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想到这里,沈待君不禁苦笑了一下,抬头怔怔的看着皎洁明月,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直到良久后,她正欲转身回房时,却听到细微的枯枝断裂声乍然响起,让她不由得惊觉轻喝,“谁?”

  “师姐,是……是我……”蓦地,细如蚊吶的嗓音自树丛后悄悄传来,随即,一道人影打阴暗处转出,让银白的月色照亮了他的脸庞,也照亮了他心虚又尴尬的神色。

  “师弟!”诧异低呼,沈待君没料到会是他。

  不安的搔了搔脑袋,华丹枫低着头,依旧不知该以何种心情与表情来面对她。

  经过那令他震惊至今还难以回神的一番话后,他就一直处于茫然失措的状态中,直至万籁俱静的深夜,他依然浑浑噩噩、辗转难眠,最后干脆起身走出房,像只无头苍蝇般的乱逛,盼能消除心头那股烦躁感。

  谁知走着走着,竟远远瞧见师姐的身影,当下他心中一怔,既不敢面对她,又怕她孤身一人在深夜里独走会碰上危险,于是便恍恍惚惚的尾随着,直至不小心踩着了枯枝才被她给发现。

  依然……逃避着不敢直视她吗?

  见他低垂着脑袋,沈待君心中一涩,可脸上依然噙着令人难以看出真正心情的淡淡微笑,低声柔和道:“师弟,把白天的事忘了吧!”

  “啊?”华丹枫愕然,下意识的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她。

  “师姐并不想让你为难,所以……忘了吧!”轻轻的,她叹息般说道。

  “我……”华丹枫想说他并没有为难,只是理不清自己的心情,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不觉得为难,毕竟若是真的不感到为难,那么今天就不会这么的难以面对她了。

  果然……她确实是让他为难了。

  沈待君最是了解他,顿时不由得心头一酸,视线有些朦胧,随即她紧闭上眼,将那上涌的泪意抑去后,才缓缓睁开眼眸,低声沙哑道:“忘了吧!全忘了吧!明天,我们依然是师姐弟……”

  如今,她所能奢望的,也仅只于此了。

  听着她沙哑的声音,不知为何,华丹枫觉得自己似乎是让师姐伤心了,顿时不禁有些手足无措,而就在此时——

  “晚了!回去睡吧!”柔声低语,见他衣领略微凌乱,沈待君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如同以往照顾他那般替他抚平。

  哪知华丹枫却像是受了惊般的猛然避开,待意识到自己闪躲的动作后,他霎时一僵,满心歉疚又惶恐的朝师姐看去,果然见到她嘴边的浅笑在瞬间凝结。

  “师姐,我不是……不是……”他结结巴巴的,却是难以解释方纔的举动。

  终究,他们还是连师姐弟都做不成了吗?

  脸上迅速闪过一抹黯然的神色,沈待君僵硬的缓缓收回手,幽深的眼眸沉沉凝觑他许久许久,久到他仓惶不安的避开眼后,她才涩然一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般轻声低喃——

  “师弟,做只纸鸢给我吧!”

  第七章

  “师姐,若我好不了怎么办?”床榻上,少年瘫软着身体惊恐的询问,泛红的眼眶流着薄泪,若非强忍着,恐怕早已崩溃。

  “师兄,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病床边,娇美少女哭着大喊,丝毫不接受师兄可能会因一时练功不慎,走火入魔而瘫痪终生。

  “可是若好不了呢?若好不了该怎么办?”正值青春年少,还有大好前程的少年满心恐惧,就怕自己这辈子就要这么瘫在床上了。

  “不会的!师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娇美少女泪眼哭喊,来来去去就这么一句。

  只可惜师妹的哭泣安慰不了少年惶恐的心,他泪眼朦胧的看向师姐,哽咽道:“师姐,怎么办?我若好不起来怎么办……”

  “不要担心,我和娘会治好你的。”柔声安抚,清秀少女的声音有股稳定人心的力量。

  “可若治不好呢?若治不好呢……”少年哽咽加重,几快崩溃。

  温暖纤细的玉手轻柔的抚着少年脸颊,清秀少女的眸光坚定的瞅凝着他。“就算治不好,你还是我的师弟永远都是我的师弟。”

  所以就算他会瘫在床上一辈子,她也绝不会舍下他,并会永远的照顾着他。

  闻言,少年强忍的泪水自眼角流下,再无用处,他还是她的师弟永远都是……

  翌日,一大清早,华丹枫提着连夜扎好的纸鸢守在房门外,虽然不明白她为何突然想要一只纸鸢,但因为那是师姐难得开口对他提出的要求,所以就算是整晚不睡,熬夜赶制也要将纸鸢做好给她。

  况且,昨晚他那下意识的闪避动作肯定是让师姐伤心了,这只纸鸢就当作赔罪吧!

  正当华丹枫恍恍惚惚的如此想着,“咿呀”一声轻响,房门被轻轻推开,向来比师妹早起的沈待君走出房门,乍见到守在门外的师弟时,顿时一愣,随即在瞧见他手中简朴无华却扎实的纸鸢,嘴角不由得轻轻漾起一抹浅笑。

  “师姐……”吶吶的,华丹枫小声叫唤,心下还对昨晚伤了师姐的举动感到愧疚与不安。

  “这么快就扎好了,肯定是做了一整夜吧?”恍如昨晚之事未曾发生过,沈待君神色不波的微笑着,随即看了一下受清晨凉风吹拂而左右摇曳的树梢,她轻声又道:“选日不如撞日,正巧现在有风,不如就陪师姐去放纸鸢吧!”

  华丹枫正觉得有愧于师姐,哪敢拒绝,当下连忙点头称好。

  于是师姐弟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层层回廊,终于在后院寻了一处空地,然后接着阵阵清风,华丹枫把纸鸢放上天空后,才把操纵的丝线交到她的手上。

  一下一下的拉着线,沈待君第一次享受放纸鸢的自由与快乐,嘴角不自觉的噙着淡淡的浅笑,看着在天空中摇曳生姿的纸鸢愈飞愈高……愈飞愈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