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一举得手,应孤鸿立即退离众人五丈之外,一边丢开手中的破碎衣料,一边发出愉悦大笑,似乎对此结果感到非常满意。

  “师姐!”华丹枫、华妙蝶不约而同的惊叫着,双双飞奔到她面前。

  “师姐,你受伤了!”一见她手臂上正沁出鲜红血珠的爪痕,华丹枫瞬间赤红了眼的怒吼,气急败坏的马上急着掏出“玉雪膏”为她敷上。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一时惊住,就不会让那个坏蛋有机会伤到师姐了。”又急又悔的自责着,华妙蝶满心愧疚,回想起方纔的景象,不由得暗怪自己太没用。

  “不关你们的事……皮肉伤而已,不碍事的。”摇着头,沈待君轻声安慰,心中很清楚以应孤鸿的快、狠、绝,就算师妹没被惊住,也挡不了他的攻势。

  “幸好只是皮肉伤!”本来看得心惊胆跳的俞子南,一确定她没什么大碍后,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马上绷起脸看向某个满脸愉悦的男人,愤怒的斥责,“应孤鸿,你竟然偷袭,根本就是个小人!”

  “偷袭?”猖狂的笑声顿止,应孤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后,语带鄙夷的嘲讽道:“只有失败者才会指控别人偷袭!再说,与其说我偷袭,何不承认是你们的戒心不足?”

  哼!若他们打从一开始便有足够的戒备,并且在他们两人对打时退得够远,而不是毫不谨慎的站在近处观战,也不会让他又机会出手了。

  他这话一出,顿时惹怒了护师姐不力,因而满心愧疚又难过的华丹枫,正想冲上前去再跟他大打一场,替自家师姐报仇之际,却见他的目光蓦地转向自己——

  “小子,你太嫩了!”勾起嘴角缓缓道出评语,应孤鸿向来喜怒无常,难以捉摸的情绪,此刻却显得极为愉悦。

  没想到这个默默无名的小子竟能与他打得平分秋色、不相上下?若非对战经验不足才让他占尽便宜,结果实属难料,实在令他感到好雀跃!

  若是好生培养,让他脱去青涩,日后可不就是个极佳的好对手?

  呵……心痒难捺……真是令他感到、心痒难捺啊……

  想到日后的“美好光景”,应孤鸿不由得仰天呼啸怪笑,深黑眼眸也泛起异常兴奋之色,模样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然而身为一个脱离少年未久,才刚成年的人,华丹枫与一般的年轻人一样急着证明自己已经长大,再也不是个孩子;此刻却被人笑嫩,顿时气得火上心头,忿忿的叫嚣,“小子?谁是小子了?本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华丹枫三个字你给我记清楚了!还有,你看起来也没大我几岁,竟敢说我嫩?你才嫩,你全身上下都嫩到发芽了!”

  可恶!他是哪里嫩了,他早已长大,是个有担当、有能力的大人了。

  一旁,沈待君看他气呼呼的,不由得失笑摇头。唉……师弟,你可真把人家口中的“嫩”误解错方向了。

  毫不理会他的气急败坏,应孤鸿向来就是恣意任性,如今心情大好之下,也不管先前的冲突与伤了人家的师姐,自在扬眉又道:“虽然你交友的品味有待商榷,但是我还算欣赏你,日后也不与你们为难了,你好生努力,直至下回遇见我之前,可别死在别人手上了。”

  话落,一个纵身飞掠,眨眼已是不见踪迹,徒留下四人在竹林间面面相觑。

  “去你娘的给我回来,伤我师姐的帐,我还没找你算清楚呢!”率先反应过来的华丹枫怒爆粗口,气得就想冲上去追人,奈何却被人一把拉住。

  “行了!”微笑着阻止他,沈待君温声道:“小伤而已,不碍事!再说,若能因此而与黑风堡化解误会,双方不再纠缠,那也挺值得的。”

  “咦?有化解吗?”满眼狐疑,华丹枫非常不解。“刚刚我们不是还打得火热吗?”这仇应该是愈结愈深才是啊!

  “方纔的话你没听见吗?耳朵长到哪里去了?”轻啐一声,沈待君这才微笑道:“刚刚应公子不是说不再为难我们了吗?”

  “有吗?”搔着头,华丹枫茫然了。

  刚才他正在气头上,根本就没听仔细对方说了些什么。

  “有啊!我们都听见了。”连连点头,华妙蝶欢喜的拍手。“这下可好了,师姐再也不用担心黑风堡会来寻我们麻烦了。”

  “是啊!真是太好了。”同声附和,俞子南的神色认真。“我俞家与黑风堡之间的过节,总算不会牵连到你们,否则我真是于心难安。”

  “我才想去找他麻烦呢!”撇着嘴,华丹枫的神色愤然,非常的不高兴。“那姓应的以为自己是谁啊?说打人就打人、说伤人就伤人、说不为难就不为难,全由他的一张嘴决定吗?哼!未免也太……”狂妄自大。

  “挺可爱的,不是吗?”淡淡的接腔,沈待君温润的眸底闪着笑意。

  “可爱?”在场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叫,一脸的不敢置信。

  “是啊!”微笑的点头,她不吝于再说一次。“挺可爱的。”

  “师姐……”华丹枫忍不住将手心贴上她的额头,确定她没发烧后,又小心翼翼的查看她的脑袋,最后难掩担心道:“刚刚姓应的没打到你的头吧?”

  惨了!若师姐被打坏脑袋,这可怎么办才好?

  他这忧心忡忡的话语一出,顿时得到华妙蝶与俞子南的无声支持。

  “说什么呢你!”好气又好笑的拍开他的毛爪,沈待君轻声解释,“其实那位应公子虽说性情狂妄倨傲,行事我行我素、肆意妄为,既不把人看在眼里,又蛮横不讲理,但他不喜你时,绝不让你好过;对你有所赞赏,也不吝于让你知道,好恶全不掩饰,就算想寻人麻烦亦是毫不避讳的直接言明,如此坦荡磊落的真小人岂不可爱?”

  呵……至少是比满嘴仁义道德,却暗行丑事的伪君子可爱多了。

  听她这么一说,另外三人不由得微微一怔,觉得她这般说法倒也有着几分道理,只是因为与黑风堡之间还有提亲未成的“恩怨”在,俞子南当然不可能承认应孤鸿是“可爱”的,当下只好笑笑没应声,倒是有人不依了。

  “那师姐你说,我与那个姓应的,谁比较可爱?”闷声追问,想到师姐竟然认为那姓应的可爱,华丹枫莫名有种不快感。

  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华妙蝶忍不住取笑。“师兄,你吃的这是什么飞醋啊?”

  哈哈哈……笑死人了!师兄竟然连这种事也要争。

  “我哪是吃飞醋?”涨红着脸断然否认,华丹枫理直气壮道:“我只是觉得论可爱,那姓应的哪及得上我,是吧?师姐。”

  还说没吃飞醋呢!掩嘴偷笑,华妙蝶懒得与他争辩了。

  “是是是,别人自然及不上师弟你了。”禁不住失笑,沈待君无奈的安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