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那可难说了,得我玩看看才知道。”华丹枫笑眯眯的也不认输。

  于是在纸鸢老伯的热络介绍下,华丹枫挑了一只老鹰造型的,华妙蝶则选中了一只五彩缤纷的蝴蝶纸鸢,就连俞子南也在两人的鼓吹下,也拿了一只拖着三条长长尾巴的传统菱形状纸鸢,唯独沈待君含笑不语的看着三人,从头到尾都没想要替自己买一只的意思。

  “师姐,你也快来挑一只吧!”发现到她的“不合群”,华丹枫马上热情笑道:“瞧,这只绘着牡丹的纸鸢挺醒目的,还有这只的形状很特别,那只看起来也不错……”

  见他兴高采烈的轮流拿起一只又一只的纸鸢向她推荐,简直比摊主老伯还像老板,沈待君只是微笑摇头。“不用了。”

  “咦?”轻咦一声,华丹枫吶吶的问:“师姐,你不想跟我们一起放纸鸢吗?”

  再次摇了摇头,沈待君神色不波的轻声道:“不了,你们自己去玩吧!”

  “可是……”华丹枫还有疑虑,却被人给打断。

  “师兄,我们就别勉强师姐了。”清脆娇嗓乍起,华妙蝶自以为了解的笑道:“你忘了从小到大,师姐从来都不曾跟我们一起放过纸鸢吗?她肯定是不喜欢的。”

  咦?是这样吗?

  华丹枫搔了搔头,回想过往,发现师姐确实不曾跟他们一起放过纸鸢,当下以为她真的不喜这种孩子气的玩意,于是也就不敢再要求了。

  不喜欢吗?不,她不是不喜欢,她只是尚未等到自己真正想要的那只纸鸢罢了。

  苦笑暗忖,沈待君眼底迅速闪过一抹黯然,随即强振起精神,嗓音轻柔却很坚持。“我有点倦了,想到茶棚下去坐一会儿,歇息一下。你们尽管去玩,别让我坏了你们的兴致。”

  华丹枫原本还有点担心放她一个人,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定那茶棚离放纸鸢的空地不远,只要转个头就可以随时看到她,就算突然有了什么意外发生也可以马上发现,当下便安了心。

  “好吧!”点头同意,他不忘补上一句。“师姐,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喊上一声,我们会听见的。”

  微笑的点头答应,沈待君朝他们摆了摆手,悠悠然的朝茶棚而去。

  见状,华丹枫等三人也不再浪费时间,很快的付清了纸鸢的钱后,便兴匆匆的往湖畔边的一处空地奔去,三两下就将三只纸鸢升上天空,与原本就在空地上玩的孩童们混成了一团。

  甚至连俞子南也从一开始的拘束,到最好也放下了身段,重拾起童心,玩得可开心了。

  沈待君来到了茶棚,寻了一空桌坐下,向店主要了一壶茶后,便怔怔的遥望着空地上又笑又叫的放着纸鸢,脸上满是欢快笑容的师弟妹……

  多么的欢欣、多么的快乐、多么的……令人艳羡!

  是的!她艳羡,艳羡着他们的性情相近,艳羡着他们的兴趣相合,艳羡着他们看起来是如此的男俊女俏,如此的登对。

  反观自己……

  终究也只不过是个受尊崇的师姐罢了!

  一个性情清冷、个性沉闷,始终等不到心之期盼却早已被人遗忘的那只纸鸢的师姐。

  想到这里,她涩然一笑,强迫自己将那黯然而情伤的目光收回,眼眸微垂的静静喝着清香中带丝微苦的茶水,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早已落入暗处一双饱含兴味的锐利眼眸里。

  歇息了好一会后,她不让自己把注意力转回欢快放着纸鸢的师弟妹身上,眸光往周遭扫了一圈,这才发现茶棚右方不远处有家字画摊。

  心想着闲着也是闲着,沈待君决定逛逛字画摊去,当下起身来到字画摊前,视线却瞬间被挂在摊架上的一幅字画给吸去,怔然的目光迟迟无法移开……

  “姑娘对这画有兴趣吗?”字画摊主人——一名身形瘦弱、气质斯文的中年书生察觉到她的视线所及之处,不待她回答便微笑着将那幅字画由摊架上取下,轻捧着送到她的手中。

  其实那字画并无绘有什么气势磅礡的大山大水,只是单纯的画着一汪江水,水上孤舟远去,舟山隐隐有抹男子背影,而江畔倚树独立的女子目光迷蒙的遥望远方孤舟,神色孤寂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至于画的左上角空白处则题了两句古诗……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蓦地,一道低沉的吟哦声忽地响起,让原本还处在恍惚中的沈待君猛然惊醒回神,迅速转头朝声音来源看去,却见已多日未曾现身的黑风堡少主竟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薄唇噙着显而易见的嘲意吐出画上所题的两句古诗。

  知晓眼前这人的心思诡谲,性情难测,此回现身也不知是何来意,沈待君不由得神色一敛,彷佛先前的的恍惚不曾存在,波澜不兴的噙着一贯的浅笑开口了,“原来是应公子,好些天不见,一切可安好?”

  “挺好的。”冷冷的看着她,应孤鸿恶意的笑道:“尤其是瞧见了你,那就更好了。”

  哼!这些天来,他一直忙着追查某件事却始终没有结果,除了原本就已知道的外,一点新线索都没有,心情正差着呢!

  没想到一返回杭州城,就让他撞见了她黯然神伤的痴望着那个“嫩小子”的眼神,顿时挑起了他难得的兴致,于是便隐于暗处观察,也因此愈看愈是兴致盎然,心中起了猜疑。

  接着又见她心神恍惚的站在字画摊前呆看着某幅字画,久久无法回神,让他不由得大感奇怪,终于忍不住上前查看,结果……

  唇角勾着笑,应孤鸿在瞧清画上所题的两句古诗后,再回想她先前黯然痴凝的神色,原本心中的猜疑霎时得到证实,让他多日追查无果的恶劣情绪在瞬间消失无踪。心下不禁大乐不已。

  呵……这下可有趣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