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实在是从小在“紫云峰”长大,接触过的外人顶多是山脚下淳朴的村民,虽说离开家门后的这一路上也遇过不少人,但都只是寻常百姓,更是萍水相逢而已,不曾有过什么意外或热闹趣事可凑,如今终于有新鲜事上门,向来活泼外向、好奇心旺盛的师兄妹两人哪还憋得住,当下默契十足的互觑一眼,随即二话不说的齐往野林内飞掠而去。

  “别……”阻止的话才到嘴边,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野林内,沈待君只能硬生生吞下后面的话语,边叹着气边连忙尾随而上。

  唉……师弟、师妹这种自找麻烦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急急忙忙的进了树林,顺着打斗声方向一路寻去,未久,就见前方不远处一群黑衣人正以多欺少的围击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年轻男子,双方你来我往打得火热,刀剑交击声不绝。

  至于那两个让她追进来的人嘛……

  沈待君溜眼周遭一圈,果然见到那两人正躲在一棵树后观察战况,当下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悄悄来到两人身后,细微而热烈的叽叽喳喳声便窜进耳里──

  “师兄,你说哪边才是好人?我们又该帮谁……”华妙蝶小声询问。

  “以多欺少,黑衣服的那帮人太羞人……”撇撇嘴,华丹枫有点不齿,光凭这一点,心中已对黑衣人的印象大坏,直觉认定他们不是善类。

  “就是!就是!”点头如捣蒜的附和,华妙蝶不忘补充自己的观察。“那些黑衣人各个横眉竖眼,一副凶神恶煞样,一看就不是好人;反倒是那位公子狼狈归狼狈,但瞧起来就是顺眼。”古人都说“相由心生”,她想应该错不了的。

  好人、坏人哪是由外貌就能断定的?

  听到两人的一番探讨,沈待君真是啼笑皆非,虽然她自己看来,正节节败退的血衣男子确实看起来比较像善类,但也不能就此认定外貌好看的人就是好人啊!

  “糟!好人看来撑不下去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就在沈待君摇头暗忖的同时,一惊呼、一热血的声响同时扬起,然后在她再次来不及阻止下,两人双双跳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血衣男子身前,替他拦住数支同时往他身上招呼的利剑。

  此一变异不仅让众多黑衣人变了脸,就连血衣男子也是诧异的愣住,不约而同皆停下了攻势,数十道目光齐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射去。

  “你们是谁?”黑衣人中,一名看起来是头头,长得獐头鼠目的瘦小男人厉声开口质问,阴鸷的目光如利刃般将两人上上下下扫过一遍。

  “我?”比了比自己,华丹枫骄傲的大声报出姓名。“华丹枫。”

  “华妙蝶。”不甘寂寞,身为师妹的娇美小姑娘也挺起了胸膛。

  华丹枫?华妙蝶?

  迅速的在脑中搜寻了一圈,瘦小男人确定自己不曾听闻过这两人的名号,认定他们是不知打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卒,不足为惧,当下冷笑兼威吓,“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别插手管闲事,否则当心小命不保。”

  听他带着威吓的不客气言词,年轻气盛的华丹枫满心不悦的撇了撇嘴,决定当个不识相的人,于是他故装惊讶的征求自家师妹的意见。“师妹,你怎么说?”

  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华妙蝶默契十足的笑答道:“师兄,你从小就不识相。”

  “听见了没?我师妹说我不识相。”华丹枫无奈的耸了耸肩,可眉眼嘴角却净是揶揄笑意。

  “好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出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两人摆明是要蹚浑水,瘦小男人的杀意立现,阴狠大喝,“上!”

  只见他大手一挥,话声方出,后头的十多名黑衣人立即挥剑蜂拥而上。

  而华丹枫、华妙蝶则应了“初生之犊不畏虎”的俗话,丝毫不见畏惧的与人多势众的黑衣人应战起来,两条身影在刀光剑影间悠游穿梭,见有破绽就出手点穴制住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显得游刃有余。

  后方,一身血污的年轻男子甚为惊愕的看着陌生却替自己拦住黑衣人追杀的师兄妹两人,对眼前的异变虽然满心不解,但不可否认的,原本以为难逃此劫的他突得救助,紧绷的心神霎时一松,满是伤口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为之一黑,脚下一个踉跄……

  “小心!”不知何时,沈待君已悄悄来到血衣男子身后,在他踉跄不稳之际,轻巧出手扶住,并让他慢慢坐下靠在一棵树上。

  “你……”愣愣的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第三张陌生脸庞,失血过多让他的思绪变得迟钝,有些反应不太过来。

  似乎看出他的疑问心思,沈待君微笑的看向打得正起劲的师弟妹,淡声解释,“一起的。”

  明了地点了点头,血衣男子在逐渐昏眩的神智中勉强挤出笑意。“多……多谢。”

  柔和的眸光自师弟妹身上收回,沈待君凝睇着他灰败的气色与泛紫的嘴唇,细致柳眉不由得微微一皱,正待说些什么之际,蓦地──

  “小心!”血衣男子惊怒的大吼警告,试图将她推开,奈何最后一丝气力早已在先前的对战中消耗殆尽,满是血污的手竟然无法撼动她分毫。

  听闻警告,沈待君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就见原本与自家师弟妹打得火热的黑衣人中,有两、三个竟然舍下战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她的方向直射而来!

  汹涌翻腾的杀气甚是凌厉迫人,也难怪那名血衣男子会如此惊喊,急着将她给推开,深怕她会受到波及,只是……

  她有这般好欺负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