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简洁的告知了她的决定,华丹枫呆呆的看着信上娟秀的笔迹,脑中乱轰轰的根本无法思考,唯一明白的就是——师姐离开了!她不在了!

  怎么可以……

  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抛下他、抛下师妹?

  他都还没来得及向她响应自己的心意,她怎么可以不说一声就走?又或者是她根本就是有意要闪避他,所以才悄然远去?

  说不定她在武家庄与他们分别时,心下就已做此决定了!

  明明当初分别时,她说会在紫云峰上等他们回来的,可如今却……骗人!师姐骗人!

  千丝万缕掠过心头,华丹枫又气又恼又难过,泛红着眼眶想到她如今人不知在何处,心中更是焦急不安,猛地又想马上往外冲去找人,然而——

  “师姐,我回来了,你在哪里……”叫喊声一路才外头窜了进来,晚了师兄好几步才抵达的华妙蝶一头冲进屋内,可在乍见他泛红的眼眶与难看的脸色时,欢快的嚷嚷声在瞬间凝结,同时也发现始终未见师姐身影,当下连忙询问:“师兄,怎么了?师姐呢?”

  “不见了……师姐不见了……”暗哑的嗓音微带着一丝哽咽,华丹枫颤抖着手将信交给她。

  “不见?怎么会不见?”尖声惊叫,华妙蝶急忙振信细凝,好一会儿后,她浑身颤抖的跌坐在椅子上,忍不住哭了起来。“怎么会?师姐……师姐不要我们了吗?”

  所以在武家庄时,她才会说什么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其实是因为她不要他们了,要丢下他们了是吗?

  否则……否则就算她要云游天下,想采集奇珍异草,可以等到他们回来再陪着她一起去啊!

  “才不是!师姐不会不要我们的。”恼得怒声否认,华丹枫拒绝接受这种可能是事实的想法,随即神色坚定的大声道:“师姐云游天下算什么?难得我们就不会去找吗?就算师姐藏在地下十八层里,我们也要挖出十八层土找到她。”

  闻言,华妙蝶破涕为笑,跟着也燃起了雄心壮志。“好!师兄,我们就把地刨出个十八层,等找到师姐后再把她给埋进去,报复她丢下我们,自己玩儿去!”

  虽然心知师姐的离开并非是为了自个儿去玩,而是想要闪避他,但是华丹枫还是非常赞同的重重点头。

  于是不久后,这对才刚回来的师兄妹又匆匆离去,开始了让他们誓言要挖洞埋人的寻人之旅。

  第八章

  “娘,爹是个怎样的人?”医书读到一半,清秀少女忽地心血来潮的询问。

  “你爹啊……”难得女儿主动问起爹来,柔雅美妇漾起一抹美丽微笑,如梦似幻的神情在显示出此刻的她正陷入久远前的甜蜜回忆。“你爹他温文儒雅、学识渊博;气质不凡、风度翩翩;心胸开阔、待人真诚,是全天下最温柔体贴的人了……”

  听起来像是个完人,只可惜一去不复返,累得娘痴等至今亦不悔。

  微带嘲讽的暗忖,沈待君可不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完美无缺的人,私心认为是娘的痴恋与太过久远而可能失真的记忆美化了爹亲。

  知女莫若母,温雅美妇见她微勾的嘴角,不由得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柔笑呢喃,“我知道你肯定不信,待你爹回来后,你见了他便知道娘说得不假了……”

  云层密布、大雨滂沱,阴山山脚下零零散散的坐落了几户人家,在昏暗夜色中,最靠近山道的一户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让屋内相依为命,年已花甲的老夫妇惊异互觑,想不通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敲门,可别是山中的恶鬼才好。

  愈想愈是惶恐不安,老夫妇俩迟迟不敢开门,可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益发急切,让两人不由得再次互觑……

  “老头子,不然你出声问问好了,说不得是刘哥儿的娘子要生了,急着过来请我们去帮忙呢!”老妇迟疑的猜测着,不想没搞清楚就先自己吓自己。

  “那……那我问问……”吞了口口水,老伯紧靠在门后,扬着声小心翼翼的探问:“谁、谁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一道温和中带着歉意的女子嗓音蓦地自门外响起。

  “小女子路经此山,谁知却下起了大雨,寻了许久才找到这里有人家,想借宿一晚避雨,不知可否答应?”

  听闻竟是个年轻姑娘的声音,老夫妇顿时松了一口大气,随即飞快的开了门,果然就见一名相貌清秀的姑娘站在门外,只是全身上下湿淋淋的,看起来好不狼狈。

  “姑娘,快进来!快进来!”老妇见状,怜心大起,急急忙忙把她拉进屋内,嘴上唠唠叨叨的念道:“怎么淋成这样?老头子,快去煮碗姜汤来让姑娘去去寒,可别因此病了才好……”

  很习惯听从老婆子的指挥,老伯连忙钻进后方灶房去煮姜汤,而浑身湿答答的姑娘也在她的照料下,很快的换下湿衣,拭干头发,原本冷冷的身子再度温暖起来。

  “婆婆,多谢您了。”轻声道谢,沈待君万分庆幸自己遇上了热心的老夫妇。

  自从离开紫云峰后,她便一个人寻访名山古泽,愈是黄山绝岭、渺无人烟之地,她愈是深入探查,一路来果然收获颇丰,采集了不少珍奇药草。

  哪知今日进入阴山却遇上大雨,让她甚是狼狈,幸好寻着了人烟,又容他们热情的收留,这才免去得找山洞避雨的下场。

  “没什么,不用客气!”老妇笑着回应。

  “来来来,姜汤来了,快来喝吧!”端着刚煮好的热腾腾姜汤出来,老伯热情的招呼着。“小姑娘身子看起来挺单薄的,可别受寒了。”

  闻言,沈待君心中一暖,笑着再次道了声谢后,这才接过姜汤慢慢喝着,果然未久,就觉肚子一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骸,舒服极了。

  见她一副纤细娇弱样,老伯回想起方纔还以为门外的是山中恶鬼,吓得他老半天没敢动一下,顿时不禁觉得好笑,“姑娘,幸好你出了声,否则我们两老还真不敢开门呢!”

  以为他们是怕有夜盗抢劫,沈待君只是微微一笑,倒没再多问。

  反而是老妇见她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鲜少人烟的深山,不免好奇的探问:“姑娘,这么晚了,怎么你会一个人来这里呢?”

  “就是啊!姑娘家孤身一个人在外,多危险啊!”老伯摇头唠叨碎念着。

  知道他们只是关心,并非想探究什么,也无其他恶意,沈待君噙着浅笑,轻声道:“我原是想上山去采些药草的,没料到半途竟遇上大雨,倒让自己淋成了落汤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