵恶寒,再也懒得追问了。

  “行了!师兄,你快回神吧!我们还要去找师姐呢!”翻了个白眼,她出手推人,要他清醒点。

  猛然回神,华丹枫尴尬的笑了,为了掩饰脸上的窘红,连忙继续埋头苦吃。

  未久后,这对酒足饭饱的师兄妹离开客栈,继续朝阴山奔去。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客栈二楼的某间客房里,两个稍早前入住的房客正在彼此互相怒瞪……

  呃……好吧!正确的说,怒瞪的只有一人,而另一人则是温言相劝——

  “前辈,我学过医,至少先让我帮你瞧瞧吧!”柔声说着劝言,沈待君已经来到了床边。

  “瞧什么?”勃然大怒,坏脾气的前辈说什么也不肯让她碰自己的脚,嘴上还怒骂不断。“你以为你是谁?华佗再世吗?我的脚已经废了二十多年,是治不好了!它治不好了,你听见没?”

  “就算治不好,瞧瞧也无妨!”将他的吼骂当作清风过耳,沈待君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然后在他威胁她敢碰他的脚的话,就要出掌打死她的狠话中,依然坚定的撩高他的裤脚,然后在瞧见因长年不良于行而萎缩的肌肉与扭曲纠结的断骨处时,她不由得皱起眉头,轻叹了一口气。

  唉……多么可惜!如果在摔断腿时能及时获得治疗,这双腿还是救得回来的,只可惜时间过了太久,如今摔断处的骨头已经弯曲扭结连合在一起,莫怪他再也不能行走。

  虽没真的出掌打死她,可那位前辈见她瞧过他的脚后,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当下不由得冷笑讥讽,“怎么?终于承认自己没本事了吗?”

  还好意思自称习过医术呢!论起医书,谁又能及得上他的芸儿?哼!半瓶水也敢响叮当的叫!

  没有回答,沈待君只是又细细查看他的双脚,然后在骨头扭曲纠结之处又摸又压,似乎是在确定着什么似的,最后才抬眸轻声道:“前辈,要完全治好是不可能了……”

  瞬间,前辈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讥讽脸色,只是那愤世嫉俗的眼眸却迅速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沈待君何等心细,自然没错过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失望,当下不禁失笑又道:“虽然无法完全治好,但还是可以救回右脚,让你拄着拐杖走是绝对没问题的。”

  此话一出,前辈枯瘦的五指蓦地出手如电,一把紧紧抓攫住她的手,神色激动的厉声喝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手腕吃痛,她微微皱起眉,但还是点头轻声道:“当然是真的,只不过要治好右脚,得再次打断骨头重整,过程极为艰辛磨人,就怕前辈受不住。”

  察觉到她的痛楚,前辈松开了劲力十足的手指,可嘴上却冷笑怒斥,“我能双腿尽废的在那洞中熬了二十多年,还会受不住吗?至于磨人……那点疼痛算什么磨人?小丫头,真正磨人的从来就不是这些……”

  话说到后来,他的声音转为低喃、惆怅,似乎有着无限的悲苦。

  沈待君闻言不由得一怔,想起师弟知晓自己心意后的闪避,她涩笑的赞同了。

  “前辈说得是!真正磨人的从来不是身体上的疼痛……”

  “小丫头年纪轻轻的,与人惆怅什么?”见她的神色蓦地一黯,前辈莫名的怒了,气冲冲的开骂,“有时间在这里伤春悲秋、无病呻吟,难道就不会去让店小二抬桶热水来让我梳洗吗?还有,衣裤、鞋子等等东西,全都给我备好传来!”

  虽然从没见过这种架子比救命恩人大,脾气比救命恩人糟的被救之人,但沈待君也只当他被困在山洞里太久而养成了这种古怪的性情,所以完全不以为意,当下笑笑的离开去找店小二。

  很快的,店小二捧了一套料子虽然普通,但绝对是干净完好的衣服来;然后不一会儿又抬来一桶热水,接着在他的索讨下,又送来一只短刀,眼见没其它吩咐了,才鞠躬哈腰的再次离去。

  将自己浸在热水里,前辈满足的轻叹了一口气,合上眼静静的享受这暌违二十多年的舒畅,直到好一会儿后,热水渐渐转温,他才痛痛快快的刷洗着自己。

  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

  去街上逛了一圈回来,沈待君心想前辈也该梳洗打理得差不多了,正要回二楼客房时,正巧碰上了店小二,于是便探问了他几句。

  而小二哥的回答则是,“姑娘放心,那位客倌梳洗好了,连洗澡水我也抬走了,不过……”

  顿了顿,店小二蓦地神秘兮兮的压低嗓门悄声探问:“姑娘,那位客倌究竟是多久没洗过澡了?刚刚我抬出去的那桶水是黑的!是黑的啊……”说到最后,他忍不住激动的强调。

  闻言,沈待君险些失笑出声,当下连忙打赏了些钱给店小二,连声道谢后,继续往二楼走,直到来到客房前,她礼貌的敲了敲门。

  “进来!”

  粗哑的嗓音响起,她缓缓推门而入,然后……愣住!

  只见那端坐在床上的人衣衫整洁,原来的乱发已整齐束起,掩去大半张脸的胡髯更已被剃去,露出削瘦却精厉的脸庞。

  “前辈?”她惊异低呼,简直不敢相信。

  眼前的男人虽然因长期缺乏充足食物而瘦如枯骨,但其五官与气韵,仍不难看出若未遇难前,他绝对是个好看的男人。

  “怎么认不得了吗?你是笨蛋还是傻子?”被她看得怒火又升起,前辈虽打理好了门面,但脾气还是一样的糟。

  好吧!会这样骂人的,那确实是前辈了。

  微微一笑,沈待君拿了方才从街上买回来的烧饼给他。“前辈,这你先吃着垫垫胃,晚一些我再让店小二送饭来。”

  接过烧饼,前辈却不急着吃,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探究又防备的看着她,冷声质问:“小丫头,你究竟有何目的?为何要对一个对你恶言恶语,态度又差的人这么好?”

  他本以为在她救出自己后,便会径自离去了,没想到不仅没有,还对他嘘寒问暖,丝毫不把他的咒骂给放在心上。

  闻言,沈待君微微一愣,想了想后便笑道:“其实我也不明白,因为我以前也没对救过的人这么好。”

  俞子南就曾生受过她的冷淡对待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