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这下,华丹枫开心了,也满意了,当下得意洋洋的横了自家师妹一眼,随即目光再次转回师姐身上,瞧见她破碎的衣袖与手臂上的爪痕,虽已上过“玉雪膏”,应无大碍,却还是忍不住皱眉——

  “师姐,疼不疼?”师姐那白皙无暇的手臂就这么被那姓应的给伤了,虽然敷以“玉雪膏”后,肯定不会留下疤痕,但光想起就还是忍不住愤恨呢!

  “不疼的,别担心。”摇了摇头,沈待君不愿他担心,虽觉手臂有点刺痛,但那点疼她还忍得住。

  “你骗人!瞧,手都肿了。”瞪着藕臂上五道还沁着血丝的红肿爪痕,华丹枫心中更是恼怒,气呼呼的叫道:“师姐,走!我们马上回房仔细治疗,改天再找那姓应的算账。”

  话声方落,他一手抓起她没受伤的那只手,另一手拖着师妹,急得没打招呼就匆匆往客房方向急奔而去。

  留下俞子南独自一人呆呆站在竹林间吹凉风……

  咕噜!

  一道闷响蓦地响起,他尴尬的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听见后,这才不好意思的摸摸肚皮,想起一早醒来至今都还没用过饭,难怪肚子叫得这么响。

  对了!沈姑娘他们也还没用过,肯定是饿了,他干脆去张罗早膳帮他们送去吧!

  第五章

  紫云峰山脚下,一座偏僻的小村落,性情沉静的清秀少女领着师弟妹下山前来采购固定两个月一次的民生补给。

  这回因为娘亲感染风寒没随着他们一起下山,他们三人第一次没有长辈陪同进村,所以心中都有些紧张与微微的兴奋。

  所幸清秀少女生性稳当,照着单子采买,倒也不会出什么差错,只是当她好不容易买好所有东西,回头找人,却不见两个不安分的师弟妹。

  唉……不知又瞧见什么新鲜玩意,疯玩去了。

  心下暗忖,清秀少女正想去寻人,却见不远处忽地一阵骚动,两道极为熟悉的叫嚷声亦紧随着传来,让她不由得一凛,连忙牵起载货的马车往骚动处赶去。

  “发生什么事了?”挤进围观的人群,她柳眉微蹙的询问。

  “师姐!”异口同声,俊朗少年和娇美少女迅速来到自家师姐身边,只是一个涨红着脸一副气呼呼样,另一个则是既羞恼、又委屈。

  “师姐,那些人太坏了,竟想对师妹非礼!”怒指对面一群神色猥琐的大汉,俊朗少年气急败坏的告状。

  非礼?

  清秀少女看向娇美少女,就见她红着眼眶无声的点了点头,当下眉头皱得更紧,然后一脸严肃的转向那群像是地痞流氓的猥琐大汉,正待正言厉色的理论之际,却见他们仗着人多势众,脸上满是淫笑的步步紧逼而来——

  “哎呀呀!兄弟们,又来了个小娘们,虽然不如另一个出色,不过也算过得去,够资格陪咱们兄弟乐呵乐呵了。”

  带头的猥琐汉子轻佻笑道,淫秽的眼神直往两师姐妹的身上溜,引得几名手下哄然大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事实上,他们本就是小村子里的地痞流氓,平日恶行恶状,成群结队到处为非作歹、鱼肉乡民,让村民对他们是又惧又怕,所以如今才会没人敢站出来为三人仗义直言?!

  “不许你们这么说我师姐和师妹!”简直无法忍受最亲的师姐妹被一群恶心的男人如此的意淫,少年气得眼睛都快喷出怒火了,若不是还惦记着临下山前,师父殷殷交代不可惹事,他早就冲上去撕了他们那些臭嘴。

  “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滚!”带头的猥琐汉子看他年纪轻,根本不把他给放在眼里,一把推开人的同时,以眼神示意众手下们。

  霎时,一干人淫笑着纷纷出手朝两名小姑娘抓去,奈何尚未碰到,朝娇美姑娘出手的一小帮人已被从旁窜进,并将她护在身后的少年给瞬间打昏在地。

  至于袭击清秀少女的另一小帮人则是不约而同的身上多了一根银针,并纷纷翻滚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号。

  这帮地痞流氓只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在小村里横行霸道,顶多也就是拳脚利落些,哪真有什么硬底子功夫?

  如今在看似年少可欺的三人手中吃了大亏,心中是又惊又惧,昏的昏、嚎的嚎,再也没人敢出手了。

  倒是围观的村民们怎么也没想到定居在紫云峰上,每两个月进村来采买一次的那户人家竟会如此厉害,一出手就把让村民们敢怒不敢言的这群恶霸给教训了,心中不禁大为痛快,当下纷纷鼓掌叫好起来。

  “谁叫你们敢调戏我的师姐、师妹……谁叫你们敢调戏我的师姐、师妹……活该!”在村民的叫好掌声中,少年既得意又不满的继续骂道,还不忘对那些哼哼哀叫的地痞流氓补上好几脚,以示泄愤。

  “行了!”面无表情的阻止少年的“落井下脚”,清秀少女淡声道:“东西都买足了,该回去了,可别让娘久等担心。”

  很是听话的,少年与娇美少女点了点头,然后笑嘻嘻的抢着牵载货物的马儿,两人并肩通行,一路打打闹闹的走在前头。

  而清秀少女则是沉静不语的尾随在后,凝睇着两人情感融洽,如金童玉女般匹配的小儿女样,幽深眸底不禁隐隐有着一丝涩意……。

  当她们师姐们两人同时遇上危险时,师弟下意识先护着的总是师妹哪……

  不不不,她怎能这么想?师妹的年纪小,先护着她是应该的……她怎能这般的计较?不该的……不该的……

  摇了摇头,像是要摇掉脑中不该有的想法,她苦笑了一下……

  虽知不该,但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难过……是的!只是有些难过……

  从睡梦中悄然转醒,沈待君翻身下床,脸色微白的轻捂着微微发闷的胸口……

  她作了一个梦,一个久远前曾发生过,却让她有些难过的梦,而那种淡淡的,却在心口萦绕不去的难受感觉实在令人心情好不起来,甚至手臂也……

  下意识的撩起衣袖,看着并不严重的伤处在“玉雪膏”的纯佳疗效下早已收口,只剩下淡淡红痕的手臂,其实应该已无痛感,但她却隐隐有种微微刺痛的错觉。

  呵……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师弟会先护着的,向来都是师妹,她早就清楚也早该习惯了,没什么好难过的……

  没什么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