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呿!作客别人家,还敢对主人这般的无礼,果真不是一般的狂妄嚣张。

  打过清晨那一架,应孤鸿对华丹枫倒是有了些许好感,听闻嘲讽言语,心中竟也不恼,只是挑眉冷笑响应。

  “惹人嫌又如何?姓武的那老狐狸就算让我当面给难看,也只能夹着尾巴陪笑。”方才可不就算最好的证据。

  沈待君不知他与武仲连之间的牵连,也不知他们先前是在谈些什么,但是从方纔的蛛丝马迹看来,武仲连对他确实有些忌惮,只是……

  “何必呢?与人为善总是好的,毕竟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不是吗?”而他却似乎乐于制造敌人,实在令人不解。

  “朋友?那只老狐狸还没那个资格!”冷声嘲讽,应孤鸿径自转身走人,留下两个面面相觑的师姐弟。

  “那家伙也太嚣张了吧?”不甘心的瞪大了眼,华丹枫哇哇鬼叫,“怎么可以不打声招呼就走人?我还没找他算伤了师姐的帐呢!”

  “算什么帐?”横睨了一眼,沈待君严肃的交待。“师姐的伤没事,你可别因此而再去招惹麻烦。”

  言下之意就是——此事就此罢了,不可再去找某少主开打。

  明白她话中的含义,华丹枫虽然很不甘心,却也只能满心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见他答应,沈待君这才微微一笑。“好了!不是要去瞧热闹吗?”

  “对喔!”猛然想起他们原本的目的,华丹枫拍着脑袋大叫,精神再次振作起来。“师姐,我们快走,师妹到现在都还不见人影,肯定是玩疯了,我们快去找她……”

  边说边乐呵呵的拉着人疾行,瞬间就把某个狂妄自大的讨厌鬼给抛在脑后,忘了个精光。

  而沈待君则任由他兴高采烈的拉着,心中不禁暗暗失笑……

  呵……师弟这容易被转移注意力,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从小就没变过啦!

  第六章

  “娘,你可曾后悔?”

  “后悔?”柔雅美妇微微一怔,停下手中的针线活,抬眸凝睇神情严肃的女儿,然后漾起一抹柔美却坚毅的笑花。“不,娘不曾后悔。”

  “也许……”轻咬着粉唇,清秀少女略显迟疑,最终还是忍不住质疑。“也许爹早已忘了我们了。”

  娘亲用尽了人生最精华美好的岁月痴等着一个迟迟未归的男人,等到的却依然是夜半枕畔的萧索孤独,难道就不曾怀疑她那从未见过面的爹亲或许早已负心忘义,不会再回来了吗?

  彷佛看透女儿的心思,柔雅美妇怜惜的轻抚着她的脸,轻声道:“不会的!我最了解你爹了,他不会忘了我们的。他肯定是让什么被绊住了,这才一时回不了家,总有一天,他会回来寻我们的……”

  轻“嗯”了一声,清秀少女阖着眼,撒娇似的蹭着娘亲柔嫩的手心,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如此痴傻却又如此坚决,娘耗尽了大半生却从来不曾后悔,就连为她取的名字也是为了痴待那至今未归的郎君哪……

  虽说来到“武家庄”住下的第二天清晨就与应孤鸿打了一场,但双方也算是前嫌尽释,不必再担心被卷入黑风堡与俞家之间的“求亲纠纷”,沈待君倒是颇为满意。

  担忧之事一放下,她便也松了心,加上武家庄到处热闹滚滚,接连着几日庆祝主人寿诞,他们师姐弟三人热闹也凑了、寿宴也吃了,更在俞子南的介绍下,认识了不少萍水相逢的江湖人;反倒与他们较有“渊源”的应孤鸿,这些日子却始终没碰见过,也不知是已离去,还是他太过孤傲,不屑出现在人前。

  这一日,在俞子南的相邀下,一行四人结伴同游西湖,欣赏苏轼笔下“浓妆淡抹总相宜”的美景。

  才来到湖边,只见一艘艘的画舫悠然湖心,弦丝管乐,歌女传唱随风阵阵飘扬;岸边游客穿梭不绝,各式小贩林立,吆喝叫卖声不断,乍看虽有些吵闹,却尽显市井小民活脱飞扬的生命力。

  如此热闹景象,让从小住在山上,就算下山后这一路来也绝少见过如此繁华市集的华丹枫、华妙蝶两人顿时瞠圆了眼,目光全被吸走,最后更是迫不及待的拉着师姐流连在各摊贩之间东瞧西看,早就忘了今夕是何夕了。

  沈待君就不是个贪鲜好动之人,被两人拉着逛过一摊又一摊的小贩,正当有些受不住之际,却见华丹枫眼睛忽地一亮,开心大叫起来——

  “快看,有人在卖纸鸢!”

  此喊叫一出,其余三人不约而同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果然不远处有位老伯摆了个摊子,摊位上挂满了各式各样色彩绚丽的纸鸢,而附近空地早就有数名孩童聚在一起比赛谁放的纸鸢高,蔚蓝天空下五彩缤纷,好不热闹。

  “怎么你想玩吗?”有趣的笑问,俞子南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后,对他这种时而出现的孩子心性并不陌生。

  呵……看来他们师门三人也颇为有趣。

  身为师姐的沈待君,性情清冷内敛,处事冷静沉稳,平日虽话不多,但只要一开口,两个师弟妹便极为听从。

  至于即为师弟又兼具师兄身份的华丹枫,个性开朗随和,偶尔犯点孩子气,极好相处,但只要有人想对其师姐妹不利,他马上像只被侵犯地盘的狮子般恶脸相向、咆哮以对,恨不得将对方大卸八块。

  而华妙蝶则是三人最小最为天真单纯的一个,也许就因为她的年纪最小,最受保护,天塌下来也有师兄、师姐顶着的关系,所以整日无忧无虑,乐呵呵的。

  “当然!”一点也不觉得这么大个人了还热衷着孩子玩意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华丹枫承认不讳的猛点着头,一手拉着师姐、一手拽着师妹,没打声招呼就兴匆匆的朝卖纸鸢的小贩杀了过去。

  而俞子南见状,也只能笑着尾随而上。

  转眼间,四人已站在摊子前,卖纸鸢的老伯眼见客人上门,马上热情的招呼,“公子、姑娘,瞧瞧!不论你们是要一般的,还是各种漂亮造型的,小老儿这儿应有尽有,请尽管挑!”

  “师兄,你扎的纸鸢没老伯卖得漂亮。”两眼放光的在各种色彩丰富的纸鸢中挑来挑去,华妙蝶一开口就笑嘻嘻的故意贬了自家师兄一下。

  “嘿!漂亮管什么用?”被贬得很不甘心,华丹枫嚷嚷叫道:“纸鸢要的是飞得高、飞得好、飞得稳,我敢肯定我做的纸鸢绝不输任何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