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呵……说什么没想让他为难困扰,可最终还是让他困扰了。

  涩然一笑,她抬眸沉沉的凝睇着他,似有千言万语欲诉,最后却全化为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师姐为何要向他道歉?华丹枫更惊更慌了。“师姐,我……”

  “师姐,你没事吧?那坏蛋可有欺负你?若有的话,我和师兄去帮你打他一顿……”华妙蝶急吼吼的奔来,浑然不知的打断了自家师兄的话语。

  吼!原本师兄突然丢开纸鸢离开时,她还满心的纳闷,下意识的朝师兄奔去的方向看去,谁知却瞧见那个坏蛋正堵住师姐,不知在说些什么,这才明白师兄这突兀的行动的原因,于是也跟着丢下纸鸢追了过来,谁知跑到一半,却见那坏蛋径自离开,而师兄却像是傻子般呆站着,也不知在干什么?

  “是啊!沈姑娘,那黑风堡少主没再寻你麻烦吧?”同样眼见情况不对而尾随过来的俞子南也关切的询问。

  “没、没事!”强自一笑,沈待君的脸色虽然仍显苍白,可神情却已恢复了一贯的淡然、冷静。“只是恰巧碰上,聊了几句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没有怀疑,华妙蝶娇憨的笑道:“我还以为那个坏蛋又要寻什么名目来欺负你,还紧张了一下呢!”

  她该佩服师妹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吗?

  心中苦笑了一下,沈待君还来不及回应,就听她又嚷嚷起来——

  “师兄,你手上的是什么?让我瞧瞧!”滴溜溜的眼眸赫然发现师兄手中突然多了一卷像是字画般的东西,华妙蝶直觉的就想拿来瞧个分明。

  “不行!”没来由的,从不避讳她任何事物的华丹枫大吼拒绝,手中的字画更是被他胡乱的塞进怀里,下意识的不愿让她看见。

  莫名其妙被吼,华妙蝶愣了愣,随即气愤的嗔恼道:“不瞧就不瞧,师兄,你凶什么呢?”

  同样没料到自己的反应会是如此激烈,华丹枫不由得呆了呆,随即又被师妹恼怒的控诉,他顿时心虚的吶吶道歉。“师妹,对不起,我……我……”

  我了个老半天,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好借口。

  “哼!”横瞪一眼,她挽着师姐径自叫道:“师姐,我肚子饿了,咱们吃饭去,别理师兄了。”

  话落,扯着人就往不远处的一家酒楼走去。

  而沈待君则是目光复杂的瞅了华丹枫一眼后,便什么也没多说的任由她拉着走了。

  唉……师妹什么都不知道,而师姐……他又该如何去面对她呢?

  对于师姐对他的心思,从来没想过男女情事的华丹枫只觉得茫茫然的,说不出是欢还是喜、是忧还是愁?只能呆呆的看着两人纤纤的背影远去,心中甚是烦恼……

  “华公子,怎么了?”见他呆站在原地没有动静,俞子南不由得开口探问。

  “没、没什么!”猛然回过神来,华丹枫急促地摇了摇头,随即一言不发的追了上去,可却始终保持在三步外的距离尾随在后,不似以往那般会凑上去与她们有说有笑的。

  真的没什么吗?

  回想方才华丹枫与沈待君两人的神色皆有些古怪,俞子南隐隐觉得先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和华妙蝶所不知的事,但既然当事人不愿明说,他也不好探究下去,当下便不再多想了。

  是夜,玉兔高悬、凉风徐徐,一道纤细孤单的人影在月色下缓步而行,漫无目的的在“武家庄”内弯弯曲曲的庭园小径上走了许久后,似有若无的叹息声才自人影的口中逸出,轻轻飘荡在空气中……

  能怪谁呢?

  她早该知道应孤鸿不是个简单人物,却还是着了他的道。

  怪只怪她当时乱了分寸、试了镇定,这才轻易的被他所设计!

  倘若她能稳下心神,在他的威胁下坚不承认,抑或是就算被师弟听到了,自己能不那么慌乱失措,马上冷静的改口表明那番话只是为了敷衍应孤鸿,其实并非事实,那么或许如今就不会如此尴尬且为难了。

  只是想是这么想,真要亲口否认自己的情感,她做得到吗?

  不,她做不到!

  她可以将自己的感情深藏,但却不能去否认,否则她怎能面对自己?

  是的!不能否认,因为她的情感并非是种污秽的罪恶,所以否认了这份心意,就等于是否认了自己。

  思及此,沈待君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回想白天时,一行人进了酒楼用饭,席间小师妹似乎没发现他们之间的古怪气氛,一如往常那般的叽叽喳喳,而她则是勉强噙着笑,有点心不在焉的偶尔应和个几声。

  倒是师弟在整顿饭下来几乎都是默不吭声,甚至眼神飘忽的躲避着她的目光,那异样的表现让向来迟钝的师妹也不禁起疑,笑说他的魂不知是飘到哪里去了,肯定是中邪了。

  至于俞子南嘛……他肯定是察觉到他们的异样,不过不愧是“松月山庄”的少主,在江湖上也算有点历练,所以很懂得分寸,从头到尾都未曾多问一句,反倒很是努力的在找话题与师妹一搭一唱,热络气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