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哼!虽然是八人混战,不过也没说不能专盯着一个人打啊!

  闻言,华妙蝶也乐了,连连点头称好。“师兄,你可得把我的份一起算上啊!”

  “那是自然!”拍着胸脯保证。

  于是,就见师兄妹两人狼狈为奸的嘿嘿邪笑,齐往比武会场而去。

  而某个名声极差的少主将在不久之后,在擂台上被人点名作记号的穷追猛打,专攻他一人。

  不过若依恶名少主的邪魅性情,可能也会挺乐的就是了。

  紫云峰上,季节变化来得早,山下尚是青郁翠绿,山上却已绿叶转黄,展现初秋之貌,偶尔一阵冷风吹过,刮起阵阵落叶,更显萧瑟。

  雅致竹舍不远处的一棵枫树下,有座微微隆起的坟,一名女子孤立于前。

  几天了呢?她回来几天了呢?

  三天?五天?或者更久?

  恍惚的摇了摇头,她像是失了魂般怔怔的凝视着墓碑上娘亲的闺名,直到一阵寒风吹来,她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回神般的抬眸遥望四周,映入眼帘的净是一片空茫萧索与清冷寂寥,霎时纤细单薄的身子不由得一震,一滴清泪毫无预警的猛然滑落腮颊。

  这有的孤单寂寞、这有的寂静孤独,没有一点生气、没有一丝温暖,这是她要的吗?

  娘用了她大半辈子痴等着一个男人,将一生困在紫云峰上,直至阖眼溘然长逝,她都未曾后悔,也始终坚信着那个男人并未负心,总有一天会回来与她们母女俩一家团圆。

  娘虽痴等一生,可至少坚信她所等待的男人是爱着她的,可她自己呢?她等的又是什么?

  师弟对她只是师姐弟之情罢了,从来不是男女情爱,从来不是……

  豆大的清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滚滚而落,再也止不住,她瘫软在坟前,额靠着墓碑,畏然低泣……

  曾经她为娘的痴傻而感到不值,可如今,她竟连娘也不如了!

  “娘……”清泪蜿蜒而下,她哀泣轻喃。“你说过你不曾后悔,可我却怕我会……我不想步你的后尘……不想……”

  抱着墓碑喃喃低语着,她不值哭了多久,直到泪尽声哑,她才缓缓起身,肿胀通红的眼眸凝视周遭一圈后,她的神色渐渐坚定,移步往竹舍内而去。

  是的!她不想象娘亲一样,也不想痴痴等待一个不知是否会回来的男人,所以她要走自己的路,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

  “哈哈哈……师兄,这回你可红了,我看以后全江湖人人都识得你了……”

  “嘿嘿……好说!好说!”

  林叶转红的山径上,就见一对男女欢言笑语的往紫云峰上而行,年轻的脸庞上满是得意之色——可不就是华丹枫、华妙蝶两人。

  只是若要问起这对师兄妹为何会如此开心兴奋,那就不得不提起前些日子在华山之巅举行,后来结果却是震惊江湖众人的比武大会。

  那日,华丹枫在比武大会开始前的最后一刻终于跳上擂台,并在八人混战中独钟应孤鸿一人,不论是联合他人攻击,抑或是独自一人强袭,总之他就像只盯上猎物的毒蛇般的紧咬不放。

  由于他太过明显的“专情”,导致后来其他人皆由了默契,在偌大的擂台上自动空了块角落让两人单打独斗去——反正依他们出招的激烈程度,最终不是两败俱伤,也总会有一人倒下,他们刚好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

  众人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两人不仅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还打得阴招尽出,流弹四射、殃及池鱼。

  于是就见混战中的六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甚至连仅剩下的俞子南都提高了警觉,可躲得了前却闪不了后,最后还是不敌两人前后夹杀,成了第六尾无辜遭殃的池鱼。

  如此出人意料的发展,可让擂台下的群众齐声哗然,同时也热血沸腾了起来,欢呼吆喝声此起彼落,各个睁大眼睛就怕错过任何一幕精彩画面。

  只是应孤鸿原本就恶名在外,名气如雷贯耳,人人皆知他的武艺高强,可却没想到默默无名、横空出世的华丹枫的武功竟也是如此厉害,与应孤鸿一来一往打得平分秋色、毫不吃亏。

  就在这种谁也不落下风的对战中,两人又打了百来回合,最后在众人惊呼赞叹声中,两人互使损招,然后像落水狗般互抱着双双摔出擂台,而且在落地的瞬间还互不相让,一人一拳各获得一只黑眼圈。

  所以擂台上幸存者——零人!

  新的四大公子比武大会——全军覆没!

  瞠目结舌的瞪着空荡荡的擂台,在场所有江湖人皆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样的结局,于是所有人面面相觑、万分无语。

  而造成这结局的两人却是毫不在意的起身,一个潇洒的拍净衣衫,一个拉着笑眯眯迎上来的师妹,默契十足的互瞪一眼后又双双大笑,然后丢下还在纠结中的江湖众人,飘飘然的各自下山离去。

  从此之后,华丹枫三个字在江湖中红了,新四大公子虽没封成,但却因此多了一个“玉面双龙”的称号。

  至于双龙是指哪两个人,不言可喻。

  不过这些对华丹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如今急着赶回紫云峰,然后见到师姐后要撒娇的对她表白说——如果是师姐的话,可以喔!

  径自兴高采烈的幻想着,他愈想愈乐,离家愈远,一颗心便愈雀跃。

  好不容易当他远远的瞧见那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竹屋时,顿时开心的欢叫一声,一路呼啸的直冲而上,惹得华妙蝶在后面边跑边笑的骂他不够道义,竟然想甩下她,一个人先跑回去霸占师姐。

  “师姐……师姐……我们回来了……师姐,你在哪里……快出来啊……”华丹枫一路欢快的飞奔到屋外,四下不见人影,想也不想便冲进竹舍内。“师姐,我和师妹回来了!师姐,你快出来……”

  扯着喉咙寻人,谁知屋内找遍了也不见丝毫踪影,他不由得大感奇怪,下意识的打开窗子想探头出去瞧瞧,谁知指尖一碰窗棂,竟沾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他心下顿时一跳,一股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

  怎么会?

  师姐最是爱清洁,若她回到这里,断不可能让屋子生尘的……

  心鼓鼓的跳着,华丹枫想起从方才叫喊寻人皆不见师姐一丁点的动静……莫非……她根本没回来?

  所以在武家庄时,她说她倦了,说她思念山上的清静,想一个人先回来是骗他们的吗?

  想到她可能根本就没回来,人不知上哪里去了,华丹枫顿时心急如焚,慌得掉头就要往外跑时,眼角余光却猛然扫见竹桌上的一封信……

  信?桌上怎会有一封信?

  本要往外冲的脚步在瞬间顿住,一个转弯就扑倒桌前飞快的抓起信,双手轻颤的打开信纸,那从小看到大再熟悉不过的娟秀笔迹便映入眼帘……

  师弟、师妹:

  自在武家庄与你们一别后,师姐回到这里住了几日,闲暇无聊时,重新翻阅娘留下的旧时医书,书中记载了许多疗效绝妙的奇花异草皆未曾见过,心中忽感自己所学尚浅,实该更加深研。

  所以师姐决定云游天下,寻访各地名山古泽,采集奇珍异草。

  若你们回来见到了这封信,不必紧张也不必替师姐担心,总有一天,师姐会回来的,你们自己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

  师姐沈待君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