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若我不肯呢?”睥睨斜视,应孤鸿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

  “应孤鸿,你执意牵连无辜,根本不是条汉子!”怒声大骂,俞子南铁青着脸,疾言厉色的斥喝,“再说,我俞家与你黑风堡无论作风、行事皆南辕北辙,过往亦无什么往来,可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根本就不可能缔结姻缘,可你却突然向我俞家提亲,究竟有何目的?”

  说什么他都不相信对方是真的想娶自家妹子,这其中必定有诈!

  听闻他的质问,应孤鸿邪魅的笑了。“寻人麻烦,总得师出有名,不是吗?”

  呵……求亲,也不过就是个借口罢了!

  “松月山庄”的拒绝只不过是意料中事,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找俞家麻烦,至于若真的求成了亲……哼哼!他也不介意把人给娶进门,好好“疼惜”俞家大小姐的。

  “应孤鸿,你!”没料到他会如此无耻的回答,俞子南顿时气得脸色忽红乍白,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只能抖着一只手怒指着他,恨不得立即将他给大卸八块。

  一旁,眼见两人把话说绝了,沈待君不由得暗叹一口气,心知眼前这位黑风堡少主摆明是不愿意善罢罢休了。于是她温和却坚决的缓声开口,“应公子,我们言已至此,若你依旧不愿善了,那我们师姐弟三人也只能深感遗憾。”

  柔软中带着坚韧的性格再次彰显,她的好话说尽,忍让也已到了底线,若是对方依然蛮不讲理,她也不会任人吃定。

  当下礼貌的轻声一句“告辞”后,想带着自家师弟妹们离去,哪知有人却不肯让她如愿——

  “我有让你们走吗?”

  随着乍起的冷斥声,应孤鸿迅如鬼魅般飞掠而来,凌厉的掌势直朝沈待君袭去。

  所幸华丹枫一直有提高警觉,戒慎在心,当下立即斜插而入,挡在自家师姐身前出掌相迎。

  霎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对掌的两人不约而同各退了三步。

  “没事吧?”沈待君见状吓了一跳,忙不迭的低声询问,眼中满是关切。

  “师姐放心,我没事!”笑眯眯的拍拍自己的胸膛,华丹枫在对掌时瞬间气血确实有那么几分的翻涌,但借着连退三步后,便将那分劲力给化去,完全没什么影响,只不过……偷偷觑了一眼对手,他倒是有些另眼相看了。

  哎呀!这男人狂傲虽狂傲,倒是满有两下子的。

  “师兄,这人又想偷袭师姐,真是可恶!快把他打得哭爷爷,喊奶奶,以后再也不敢找我们麻烦。”兴奋的凑上前来,华妙蝶挥舞着拳头,激动的叫喊。

  “那当然!”华丹枫再次拍着胸脯应声。

  “行了!你们两个就这么爱打架吗?”沈待君无奈的摇头。

  正当这厢师门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之时;那厢,应孤鸿虽被击退了三步,邪魅黑眸却反倒燃起异常炽亮的光芒,脸上不怒反喜,甚至狂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好!”连赞三声好,他蓦地神色一变。“再来!”

  话声方落,就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欺身而上。

  其速之快,宛若雷电,他的出手招招阴绝狠毒,不负黑风堡平日在外给人的名声;倒是华丹枫不惊不怕,眼看他再次攻来,当下跳上前去接招,边打边将两人带离师姐、师妹身边,以免不小心波及到她们。

  一时间,就见掌影飞舞、身影翻飞;劲风四起、落叶飞花,对招之快看得人眼花缭乱,几乎分不清两人。

  “师兄,打他!打他……”睁大了眼守在打斗范围外观看,华妙蝶激动得双颊飞红,非常来劲的替自家师兄摇旗吶喊。

  至于俞子南则是屏气凝神的看着两人打斗,心中又喜、又忧。

  喜的是,虽知华丹枫的武艺不俗,但没想到竟能与近年来在江湖上飞快窜起,名声不亚于其父的应孤鸿分庭抗礼;忧的是,现下看来两人虽然打得平分秋色,但应孤鸿的狂傲绝不是白来的,他虽狂妄自大,但也是凭借本身的实力才能如此,就不知华丹枫能否一直支撑下去?

  异于师妹的又喊又叫与俞子南的又喜又忧,沈待君面色如水,沉静不语的细细观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

  若单论武功,师弟是绝不会输给那位黑风堡少主的,只是对方身经百战,师弟却是对战经验不足,几次寻着对方空处了,却又因为经验不足或是对方狡猾的声东击西而错过;反倒是那黑风堡少主每回皆能把握住师弟露出的破绽,乘机逼得他左支右拙,每每都要吃点小亏才能再将局势扳平。

  唉……想来师弟的落败,也只是早晚的事了。

  想到这里,沈待君无奈的摇头。而就在此时,却听应孤鸿长啸一声,借着与华丹枫对掌之力,顺势纵身飞掠,扬手一掌就朝华妙蝶轰去。此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沉浸在摇旗吶喊激情中的华妙蝶在瞬间呆住,一时竟忘了要闪躲!

  而华丹枫见状,不由得怒吼一声,运足全身功力尾随急奔,以后发之姿挡在师妹身前欲接下这一掌,哪知两掌即将相击之际,应孤鸿却忽地诡谲一笑,身形在瞬间又转了个方向,改掌为爪的朝沈待君袭去——完全就是以虚掩实、声东击西,真正要下手的对象根本就不是他护在身后的师妹。

  这连番的变化完全发生在电光火石的须臾之间,待华丹枫惊觉上当后,欲扑上前去替师姐拦住这一爪已是来不及!所幸沈待君机警,一见到应孤鸿的身形有变,立即连退几步,并出手试图以四两拨千斤来化解攻势。

  奈何纵然她的反应已是不慢,虽然避开了肩头的凌厉一爪,却还是免不了被抓破了衣袖,甚至嫩白的藕臂上也留下五道爪痕,缓缓沁出了血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