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可是若不是我想自己孵出小鹧儿来养,师兄就不会爬到断崖上去掏鸟巢里的蛋,更不会让刚好回巢的大鹧猛啄,因而掉下崖底摔断手臂。”哭得梨花带雨,小脸已经糊成一片。

  原来竟是如此!

  弄清楚“断壁事件”的来龙去脉,清秀少女不禁又气又恼,向来温和的脸庞顿时一沉,神色清冷的斥道:“你们两个再怎么顽皮也不该到断崖上去偷鹧儿的蛋!先别说有没有办法把蛋给孵出来,就算真能孵出来,你们把蛋偷走,硬生生拆散了鹧儿一家,就不怕鹧爸爸、鹧妈妈伤心难过吗?再说,把自己摔下崖还伤成这样,就不怕我和娘会担心吗?”

  眼见向来温雅柔和的师姐难得的冷下了脸,“偷蛋二人组”知她是真的恼了,心中不禁一阵忐忑,脸上、眼底满是不安,毕竟比起师父来,他们更怕师姐生气呢!

  “师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率先道歉,少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的拉着师姐的衣袖摇晃,以言语与行动求饶讨好。

  “师姐,都是我不好,你别怪师兄……”抹着眼泪抽噎着,少女内心好自责。

  见这两人一个哭成大花脸、一个摔得浑身伤的狼狈样,沈待君不由得心软,仔细而小心的帮他接好断骨后,这才叹着气,轻声告诫,“以后可别再顽皮了。”

  “知道了,师姐。”异口同声的乖巧应和,“偷蛋二人组”不约而同的松了心。

  嘻……师姐就是心软,求一下就不生气了,真是太好了!

  翌日,天色才微微发亮,众人还在清晨的酣梦中时,沈待君便已醒来。

  她轻巧的起身坐起,转头看了看身边踢被睡得正甜的小师妹,唇畔不由得漾起一抹柔和浅笑,小心翼翼的帮她盖好被,这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动作利落的梳洗打理好自己后,悄然无声的出了房。

  晨光熹微中,她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随即唇畔漾起一抹笑,神态悠然的顺着庭园小径随意漫步,享受这片刻的清幽与宁静。

  也许是空气太好,也许是晨风太柔,也或许是一路上的鸟啼太过悦耳迷人,让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远离了所居的客院,转进了后院一处占地宽广的竹林,翠绿竹林间,还有座造型古朴的石亭。

  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沈待君猛然顿足,默不作声的正欲转身悄然离开时,一到强劲的破空声凌厉袭来,逼得她只能回身闪避,随即“哐啷”一声,一只白玉瓷杯在她脚跟不远处碎裂成好几块。

  “扰我清梦,还想走吗?”慵懒中带着冷厉的嗓音在早晨微凉的空气中骤然响起。

  石亭内,一条斜躺在长椅上的身影缓身而起,男人凌厉如电的眼眸直朝“饶人清梦者”射去,俊美的脸庞有着显而易见的邪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忽遭袭击,沈待君却未见愠色,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碎裂的瓷杯,这才神色不波的凝视着慢慢走出石亭的男人,语气温婉的开口了——

  “只因贪恋晨间的悠闲,不知不觉间一路散步至此,却不知这位公子在此休憩?若是惊扰了公子,还请见谅。”低柔的嗓音轻声致歉,她好言好语的,丝毫不愿得罪人。

  “如果我说不呢?”优美的嘴角勾起一抹似嘲似讥的冷笑,男人是存心找麻烦。

  沈待君闻言不由得一怔,随即微微皱起眉。“公子这是有意为难吗?”

  怎么她都如此忍让了,这人还是不肯罢手?如此的蛮横,实在是太不讲理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猖狂反问,男人隐隐流泻着嗜血之色。

  对谈至此,再傻也知道那男人是在故意找碴,更何况沈待君并不傻,就算她向来性情温和,不喜与人结怨,但也不是任人揉圆掐扁的软弱之辈。

  她当下波澜不兴的微微一笑,神色平和道:“公子有意为难,我自是不能如何,思来想去,也只能不予理会了。”

  话落,她轻轻的道了声“告辞”,便欲转身再次离去。

  哪知男人却不打算就此放过,振袖一挥,凌厉破空声再次袭来!

  只不过这一回她还来不及闪避,另一道疾射而来的破空声已紧随着响起,随即就听“哐啷”一声,第二只白玉瓷杯在空中炸裂散落四处,而一锭平空出现的碎银则是闪闪发亮的躺在地上,无声诉说着自己就算“碎杯凶手。”

  此一异变让男人眸底炽光大亮,而沈待君则是在剎那间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三道急叫声已不约而同的响起——

  “师姐!”

  “师姐!”

  “沈姑娘!”

  随着关切的急叫声,三条身影已奔至沈待君身边,并由华丹枫率先抢得了发言权——

  “师姐,你没事吧?”急急地询问,他担忧的绕着自家师姐猛查看,就怕她被那可恶的男人给伤着了哪里。

  先前他起了个大早,以为师姐、师妹还在睡梦中,正想去把她们从被窝里挖起来,谁知才来到房门前,手都还没举起,门已被猛然拉了开,反倒吓了他一大跳。

  他还来不及抱怨,师妹却已一脸仓惶的扯着他叫喊师妹“师姐不见了!”,惊得他也慌了起来,还因此惊动了隔壁房的俞子南,最后三人急匆匆的一路找了过来。

  哪知远远瞧见了师姐,还来不及高兴,就见有人突然袭击她,惊得他只能急射出一锭碎银,将那劲道凶猛的瓷杯给击碎。

  哼!太可恶了,胆敢企图伤他师姐,他也不会让对方好过的!

  想到这里,华丹枫的心火更盛,不由得瞠着一双怒目朝那男人恶狠狠的瞪去。

  见状,沈待君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臂膀,将他的注意力拉回后,这才微笑着摇头。“我没事。”

  “沈姑娘没事就好。”噙着浅笑,俞子南暗自松了一口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