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只是她的速度虽快,那道黑影的动作也不慢,一瞬间便追至洞口处。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待君才总算是看清楚了黑影的真面目——一个双脚尽废,乱发脏须,浑身穿着破烂衣衫的野人,而先前怪异的“咚咚”声就是他以双掌撑地来移动时所发出的声响。

  “你是谁?”洞口处,野人发出磨砂般粗哑刺耳的嗓音厉声质问,五官扭曲而狰狞。“是那个贼人让你来的是不是?他终于知道我还没死,所以派你来杀我的是不是?哈哈哈……告诉他贼老天并未让我死,就是要让我去杀了他……是的……总有一天,我会出去杀了他的……哈哈哈……我会杀了他的……”

  见他说话颠颠倒倒,又古古怪怪,未了还疯狂的大笑起来,不知是否因为被困在这个上不去、下不来的山洞里太久,精神显得极不稳定,沈待君不由得心生怜悯,放柔了声音安抚道:“前辈,你误会了!小女子是在采集草药时,无意间发现了这处山洞,听到洞内传出叫声,这才好奇前来查看,不是你说的什么贼人派来的。”

  这话一出,野人霎时恶狠狠的瞪着她,不一会儿,眼底的疯狂之色渐渐褪去,他又自顾自的说道:“是了!那贼人自然不可能派人来,因为他早已为我死了,可是我没死……没死……”

  忽地,他想到什么似的,喃喃自语猛地一变,面色狰狞的指天怒骂,“贼老天!什么是善恶终有报?报你娘的王八蛋!那贼人如今肯定是快活得很……老子再也不信你……对,老子就骂你,有本事就来跟我打一场!去你娘的,若你真有灵,老子永生永世诅咒你……”

  见他指着上天疯狂的又叫又骂又诅咒,沈待君暗自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他为何对上天有着如此的愤怒与愤恨,也不明白他何以会落得如此境况,但心中却有着深深的同情,当下柔声开口,“若是不介意的话,你是否愿随我离开这里呢?”

  闻言,那满头乱发的野人叫骂声顿停,两眼精光大放的瞪着她,恶声恶气的怒骂威胁,“你敢不带我离开,我就杀了你!”

  对他的恫吓毫不以为意,沈待君径自微笑道:“前辈,等会儿我得背着你攀着藤蔓上崖顶,恐怕没有多余的手来抱牢你,你是否能自己抓牢我呢?”

  “我是双脚废掉,不是双手废掉!”坏脾气的骂了回去,那野人前辈冷嘲热讽道:“连这点高度还得靠藤蔓来攀爬,真是没用!要不是我的脚……”

  顿了顿,像是戳到痛处般马上变脸大骂,“你还呆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

  这位前辈的脾气还真是不小啦!

  体恤他不知被困在这里多少年了,就算是个大好人也会性情大变,沈待君也不把他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当下小心的把他伏上背,确定他的双臂有紧紧抱牢她的脖子后,这才拉扯着藤蔓,足下运劲开始往崖顶攀爬,神情专注的完全不知背上野人前辈脸上的变化。

  二十多年了……他熬了二十多年、如今终于能回去了……

  能回去了……

  低头看着那离自己愈来愈远的山洞,野人前辈想起了记忆中那温柔而美好的身影,眼眶霎时一热,心中激荡得不能自已……

  芸娘……他的芸娘啊……

  阴山附近一座热闹小城镇的客栈里,一对饥肠辘辘的师兄妹正各自埋头苦吃,努力填饱自己的五脏庙;两张年轻的脸庞都显得风尘仆仆,想来已在外面奔波了好些日子了。

  “师兄,你确定我们没找错方向吗?”吃着吃着,华妙蝶蓦地出声怀疑的质问。

  “当然!我打听过了,有人说看过长得很像师姐的人曾路过这里,往阴山方向去了。”华丹枫加快了进食速度,就是希望能快快填饱肚子后,赶紧上路找人去。

  “可是我们都找了好些日子了,却始终不见师姐的踪影……”有些沮丧的以筷拨弄着饭粒,华妙蝶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与惶恐,再次开口时竟有些哽咽。“师兄,你说我们……我们会不会永远都找不着师姐了?”

  “不会的!”大声的断然否认,华丹枫拒绝去想这个问题。“只要我们一直找下去,总有一天会找到她的。”

  闻言,华妙蝶轻轻的“嗯”了一声,可向来爱笑的脸此刻却显得抑郁,看在华丹枫眼里,不由得强笑安慰——“师妹,别丧气!你想想,只要找着师姐后,我们就能连手把她给埋进坑里了,我们得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啊!”握紧双拳,他纷纷的大声叫道。

  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自己与师兄一起把师姐埋进坑里的画面,华妙蝶终于忍俊不禁的噗哧笑了出来,沉郁的心情也在瞬间好转起来,当下连连拍手叫好。“好啊!好啊!还得逼师姐向我们认错,否则就不让她出来,谁教她要丢下我们。”

  见她终于提起精神了,华丹枫这才放下心,笑着催促,“快吃吧!吃饱了,我们就赶紧上路。”

  点了点头,华妙蝶开开心心的再次埋头苦吃,好一会儿后,她想到了什么似的忽地抬头询问:“对了!师兄,你这些天来一直在偷偷看什么?怎么我每次找你时,你就脸红耳热,手忙脚乱的藏起来不给我看?”

  哼!该不会是师兄偷藏着什么好东西而不给她瞧吧?

  她这话一出,就见华丹枫的俊脸倏地飞红,满脸心虚的结结巴巴否认,“我、我哪有偷瞧……偷瞧什么?你……你别胡说……”

  华妙蝶也不是第一天跟他做师兄妹了,见他这副鬼祟又心虚的模样,当下不由得怀疑的眯起眼,“哦——师兄,你有什么秘密偷瞒着我对吧?”

  “哪、哪有?”嘴上打死不承认,只可惜脸皮不争气,红得都快滴出血来,当场背叛了主人。

  哎呀!他每天睡前偷偷瞧着的就是应孤鸿丢给他的那幅画,也因为那幅画,他才更加明白师姐的心境,尤其每当看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两句诗时,想到师姐对他的情意,他就会开心的傻笑,可再思及她为了不让他困扰,始终苦苦的压抑与隐忍,心中又忍不住的会感到悲伤及难过。

  所以每当看着画时,他就会忽喜忽悲、忽忧忽伤,心中复杂至极,而这些……

  教他怎么好意思告诉师妹?

  不不不,他没那个脸啊!

  而且师妹若是知道师姐是为了避他而独自离去,怕是不把他打成猪头才怪呢!

  算了!他和师姐之间的事,还是等把人找回来了再告诉师妹吧!

  至少这样的话,师妹暴打他一顿,也会有师姐感到心疼不舍,这样才会被打得有价值嘛!

  想到这里,华丹枫又径自乐呵呵的笑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