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沈待君不知他复杂诡谲的心思,也不知他现身接近自己所为何来,但却深深明白此人绝不会无聊到来与自己闲话家常,所以戒慎而礼貌的温声道:“虽不知应公子此话何意,但你开心就好,若无其他事,恕在下先走一步。”

  话落,她放下手中的字画,正欲转身离去之际,却听那似嘲似讽的嗓音再次扬起——

  “沈姑娘,这幅画你不要了吗?”拿起她舍下的字画,应孤鸿佯装很感兴趣的欣赏起来,嘴里还不忘刺激一下对方。“我瞧你似乎挺喜欢的。”

  他……知道了些什么?

  沈待君心下一凛,目光微闪,可回过身时却只是镇定的微笑着。“我想应公子这般细细的欣赏,肯定是比我更加喜欢,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如此不愠不火的回应,应孤鸿却勾起了笑。“不过画的意境可得衬上人的心境才更显价值,不是吗?我想沈姑娘比我更加适合拥有这幅画。”

  有种被看破隐匿心思的惊恐,沈待君的脸色在瞬间发白,心中慌乱至极,向来波澜不兴的眼眸此刻却盈满了仓惶与不安,可却还得强自镇定的笑道:“应公子,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还想装蒜?

  冷哼一声,应孤鸿这人有个恶劣的癖好——完全见不得人顺心无事一身轻,如今既然让他抓到了把柄,就更想恶狠狠的撕裂她脸上强装出来的清冷、沉静的假象,所以他恶意更盛的笑了,“三个人中,总有一个会被落下的,不是吗?”

  暗藏讥讽的反问,他装模作样的为她叹息。“更何况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姐弟,那种被落下的孤寂失落感就更加强烈了。”

  他果然是知道了!

  原本就苍白的脸庞如今更是毫无血色,沈待君不知他是怎么得知她不欲人知的秘密,但却也不愿任由他奚笑、玩弄,于是……能稳住心神后才冷淡的响应。“是否被落下,又是否孤单失落,我想那都与应公子无关。”

  见她冷着脸,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应孤鸿尚还不满足,嗓音低柔的在她耳边轻笑,“你说,我若是将你这番情意转达给令师弟知晓,算不算是功德无量呢?毕竟有可能促成一段好姻缘呢!”

  让师弟知道她隐于内心深处的情思?

  不!不行,绝对不行!

  若是师弟真的知晓了她的心意,或许他们连单纯的师姐弟也做不成了。

  眼底迅速闪过一抹惊慌,沈待君不安的轻咬着唇瓣,侧身避过他吹拂在颊边的气息,深幽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直凝着眼前心思诡谲难测的男子,弄不清他究竟意图为何?“应公子,你到底想怎样?”

  “怎样?”扬起眉梢,应孤鸿眼尖的瞄见远方空地上的某“嫩小子”似乎已发现了这边的异状,正气急败坏的丢下纸鸢,满脸焦急的急掠而来时,他笑得更欢悦了。“不怎么样,只要你现在亲口承认,那我就不为难你,也不对你那师弟透露一字半句,如何?”

  这男人明哄暗逼的,难道就只是无聊的想听到她亲口承认自己对师弟的情意吗?

  柳眉微蹙,沈待君实在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但自从被戳破心思后,她就一直心慌意乱,脑袋乱轰轰的一片,就连表面上的沉稳镇定也只不过是强装出来的,实际上她早已无法思考!

  所以听他答应不对师弟透露一字半句后,就算提出的条件是如此怪异,她在心慌意乱下页难以多虑的点头应允了。

  “我承认……”深吸一口气,她白着脸,沉沉的凝睇着眼前的男人,嗓音微颤却坚决的缓缓道:“我对师弟确实有着超乎师姐弟的情谊!事实上,我爱他,是男女之情的那种爱,但那又如何呢?这份情我一直藏在心底,藏得很深、很紧,从不打算让他知晓,也没想让他为难、困扰,这只是我个人的私密情感,我问心无愧。”

  压抑隐藏了许久的情感,一旦开了口承认,沈待君像是截堵的河水终于找着了缺口般倾泻而出,波澜不兴的神色看似冷静淡定,可略带颤抖的不稳语调却明白显示出她心中情绪起伏的波涛汹涌。

  “哈哈哈……”蓦地,应孤鸿放声大笑,随即扬眉看着她身后那个急奔而来,却在听闻这预料之外的一番话语后,瞬间吓得浑身僵硬,难以动弹的某人。“小子,你可听清楚了吗?”

  她这似嘲带笑的话语一出,沈待君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浑身轻颤,虚弱的几乎要瘫软在地……

  不……不会的……不会是她想的那般……不会的……

  心下不断的否认,她苍白如纸的缓缓回过头,在那僵凝中带着不知所措的熟悉脸庞映入眼帘时,霎时眼前不由得一黑,身子难以自持的晃了晃,几欲昏厥过去,最后还是靠着坚强的意志力勉强撑住自己,唇瓣蠕动了几下,却始终难以出声。

  “唉……有这么个有情有义、深情不悔的师姐,可真是好福气啦!”眼见目的已达成,应孤鸿懒洋洋的勾起嘴角,摇着头,啧啧有声的感叹着,随即大方的丢了一锭碎银给那名中年书生。

  “这画,我买下了!”

  于是在那中年书生惊喜的道谢声中,他将那字画扬手一抛,在某个受惊过度的“嫩小子”下意识乖乖接住后,挑眉邪笑道:“小子,这画就送给你吧!说不得日后就成了你们的定情之物了呢!”

  话落,又是一阵大笑,然后勾着嘴角,异常欢快的撒手走人。

  呵……果然欺负人是转变心情的好方法,真是痛快极了!

  任由那造成眼前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径自离去,在场两个神色僵硬的某对师姐弟既慌乱又不知所措,根本无暇他顾,一时之间皆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怔怔的彼此凝觑。

  他听错了对吧?

  师姐……师姐对他绝不是……不是……

  下意识的,华丹枫在心中不断的想摇头否认,可当师姐那异常苍白的脸庞映入眼帘时,一道不容他否认的事实如轰雷般硬生生打进了他的脑子里——

  是真的!师姐对他并非只是师姐弟之情,否则如今她的脸上不会如此苍白,眼底不会如此惊慌,两手更不会攥得如此紧,彷佛是要将秘密紧紧攥握在手心里,不给人夺去似的。是的!他了解她,就如她了解他一样。从小到大,只要师姐又什么不欲人知的心思被说中了,她总是会紧紧攥着手心,老半天不发一语,就像如今这般。

  体认到这铁一般的事实,华丹枫更是呆愕,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不知该如何开口打破这片沉默。

  而他的惊愕、不安与不知所措的模样全数落在沈待君的眼里,让她心下蓦地一冷,原本被知晓心意的惊慌感在瞬间褪去,只余下一贯的冷静与悄悄蔓延的苦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