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最后忽受一阵强风拉扯,紧绷的丝线霎时一松,就见断了线的纸鸢再也不受控制,随着风势而去。

  “啊……”低呼一声,她怔怔的望着愈飞愈远,最终不知坠落在何处的纸鸢,神情有些怅然若失。

  “师姐,对不起!”一旁华丹枫见状,原本还有些小心翼翼的情绪顿时消去,满心懊恼的叫道:“因为是临时赶做的,材料不够充足,只能勉强使用这些不够坚韧的丝线。如果是紫云峰上我自己捻的线,肯定就不会这样了。”

  缓缓收回痴凝的眸光,沈待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苦涩中似乎又带着释然般轻笑起来。“算了!讨来的终究还是留不住……”

  师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讨来的终究是留不住”?

  华丹枫愣住,宛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不解她这天外飞来一笔的奇怪话语,正想问个清楚时,却听到师妹的嚷嚷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师姐、师兄,你们一大早在这里放纸鸢,竟然不找我一起来!”随着指控声,华妙蝶在眨眼间已奔到两人面前,后方还跟着一起前来的俞子南。

  可恶,太过分了!她睡醒时还想说怎么不见师姐,结果出了房门抬头一瞄,就见疑似出自师兄手笔的纸鸢在天空中遨游,于是急忙开始找人,还在路上巧遇俞子南,最后两人连袂寻了过来。

  只可惜那纸鸢已经断了线,不然就可以轮到她玩了。

  听闻不满的抗议,沈待君仅是淡淡的一笑。“先前见你还在睡,不好吵你呢!”

  “难得沈姑娘、华公子一大早就这般好兴致,只可惜那纸鸢不懂配合,这会儿不知落到哪里去了。”俞子南神清气爽的调笑打趣,看起来精神极好。

  闻言,沈待君笑笑的还来不及回话,就见他又开口——

  “对了!沈姑娘,你们可有计划日后要往哪里去?”心知眼前师门三人中,向来是身为师姐的沈待君做主,俞子南便直接问她了。

  他的问题,沈待君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武庄主的寿诞已过,他们也没理由再久留,合该这两日就该告辞离去,加上她心中已有了决定,所有不动声色的反问:“倒是没有特定的目的地,怎么俞公子有其他建言吗?”

  被看出别有用意,俞子南不禁尴尬一笑。随即振奋道:“半个月后,华山将由一场四大公子的比武大会,若是三位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前去凑个热闹。”

  一听有热闹可凑,华妙蝶立刻来劲了,不过还是忍不住疑惑的质问:“四大公子?怎么不是有一个失踪了,另外三个人也都成了中年大叔了,还能称为四大公子吗?再说,四个都不见了一个,还比什么武呢?”

  被她一句“中年大叔”给梗得一窒,俞子南忍不住默默的为“昔日的四大公子,今日的中年大叔”的爹亲无声的流下泪来,他深吸一口气后才能稳住声音。

  “华姑娘误会了!就是因为当年的四大公子失踪了一个,所以这些年,四大公子之名已渐渐式微。但江湖上总是不缺好事之人,因此才兴起了要重封四大公子一事。意欲参与之人得未满三十,并且在比武中击败众多对手,最后胜利的四个人才有资格获得此名号。”

  “嘿,这么说来,师兄也能参加嘛!”笑望着自家的师兄,华妙蝶眨巴着闪亮大眼,很是期待。

  听闻整个来龙去脉,贪图新鲜有趣事的华丹枫也不禁有点跃跃欲试,只是……

  悄悄的,他朝神色不波的师姐偷瞄过去,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师姐,咱们去瞧瞧吧!去瞧瞧吧!说不得师兄真能混个四大公子来当当呢!”同样深知师姐才有决定权的华妙蝶,使出撒娇神功,摇着她的手臂连声哀求。

  “若真有兴趣,那你们就去吧!”微微一笑,沈待君没有拒绝。

  听她答应,华妙蝶开心的欢呼出声,但随即意识到她话中似有漏洞,当下急急的追问:“我们?师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一旁的华丹枫不由得一惊,带着疑问的目光也往她的脸上扫了过去。

  恍若未见两人的急切神色,沈待君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这些日子,我觉得有些倦了,心中甚是思念山上的清静,所以想回去看看了……”

  嗓音微微顿了一下,她随即又补充道:“可你们性喜热闹,师姐实在不该碍了你们的前程,所以你们就随着俞公子一起去见识见识吧!我相信俞公子肯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是吧,俞公子?”

  “当然!”忽然被点名,俞子南立即肃穆的点了头。

  虽然他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作此决定,但光凭着三人对他的救命恩情,他说什么也会照料好他们。

  “可是师姐,你真的要一个人回紫云峰吗?若路上遇上坏人可怎么办?再说,你自己一个人孤伶伶的待在山上,那有多寂寞?不行!不行!那我也不去看啥比武大会了,就跟师姐一起回去。”华妙蝶急了,舍不得让师姐一个人回去山上。

  “是啊!师姐,我们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呢?”连声附和,华丹枫也很焦急。

  “行了!师姐的武功虽然没有你们两个好,但也没差到哪里去,哪还会怕什么坏人呢!”沈待君摇头轻笑,黑潭般的幽深眼眸复杂的凝睇着两人好一会儿后,她叹息般的呢喃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们长大了,师姐总不能陪着你们一辈子,也该是让你们学着独立的时候了。”

  “可是……”华妙蝶还有话要说。

  “别什么可是不可是了!”毅然决然的打断她的话,沈待君随即柔声安慰。“放心,师姐会待在紫云峰上,只要你们玩倦了,想师姐了,随时可以回去看我。”

  被她这么一安抚,华妙蝶才总算是稍安下心,甚至能轻松的想说日后少了师姐的管东,她和师兄可就是脱缰野马,可以尽情玩疯了。

  有别于师妹的单纯心思,华丹枫想起昨日之事,再相较今日她明显想将他们交代给俞子南照应的举动,顿时隐隐起了疑心……

  师姐……她是有意要避开他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华丹枫不由得惶惶然的看向她,却见她猛然别开眼回避他的目光,这让他的心口霎时一揪,整个人如坠入寒湖,浑身冰凉而茫然无措……

  怎么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