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上山?”像是听到什么惊人之言似的,老夫妇俩异口同声的惊叫出来,脸上不约而同皆有恐惧之色。

  “是的!怎么了吗?”察觉到不对劲,沈待君连忙探问。

  脸色发青的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老伯这才小声劝道:“姑娘,你可千万别上山,这山上有……有恶鬼啊!”

  “恶鬼?”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答案,沈待君不由得愣了愣。

  “是啊!”点头如捣蒜的附和,老妇惊恐道:“那恶鬼可凶了,时常在山里鬼哭神嚎的;那声音不仅凄厉恐怖,若是靠得太近听,还会震得人七孔流血,附近的王老头就曾经嘴眼鼻耳全出血的爬了回来,还说若不是他逃得快,恐怕早就去见阎王了。”

  “有这等事?”沈待君听得睁圆了眼,甚是惊奇。

  忙不迭的猛点头以示不假,老伯补充又道:“咱们这几户人家是住在山脚下,平时倒听不见那些凄厉鬼嚎,可若是深入山里,运气好的话,什么都不会碰上,说不定还能猎些野味回来添菜;可若运气差的话,就会听到那令人发毛胆寒的鬼嚎了,现下我们这里的人平常都不太敢上山了。”

  听出了兴趣,沈待君难得好奇的又问:“阴山里闹鬼已经很久了吗?”

  虽然她并不太相信山里真的有恶鬼,不过既然会让山脚下的住户怕成这样,那肯定是有些名堂的。

  “大约是二十多年前才开始闹的吧!”老伯摇头叹气。

  唉……明明他小时候就不曾有过这种事,也不知在二十多年前,那恶鬼是从哪里跑来据山为王的?

  二十多年前才突然出现?

  感觉事情有点古怪啦!

  心下暗忖,沈待君虽然觉得古怪,但她本就不是个多事之人,当下也不再好奇深问。

  “所以说姑娘,你可千万别上山,否则若是撞上了恶鬼作祟,那就不好了。”

  老妇殷殷交代,不希望她碰上祸事。

  明白他们的好意,沈待君笑着点头应和,可心中却已另有决定,毕竟她并不真的相信有什么恶鬼作祟。

  而不知她心思的老夫妇见她点头,这才放心的笑了开来,随即又一下子拿吃的、一下子拿喝的出来招待她,虽然不是什么珍馐,但却充满温暖而美好的人情味。

  翌日,沈待君告别了老夫妇后,一路直往山里而去,意欲寻找医书中记载只生长在阴山,对接筋续骨有绝佳疗效的“石铃草”。

  奈何“石铃草”极其稀少,她找了大半天皆未见其影,眼见已近午时,她找了一处阴凉处,匆匆吃了些干粮后,又开始往更深山里寻去。

  许久之后,她来到一处峭立绝崖边,惊喜的发现遍寻不着的“石铃草”竟然就生长在峭壁上,而且还为数不少的长了一大片。

  只是就算她的轻功还算不错,可绝崖深不见底,崖壁又笔直难攀,绝对无法赤手空拳的就这样跳下去采药,否则恐怕就要直奔崖底去见阎王了。

  揽眉思量了一会儿,沈待君有了主意,很快的去找了些又粗又坚韧的树藤回来,将其打结接成一长条后,一端绑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树干上,另外一端则绑在腰间,然后慢慢的垂绳而下,直至“石铃草”的生长处,她才小心翼翼的腾出一只手来采药。

  霎时,只见她危险的悬在半空中辛勤忙碌,直到伸手可及之处的“石铃草”全部收入袋里,她抬眸看着另一边的翠绿小草,努力够手却依然“咫尺天涯”,可她不愿放弃,当下心一横、牙一咬,一边小心的控制着树藤,一边摇摇晃晃的把身体晃过去,当成功的荡到相当好的落点时,她满意的笑了。

  动作利落的摘完剩下的药草,正当沈待君准备拉着树藤向崖顶攀爬时——

  “啊啊啊——”

  忽地一道极其恐怖的凄厉嚎叫声骤然响起,其声如鬼似魅,断金裂铁,一声接着一声的在山谷间震荡不绝,宛如遭受着世间最凌厉可怕的折磨;饶是沈待君的内力并不算差,也被震得心脉一滞,险些呕出一口血来!

  这根本不是恶鬼嚎叫,而是有着极深厚内力的武林高手的狮子吼啊!

  心中苦笑暗忖,她连忙运起功力抵抗那足以震断人心脉的凄厉嚎叫,同时也想起老夫妇口中形容的恶鬼。

  看来,所谓的恶鬼根本就说个武林高手,莫怪山脚下的住户承受不住这种带着内力的吼叫,只是……

  为何一个武林高手会连着二十多年来都躲在这山中“作祟”?

  愈想愈觉得古怪,沈待君满心不解,同时也发现那可怕嚎叫声的来源竟然就在自己的附近,当下不由得仔细观察了周遭,这才发现斜下方有棵针叶茂密,约莫双臂宽的松树自石壁裂缝中生出,而声音似乎就是出自于树下。

  疑心顿起,她小心的又放长了藤蔓,慢慢降至松树下后,这才惊讶的发现在茂密针叶的下方竟有一个凸起的平台,而平台后方竟是一个山洞,那凄厉刺耳的鬼哭神嚎就是从洞里传出来的。

  难道洞里竟有人吗?

  简直无法置信,她小心翼翼的让自己降落在不大的平台上,解开缠系在腰间的藤蔓后,这才小心而戒慎的进入洞内。

  石洞内窄小而昏暗,地上果核、兽骨四布,显得极其脏乱;而愈往石洞深处走去,愈是阴暗潮湿,而那鬼嚎声也益发的响亮刺耳。

  “啊啊……哈哈……贼老……哈哈哈……直贼……”

  听着那似哭似笑、似悲似怨,并渐渐可以听出是在诅咒人的叫骂声,沈待君顿住了步伐,语带戒备的轻声呼唤:“前辈?”

  就在轻唤声一出,凄厉可怕的鬼嚎在瞬间止住,洞内一片悄无声息,寂静而沉凝得可怕,好似那阴暗的尽头藏有凶猛恶兽将会随时扑出,凝结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如此诡异又古怪,让沈待君不由得感到不安与危险,下意识的就想退出洞外,谁知脚下才一动,一阵急促而怪异的“咚咚”声便自阴暗的洞底急速逼近,随即一抹有着半人高的黑影在眨眼间冲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出手往她的穴道点去。

  所幸她早有戒备,对方出手虽快,还是让她在千钧一发之际避过,并且毫不忧郁的飞窜出洞外的平台,打算见情况不对就随时拉着藤蔓逃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