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怔忡的思忖,沈待君不由得泛起一抹涩笑,正当神色恍惚之际,房门蓦地被人悄悄的推了开,发出一声细微的“咿呀”声,也让她在瞬间回了神,凝目朝门口处看去,就见自家师弟端着食盘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鬼鬼祟祟的模样让她不由得轻笑出声。

  闻声,华丹枫抬头看去,就见自家师姐正盈盈含笑的站在床边看着他,当下不由得开心的叫了起来。“师姐,你醒啦!”

  点点头,沈待君奇怪的问道:“偷偷摸摸的,像个贼似的,干什么呢你?”

  “还不是怕吵醒你吗?”被取笑像个窃贼,华丹枫气呼呼的鼓起脸辩解,随即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师姐,你饿了吧?快来用饭!”边热烈的招呼,边将满是香喷喷饭菜的食盘往花桌上摆。

  听他这么一说,沈待君还真觉得有些饿,这才回想起早上那番意外后,她被师弟妹给送回房,然后重新仔细上过药后,又在师弟口口声声“受伤的人要好好休养”的柔性强迫下,重新又回到床上,本以为自己肯定会睡不着,没想到躺着躺着,不知不觉间竟也入眠了。

  “什么时候了?”看了看窗外天色,想来已经过午了。

  “未时了呢!”轻快的回答着,华丹枫拉着她到桌前落坐,得意洋洋的笑道:“我想说师姐也差不多该醒了,特地寻去‘武家庄’的灶房,请厨娘现炒些热菜端来给你填肚子,没想到回来你果然已经醒了,真是不得不佩服我自己的神机妙算。”

  “是是是,你就是鬼谷子来转世的。”无奈的摇头附和,沈待君在他开心的笑声中用了几口饭后,想起什么似的又连忙询问:“师妹呢?怎么不见她人?”

  “武庄主请来戏班子在前院唱大戏,热闹得紧,师妹她贪新鲜,拉着俞公子看戏去了。”替自己倒了一杯茶,华丹枫耸着肩,边喝边告知师妹的下落。

  原来如此,难怪不见人呢!

  明了的点了点头,她夹了一口菜正要送进嘴里,猛地又觉得不对的顿住动作,忙不迭的又问:“那你怎么没去?”

  怪了!他也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师妹既然去了,他没道理不跟去啊!

  听闻疑问,华丹枫不高兴的瞪眼了。“师姐,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不守着?你还受着伤呢!”

  虽然他也从没看过戏班子唱戏,很想跟着去瞧瞧热闹,但是这些哪比得上师姐重要啊!

  听他气呼呼又理直气壮的叫嚷,沈待君却是开心的笑了,原本梦中醒来后,一直在胸口萦绕不去的那股淡淡郁意竟在霎时消散于无形,她的心情也在瞬间变得朗如晴日。

  呵……多么难得!他竟然选择守着她,而没陪师妹一起去玩。

  “这么说来,我该感谢你咯?”忍不住玩笑打趣,沈待君纵然心中极为快活,唇畔依旧只是噙着轻轻淡淡的浅笑,只有那双闪着愉悦光彩的弯月双眼才会泄露出主人的好心情。

  “我哪是要师姐的感谢?”华丹枫被逗得有些吹胡子瞪眼。“从小到大,我病了、伤了,都是师姐在照顾我,这回难得师姐受伤……”

  沈待君挑眉。“怎么我受伤了,你很开心吗?”

  “当然不是!”惊觉自己话说得不对,华丹枫懊恼的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急忙澄清道:“看师姐伤了,我心里不知有多难受,怎么可能会开心?师姐永远无病无痛、健健康康最好了……”

  “行了,我逗你的呢!”见他深怕被曲解的焦急解释,沈待君禁不住笑了。

  “师姐!”恼叫一声,华丹枫觉得自己被耍了,气得涨红了脸不说话。

  见他兀自生着闷气,沈待君心下暗笑,嘴上如哄孩子般的连声劝哄,“好了好了!是师姐不对,不该故意曲解你。别生气了,否则让旁人瞧见你这么大个的人了,还像个三岁娃儿般嘟着嘴发恼,岂不笑话你?”

  呵……看他这气呼呼的表情,与孩童时期发怒生闷气完全是一个样,那嘴翘得都可以吊起三斤猪肉了。

  “除了师姐,还有谁会笑话我?”瞪眼反驳,华丹枫为自己的关心却被她拿来取笑感到很是委屈。

  “哪是笑话你呢?”看出他的委屈心思,沈待君不由得摇了摇头,黑潭般幽深的眼眸沉沉的凝睇着他,唇畔漾起一抹既轻又柔的微笑。“你这般紧张师姐,师姐心中可真是欢喜,总算平日没有白疼你。”

  “那是自然!”见她软声示好,华丹枫马上“尽释前嫌”,重拾起先前话题,一脸难过又认真的说道:“说来说去,都是我没用,没有护好师姐,这才让师姐受了伤。”

  瞧他的自责样,沈待君不由得轻笑的摸摸他的头,柔声劝慰,“不关你的事,师姐自己能护好自己。再说,我手上的伤也只是小伤,敷上‘玉雪膏’后,这会儿都快好了。”

  “我瞧瞧!”依然不放心,他要求着要看伤口。

  缓缓撩起衣袖,沈待君将已收口但还带着红痕的手臂伸至他面前,轻声笑道:“瞧!没什么大碍的,是不是?大约再过一、两天就完全看不出痕迹了。”

  呵……她对自己研制的“玉雪膏”的疗效可是深具信心。

  “哼!都是那姓应的不好。”虽见她手臂上的伤势确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但是华丹枫依然觉得那些淡色红痕很刺眼,当下很不痛快的骂了“凶手”一声,随即取出玉雪膏,小心翼翼的又帮她上了一次药。

  对于他显而易见的关心与不舍,沈待君不由得心下一暖,很窝心的任由他为她上好药,然后又在他的连声催促下开始享用这顿迟来的午饭。

  好一会儿过后,当她终于填饱肚子,才刚放下筷子,就见他眨巴着闪亮亮,恍如小狗般的大眼,难掩兴奋的要求着——

  “师姐,我还没见识过戏班子唱戏,咱们也去瞧瞧吧!”

  闻言,沈待君食指点上他的额头,取笑调侃,“就知道你忍很久了。”

  毕竟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怎么可能对新鲜玩意不感兴趣?呵……还真是难为他能按捺住贪玩的心思,硬是留下来陪她。

  被点破心思,华丹枫也不觉得尴尬,只是摸着鼻子嘿嘿傻笑,依然用满是希冀的眼神无声的请求。

  沈待君虽然对看戏班子唱戏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是心知若是她不去,师弟是不会留下她,自己一个人跑去前院凑热闹的,心中实在不忍他失望,只好点头答应,“行了,我们走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