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到底还是自己没用哪……

  打从一年多前娘亲逝世后,她心头就变得空空荡荡的,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似的,表面上虽看似已抚平心伤,实则始终抑郁难欢;反观师弟、师妹……想到那从小一起长大,宛如亲人般的两位师弟妹,她不禁有些恍惚。

  师弟妹皆是被人弃养的孤儿,被娘亲捡回来抚养后,因不知其身世而随着娘亲姓华。

  那两人从小就爱笑、爱闹,性情相近,是除了娘亲外,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

  娘亲过世时,她看着师弟、师妹两人又叫又喊的嚎啕大哭,心中清楚明白──相较于他们,她的哀痛只多不少,可她却无法像他们那般率真的宣泄情感,只能呆坐在娘亲冰凉的尸首旁默默垂泪一整夜。

  直至天明,在他们还挂着泪水沉浸在悲痛中时,她勉强着自己振作起精神处理娘亲的丧事。

  丧亲后几个月,师弟妹终于渐渐挥别哀伤悲痛,恢复了以往的开朗,反倒是她,看似平静,却有股郁结在心头一直缠绕不去。

  认真说来,她是羡慕着他们的。

  师弟妹两人向来明朗直率,欢喜时大笑,悲伤时痛哭,从不耻于宣泄情感,是以他们的喜怒哀乐来得猛烈、去得也迅速。

  反观自己,由于性情的关系,任何的悲欢喜乐皆难以展现在表面上,就算再怎么欢喜,她也只是噙着淡淡的笑;而再如何的哀绝心伤,她也只是呆然垂泪。

  也因为这样习惯压抑的性情,所以她的欢喜就似峰顶上缭绕不去的云雾般,总是可以在心底持续很久,悲伤也亦然,因而才会如此没用,至今还难以走出丧亲之痛。

  想到这里,沈待君暗叹了一口气──这些日子以来,师弟妹看不出她的抑郁,加上从小在鲜有人烟的“紫云峰”长大,出过最远的门顶多是和娘亲到山脚下的小村落采买日常用品,是以对外面的世界有着满腔的好奇与期盼,不住的要求着想实践“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名言。

  虽然她对外面的世界并没什么兴趣,也不太想离开自小生长的地方,但娘亲说过他们都还年轻,有大好的未来可追求,万万不可将一生虚耗在“紫云峰”上,甚至在过世前还逼她答应会带着师弟妹们离开,到外头去游历见识一番,如能各有机缘,那是最好;若真是历经风霜,尝尽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对红尘俗世再无眷恋,那么想回来时再回来吧!

  因为答应了娘亲,所以当师弟妹两人提出如此的请求时,纵然再怎么不愿意,她也只能叹气点头应允了。

  思及此,沈待君摇头苦笑了一下,心想师弟、师妹去猎野味,她也不能闲着,当下很快的在附近捡了些干柴,寻了个阴凉的树荫下生起火来。

  未久,欢言笑语伴随着轻快的脚步声自林内奔出──

  “师姊,我们回来了!快来瞧瞧我们猎到了什么……”

  “师兄打了一只雉鸡,我猎到一只野兔呢……”

  闻声,沈待君回头看去,就见两人拎着已经剥好皮、拔完毛,处理得干干净净的猎物,满脸粲笑的飞奔而来,高举的双手与兴奋的神色摆明了是要人称赞。

  “这么快就猎到了,你们真厉害。”不负所望,沈待君微笑着赞许,找了树枝将猎物串起架在火堆上烤后,她才又开口道:“没想到你们还已经处理好了,怎么这附近有水吗?”

  “林子里边有处小水潭,我和师妹打到猎物后,就直接到那里宰杀清洗了。”笑眯眯的点着头,华丹枫对于丰富的收获感到非常满意。

  “只可惜那水潭太浅也太小,不然我和师姊就可以一起下去净净身,顺便玩个水,让师兄在外围替我们守着……”摇着小脑袋瓜,华妙蝶不无惋惜。

  “想得美呢你!替师姊守着我倒没话说,至于你……呿!”不客气的啐声,华丹枫白眼叫道:“怎么就不是师兄我去洗,师妹你替我守着?”

  倒也不是他真不愿意替她守着,而是习惯性的就想斗嘴。

  “师兄是男的,就算被人看了也不吃亏,还守什么呢?”扮了个鬼脸,华妙蝶伶牙俐嘴的反驳。

  “怎么男的身体就不宝贵了吗?师兄我这可是万金之躯,谁也瞧不得的……”

  “万金之躯?师兄当自己是皇帝了吗……”

  “就是皇帝老儿也比不上我宝贵的……”

  噙着淡淡的微笑,沈待君静静的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也没打算阻止,只是专心翻转着火堆上的野味。

  直到好一会儿后,两只野味已被烤得金黄酥脆,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香气,引得原本还在吵吵闹闹、你来我往的两人也停下了无意义的斗嘴,饥肠辘辘的忍不住直吞口水。

  “可以了,吃吧!”看已经烤得差不多了,沈待君下令开动。

  霎时,两道欢呼声响起,华丹枫手脚利落的率先撕下一只肥嫩鸡腿给眼巴巴望着的师妹,随即很快的又撕下另外一只给师姊后,这才开始祭起自己的五脏庙,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

  一时间,三人边吃边聊,大部分时间是华丹枫、华妙蝶两人说得多,沈待君只负责微笑倾听,偶尔轻轻柔柔的附和个几句,倒也其乐融融。

  许久过后,三人说说笑笑间终于填饱肚子,将未吃完的野味打包好,并很快的熄灭火堆,正打算回到马车上继续行程时,忽地,林子里传来一阵异样声响,让他们不约而同顿住步伐,诧异的面面相觑。

  “有人打斗!”眨着俊朗星眸,华丹枫脱口说出这显而易见的事实。

  “瞧瞧去!”带点雀跃,华妙蝶兴奋叫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