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是啊!师姐没事真是太好了。”夸张的拍着胸口,华妙蝶叽叽喳喳的叫道:“方纔见师姐被袭击,可真是把我们给吓坏了,幸亏师兄出手快,否则可不好了!”

  说到这里,她微喘了一口气,随即想到什么似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蓦地瞪向“凶手”,气呼呼的指责,“你这个坏蛋,怎么可以欺负我师姐?”

  这指责的话语一出,只见那“坏蛋”的邪魅眸光往她的脸上一扫,嘴角带笑却显得极为险恶。“扰我清梦,就算是杀了也应该。”

  只是被扰了清梦就想杀人,这人怎能如此的蛮横残酷?

  再说,这片竹林位处后院,人人皆可来到此处休憩,师姐又不是闯入他的房间,算哪门子的扰人清梦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心中不约而同转着同样的心思,华丹枫、华妙蝶两人闻言更是愤慨,忿忿的正欲与那男人理论之际,却听到俞子南开口了——

  “应公子,此乃‘武家庄’,而非你‘黑风堡’;此竹林更非禁地,人人皆可前来,怎可因为你在此休憩,就说沈姑娘扰你清梦呢?”

  直至此时此刻,那男人才像是终于发现俞子南的存在似的,黑眸懒洋洋的觎了他一眼,指尖轻触优美的唇瓣,似鄙夷又似嘲讽的勾起嘴角。“呵……这不是我那无缘的大舅子吗?近来松月山庄可还安好?希望令尊别因一些小事忧思烦扰,而累坏了身子才好。”

  他这话意有所指,激得向来温文有礼的俞子南也不由得变脸怒骂,“应孤鸿,你无耻!”

  而受到唾骂,男人——应孤鸿像是被娱乐了一般,竟然不怒反笑,神色颇为愉悦。

  倒是一旁的师门三人颇感疑惑的互觑一眼……

  无缘的大舅子?

  默契十足的,三人不约而同扭头齐往“无缘的大舅子”看去。

  明白他们未曾问出的问题,俞子南沉着脸解释,“此人便是黑风堡少主——应孤鸿。”

  哦——难怪说是“无缘的大舅子”了。

  回想起有人求亲不成后就翻脸成仇之事,某师门三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视线重新落回“无缘的妹婿”身上。

  “你这人真坏,求亲不成就处处寻人麻烦,一点气度也没有。”藏不住话,华妙蝶率先跳出来嗔声指控。

  “没错!”用力点头,华丹枫还在为先前之事而恼怒,当下也跟着一起开骂。

  “我听说武家庄有入庄不得动武的规矩,可你刚刚竟然出手袭击我师姐,分明就是不把武庄主看在眼里。”

  唉……她这对傻师弟师妹跳出来嚷嚷些师门呢?要知道他们可是打算与黑风堡解释清楚,不卷入黑风堡与俞家之间的恩怨来着,可别反倒弄拧了关系,加深双方的恩怨才是。

  想到这里,沈待君不由得抚额叹气,正思索着该怎么启齿才好,却听那男人鄙夷的出声了——

  “武仲连?我眼中从来就没有他;至于规矩……”狂傲的一笑,应孤鸿以睥睨天下人的眼神睨觑着他们。“我就是规矩!”

  有这样的少主,难怪黑风堡会有那样横行霸道的恶名声。

  心下暗忖,沈待君很聪明的没有说出口,不过她那两名师弟妹可就没有这么识时务了。

  “哇——我见过嚣张的,但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啧啧有声,华丹枫夸张的惊叹,脸上满是揶揄人的模样。

  啧!怎么有人可以自我感觉好到这种程度?真是神人啊神人!

  闻言,华妙蝶噗哧笑了,丝毫不给面子的调侃。“师兄,老实说,你认识的人也没几个。”

  “唉……这倒是!”华丹枫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也许还有更嚣张的人,是我孤陋寡闻了。”

  他们是嫌与黑风堡仇结得还不够深吗?

  几乎想要掩面呻吟,沈待君不动声色的觑了“嚣张之人”益发狠戾的黑脸一眼,语气平淡却坚决的开口,“行了!你们两个是在练双簧吗?”

  淡淡的斥责了两人后,她转而对着应孤鸿道:“应公子,我为我的师弟妹的无礼向你致歉,至于你与俞家之间的过节,我们师门三人不愿涉入,先前在黑风堡手中救了俞公子也属无意之举,如今向你解释清楚,望请贵堡高抬贵手,莫再追究。”

  她的一番话果断的把三人与俞子南之间撇得干干净净,显得过于冷漠无情,华丹枫与华妙蝶听了虽觉得对俞子南很美义气,但因为先前便已商讨过,所以当下只是撇撇嘴,并没其他意见。

  甚至就连俞子南也出声附和,“没错!冤有头债有主,我俞家与黑风堡的恩怨自行解决便是,万万不能波及旁人。”义正辞严,他完全不想牵连他人。

  “既敢从我黑风堡手下救人,就该有受到我黑风堡报复的觉悟。”勾唇冷笑,应孤鸿若说初见沈待君时还不知她身份,也在俞子南伴随着另外两人来到,便明白眼前便是前些日子胆敢插手管闲事就走俞子南,并让黑风堡众下属吃了大亏的那三人了。

  “喂!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啊?”听出他毫无善罢罢休之意,华丹枫怒了。

  “我应孤鸿行走江湖,又何尝跟谁讲过道理了?”蔑视一瞥,讽笑反问。

  哼!在江湖上,谁的拳头硬、实力强,谁就是道理。果然,毫不遮掩,甚至骄傲的承认自己就是恶霸的人最强大。

  沈待君、华丹枫、华妙蝶三人被他如此狂妄自大的言语弄得不知该佩服,还是该唾弃,倒是俞子南气急攻心,怒声斥喝——“应孤鸿,这是我们两方之事,休得迁怒他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